明天就是三日時間的最後限期。我把阿熹及阿Jill約了出來,地點是上次阿Jill相約我們見面的連鎖咖啡店。

「阿雲,你呢幾日成日都心不在焉咁,問你又唔肯講發生乜事!」

阿熹搶先一步發言,我也不再轉彎抹角了,直截了當地把事情和盤托出:「陸震鷹想我用超能力去幫佢手。」

「陸震鷹?你公司個大老闆?佢知道咗你有乜超能力?」阿Jill吃驚地問。

「唔止,佢連使用條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阿熹聽罷,先是臉色一下子變灰,然後又怒氣沖沖地一掌拍在枱上。「你條八婆!你果然係奸嘅!」

「唔係我呀!」阿熹指摘的對象當然就是阿Jill。阿Jill馬上邊搖頭邊否認。

阿熹指著阿Jill罵道:「唔係你告密,陸震鷹點會知道阿雲超能力呀?」

「我…我點知喎!」阿Jill著急地自辯:「咁你話過你哋office有閉路電視監察住你哋㗎嘛!」

眼見阿熹正想站起來繼續向阿Jill攻擊,我伸手輕拍阿熹的肩膊阻止他。



「阿熹,冷靜啲先。如果係阿Jill出賣我哋,咁佢應該會連你嘅超能力都爆出嚟,然後陸震鷹搵果個應該係你,因為點睇都係你個超能力有用得多。」我用沙啞的聲線說。老實說,這幾晚我也失眠,精神狀況不是太好。

阿熹大概覺得我言之有理,所以便暫停了對阿Jill的攻擊。我見他冷靜下來,便對阿Jill說:「阿Jill,我約你出嚟係想同你講,我唔會幫你㗎喇。」

阿Jill睜大眼睛,一臉難以置信地問:「點解?你想去幫陸震鷹?」

「嗯。」

「佢係咪俾好多酬勞你?」



「佢開一億。」

浮現在二人臉上震驚的表情,跟我那張沒有感情變化的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你想幫呢個衰人做嘢?你對得住自己良心咩?」

「冇所謂。」我空洞的眼神失去了焦距。「反正,我已經殺過人。」

阿熹跟阿Jill也被我的衝擊性發言嚇倒,半晌說不出話來,直到阿熹忍不住再問:「殺人?你講乜呀?」

「蘇祈祈係我殺㗎。我殺咗人呀!」我低頭掩著臉,彷彿如果我看不到眼前景物,就能逃避所有事情一樣。

「蘇祈祈……係直播跌死果個明星?」阿Jill戰戰兢兢地向我確認。

我點點頭。阿Jill的聲線又在我耳邊響起:「佢跌死,點解又關你事?」



「係我消除咗佢個超能力,佢先至會跌死!」

「咩呀?你講多次?」

「係陸震鷹佢哋親口講㗎!蘇祈祈要表演果日,喺餐廳聽到我同人吹緊超能力嘅水,我唔覺意消除咗佢超能力……」

「佢哋真係咁講?」阿熹臉上的表情,毫無掩飾出他內心的震驚。

「咪住!」阿Jill反而出奇地冷靜,還能清晰地分析事件:「佢哋講嘅嘢根本就好多漏洞!點解蘇祈祈飛之前,冇check一下自己超能力用唔用到先?」

「你都唔會成日check住你自己個超能力啦!」阿熹反對她的觀點。

「阿雲邊有可能咁易就消除到人哋嘅超能力呀?如果係咁,阿雲企出街隨口講一大堆超能力,就全部人冇晒超能力啦!」



「你又知冇咁易?你又知阿雲超能力仲有其他發動條件咩?」

「總之我覺得蘇祈祈跌死根本同阿雲冇關!呢個肯定只係陸震鷹想阿雲幫佢手嘅借口!」

「屌!你好收……」

「夠喇!」我雙手抱頭,喝令他倆停止爭執。「如果唔係我,咁點解蘇祈祈會冇咗個超能力?」

我們三人之間一陣沉默,安靜到甚至能聽到暴躁的阿熹那急促的呼吸聲。直到阿Jill好像看穿了我心裡所想一樣,單刀直入地問:「阿雲,你……唔係打算要果一億呀?」

沒錯,其實我對那一億非常心動。你以為我會像小說裡面的主角樣,會因為正義而放棄一億嗎?開玩笑!

以現在香港那不可理喻的樓價,加上普通市民的工資水平,無論我一生怎樣努力甚至乎不吃不喝,我也只是個連物業首期也付不起的輸家。可是,只要我有一億,我就連《港.精神》的高層大單位都能夠買得到。到時,我們一家就可以搬離小小的公屋,讓日漸長大的傑仔能夠有自己一間房間,媽媽、阿珊、傑仔也不用再迫在同一間房間中睡覺。

況且,正如陸震鷹所說,反正我連人都殺過了,而現在陸震鷹只是叫我用超能力幫幫他而已。我為甚麼要跟錢作對?



阿Jill沒法再保持冷靜,聲線開始激動。「你去幫果啲欺壓小市民嘅有錢佬?果日喺票站勇敢企出嚟、對抗強權嘅蕭致雲去咗邊?」

「好囉喎你,你想阻止阿雲,都係為自己目的之嘛!」

「幫唔幫我係一回事,阿雲要去幫衰人做嘢,又係另一回事!」

接下來,阿熹向阿Jill打出決定性的一擊:「新港聯唔算衰人咩?你敢講你叫阿雲幫手嘅事,同新港聯毫無關係?」

阿Jill倏地語塞起來,斷斷續續地吐出「我…我……」的單字,一副不會說謊的樣子,簡直是默認了阿熹所提出的指摘。


「嘿嘿!你呢梳蕉終於露出狐狸尾巴呢咩?」阿熹交叉著雙手,對於自己成功拆穿了阿Jill的奸計一臉滿意。

阿Jill慌張地向我發出求救訊號,想我像之前一樣,說點甚麼為她解釋。可惜,比起欺壓小市民的陸震鷹集團,我更討厭多次出賣香港的新港聯。我刻意別過頭來避開阿Jill的目光,這個舉動等同已經放棄了她。



阿Jill邊搖頭邊站起來,也不顧自己身處公眾場合,向著我大叫:「蕭致雲你正一傻仔!低B仔!白痴仔!正衰…人……!」 她說的時候,眼眶中已經盪漾著淚水。在她要轉身跑掉之時,她的臉上唰地流下了兩行眼淚。

「隻瘟神終於走咗喇!我早就話咗佢有古怪㗎啦,你又唔信……」阿熹說到一半,瞄到我那張死灰般的臉,便急忙改變話題:「咁你諗住點?真係去幫陸震鷹?」

「其實……我未決定。」我呆望阿Jill離開的方向,心中竟然有了動搖。

阿熹拍拍我的肩膊,說:「你仲諗住幫阿Jill?新港聯同陸氏集團friend底㗎,話唔埋阿Jill都係想搵你做同一件事呢?不過阿Jill冇報酬俾你,陸氏就出1億……」

「我唔會幫阿Jill㗎喇。但係陸震鷹果邊……我想聽吓你意見。」作為我的好兄弟,我需要他為迷失的我指路。

阿熹低頭苦思了一會,謹慎地提議:「我覺得……唔……比起害死人,陸震鷹會叫你做嘅嘢都唔陰質得去邊啩。反正你話你已經衰過,不如……索性幫陸震鷹手啦。大嗱嗱1億喎……」

想到未來陸震鷹要我去做的事,一股不安感湧上我的心頭-不、我不會有事的。我要做的也只是消除陸氏地產集團競爭對手的超能力而已,我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阿熹再次輕拍我的肩膊,意志堅定地說:「咁啦,如果你真係決定要幫陸震鷹,我會用我嘅超能力支援你,等你唔會奶嘢。你係我好兄弟,我唔會俾你出事㗎!」

明天就是三日時間的最後限期,有了阿熹這支強心針,我終於能決定了路該怎麼走。

我已經不能回頭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