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我前往上班的途中,也是前往給陸震鷹答覆的途中。

巴士到站了,上班族魚貫地下車。我也是其中一員,正在隨波逐流,沿著命運之河到達了終點-陸氏地產集團大樓。抬頭看著氣勢磅礡的大樓,我竟然有種將要步進虎穴送死的感覺。

「蕭致雲!」

遠處傳來一把呼喚我名字的女聲,我循著叫聲的方向一看,竟然是昨天被阿熹揭穿陰謀後落荒而逃的阿Jill。

「好…彩…趕到…咋……」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近我,眼底下兩個顯眼的黑眼圈,以及穿著跟昨天一模一樣的衣服,是她徹夜未眠的證明。



我下意識退後兩步,示意要跟她劃清界線,不料她又走前兩步。

「你未應承陸震鷹㗎可?我係嚟阻止你㗎!」

我正狐疑阿Jill還想耍甚麼小把戲,她就慌亂地從她的側揹袋子中用力抽出一疊影印文件,也不管自己的粗暴已經弄皺了紙張。

「你快啲睇吓呢堆文件啦!係蘇祈祈嘅病歷表呀!」

自從陸震鷹說我是害死蘇祈祈的真兇後,我每次聽到「蘇祈祈」這三個字,罪惡感都總會使我的腦海亂作一團。阿Jill見我愣住,便代替我翻弄文件,把我需要閱讀的部分遞到我眼前。



「你睇吓佢個覆診紀錄先啦,佢住大埔,朝早去沙田覆診,晏晝去將軍澳搵大香江電視台。咁佢Lunchtime點會山長水遠去咗中環食晏?」

「可能佢想去中環食晏呢……」明明阿Jill是在為我脫罪,我竟然還馬上反駁她。

「呢個都未係重點!」她又低頭翻動文件,終於在其中一頁停下。她把文件塞給我,說:「你睇吓!佢有精神病、有妄想症㗎!佢妄想自己識飛!」

我伸出手搶過文件來看,即使我看不懂那些艱深的醫學名詞。幸好阿Jill用螢光筆在文件上標示了重點,還在重點旁邊貼上了告示貼,寫上了翻譯內容。

「原來醫院一收到蘇祈祈要表演飛天嘅消息,就估到佢係妄想症發作!其實醫院已經即刻打電話叫電視台中止表演喇,但係已經太遲喇!」



說著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實時,阿Jill的聲音竟然有點變調。她吞一口口水,又繼續說:

「最恐怖嘅係,聽講電視台冇中止表演,係因為高層覺得搶收視比人命重要,所以……」阿Jill邊說邊露出厭惡電視台冷血行為的表情,也不想繼續覆述下去了,直接說出她對這件事的結論:「要追究責任嘅話,害死蘇祈祈嘅係大香江電視台先啱!同你一啲關係都冇!」
「所以,你噚日跑咗去,就係因為要去查蘇祈祈?」我跟阿熹都以為,阿Jill是因為被拆穿面具才會落慌而逃。

「梗係啦!我覺得你只係因為以為自己殺過人,先至會放棄原則去幫陸震鷹!更加因為我覺得陸震鷹講嘅嘢太可疑喇!」

「你仲可疑啦!點解你會查到咁多資料?呢啲明明係醫院嘅機密文件!」

「喺而家嘅香港,只要肯花錢,有咩嘢文件到唔到手?你認為市民仲有私隱嘅咩?」阿Jill答。這事實雖然可悲,但我只能認同。

「咪住,我點知你係咪僞造文件呃我㗎?」

「你大可以拎住呢堆文件去質問陸震鷹吖!」她把餘下的文件也塞到我的手上。「好喇,而家證明咗你係清白㗎喇,咁你而家唔駛幫陸震鷹啦?」

我低頭看著手上的文件。我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沒有回答她。



「我噚日已經察覺到㗎喇。蕭致雲,你答我,你係咪仲係好想要陸震鷹果一億?」

自從陸震鷹開出一億酬勞的條件給我後,我就已經做好我的生涯規劃了。只要我拿著這一億,我就能改善我家人的生活環境,單身媽媽阿珊也不用那麼辛苦供養傑仔,我也可以實現我的人生理想。現在突然告訴我不用再幫陸震鷹的忙了、突然告訴我不會有一億進帳,我規劃好的人生不就全被推翻了嗎?

「你唔想我幫陸震鷹,都係想我幫你手,即係幫新港聯做嘢之嘛,係咪?」 我又再絞盡腦汁,思考一些讓我不用放棄一億的藉口來說服阿Jill。如果她答我「是」,那麼事情就簡單了,只要我說些「我不會幫出賣香港人的新港聯」之類的冠冕堂皇理由……

「唔係呀!」阿Jill馬上打亂我的如意算盤。「我要你幫嘅事,的確同新港聯有關,但係……」

「夠喇,你一直帶我遊花園,都係唔肯話俾我知你想我幫你對付邊個,叫我點信你?」

我轉身想要步入陸氏大樓,卻又被行動迅速的阿Jill跑到我前面,擋著我去路。

「好喇好喇,我講喇。」她說罷,先是看看附近的人,然後就把臉湊近我的耳邊,壓低聲線小聲說:「我唔係要幫新港聯,我係要對付佢哋!我嘅目標,係新港聯嘅施金蘭!」



「吓?你親手送佢入立法會,家吓又叫我幫手對付佢?」這簡直是個難以令人發笑的笑話。

「嗱,我唔係為咗推卸責任先咁講㗎,但係就算冇我幫手,佢都入硬立法會㗎喇。因為新港聯另外仲做咗好多保險功夫,確保一定要送到施金蘭入去。」她一口氣地說話,不讓我有機會打斷她。「所以,你唔覺得奇怪咩?點解要偏偏派個冇接觸過政治嘅師奶入立法會?」

「有幾奇?新港聯要嘅只係政治傀儡,施金蘭已經唔係第一個啦。」我還記得新港聯以前還出過幾個面對別人質問時,就只會反問別人的所謂議員。

「係,但係今次以佢哋對施金蘭嘅重視度嚟睇,我懷疑,施金蘭有好勁嘅超能力。」

超能力?我竟然沒有考慮到這個因素!我突然想起,新港聯以前找的傀儡,最低限度也是律師之類的專業人士。但在我記憶中的施金蘭,卻只是一個跟我媽一樣普通的公屋師奶。但若是如阿Jill所說施金蘭有著強大的超能力,那整件事又說得通了。

「咁你就係想我查出施金蘭嘅超能力係乜,然後delete咗佢呀?」

「係呀係呀!」她露出充滿希望的笑容,用力點頭。「我會搵你幫手,除咗因為你個超能力好啱用之外,仲係因為我覺得你有唔屈服於強權之下嘅勇氣!」

「咪玩啦,你叫我呢個小市民,同香港第一大黨作對?」



「唔驚喎,我會同你一齊行動㗎!」

「唉,我都唔瞞你喇!你睇錯人喇,我其實真係好想要果一億呀,你唔好拉我去玩政治啦!」

「就算冇人拉你去玩政治,政治都會玩你呀!」阿Jill皺起眉心,有點氣憤地說:「立法會議員嘅每個舉動,都會影響到香港嘅發展,更甚會危害到香港嘅未來!新港聯每次動議同埋贊成嘅政策都係對香港人不利,你都有眼見㗎啦?再俾佢哋為所欲為落去,就算你有一億又點?你同你家人都無福消受呀!」

我久久未能想到要如何反駁阿Jill。於是我看看手錶,邊說邊往大樓方向走:「夠鐘返工喇,我返上樓先。」

「咁你會唔會去拒絕果一億?」阿Jill站立在我身後問。

「大嗱嗱一億喎,我考慮吓先啦!」

「喂!喂-!」



我向阿Jill揮手道別,走進陸氏地產集團大樓中。現在是我前往上班的途中,也是前往給陸震鷹答覆的途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