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再次獨個來到陸震鷹的辦公室,這間看似寬廣卻又壓迫到令我窒息的房間。

安坐在辦公桌前的陸震鷹,也沒有跟我寒暄的意思,劈頭就問:「你嘅答案呢?」

「我決定做freelancer,」即使覺得陸震鷹聽得明白,但我還是向某女明星學習,貼心地在下一句附上freelancer的中文解釋。 「即係自由接案者。」

「冇問題,你喺公司呢邊就轉做freelance啦,擺多啲心機幫我用超能力辦事……」

「唔係。我意思係,我要做超能力freelancer。如果你要搵我幫手,就逐次俾酬金我。不過,我會逐單考慮接唔接。」



如果陸氏的競爭對手,派出超能力人士威脅陸氏利益,那麼我出手也是無妨。但如果陸震鷹要我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我就能以自由接案的理由拒絕幫忙。這是我剛剛在前來60樓的升降機中想到的最後結論。

陸震鷹挑眉打量了我一下,使我感覺像正在被X光所照射:「你嫌一億太少?」

「唔係錢嘅問題。因為、Er、我仲想用超能力幫其他人。」

「我照用一億買起你,你要幫我做任何事。但同時我批准你可以照幫其他人,OK?」他攤手,顯示自己已經開出最好的條件。

「咁…如果我要幫嘅人,同你有利益衝突呢?」我拼命壓抑情緒,不把心裡的恐懼顯露於臉上。



新港聯曾經在立法會動議、以及全員贊成把獅子山效野公園用地改為私人住宅用途的議案,結果由陸氏投得該地皮,並發展成我現在有份負責的樓盤《港·精神》。以前的我大概沒有細想,但如今,我懷疑陸氏跟新港聯有官商勾結的嫌疑。所以,要是我去幫阿Jill消滅新港聯的皇牌-施金蘭的超能力,那就等於跟陸氏作對。

陸震鷹的臉倏地板起來,「你意思係,你想同我作對?」

「問吓啫…」我悄悄嚥了一口口水。

「細路,唔好三分顏色上大紅。如果你唔係有超能力,你條命仔值幾千蚊㗎咋。」他做出手槍指著腦袋的手勢,示意我只是一條付出幾千元就能奪去的賤命。

有錢人以為甚麼也能用錢解決的態度,讓我氣上心頭,衝口而出:「唔知㗎,可能我會幫其他人消除你手下嘅超能力㗎。」



「你家陣威脅我呀?」他大怒,一掌拍在他的辦公桌上。

「你夠用蘇祈祈威脅我啦?」我也不甘示弱,把我緊握手上文件甩在他的辦公桌上。小職員如我,竟然如此對待在香港無人不識的富商陸震鷹,即使我告訴別人,也一定沒有人相信。

陸震鷹拿起散落桌上的文件一瞄,我趁機追擊:「我知蘇祈祈嘅死令你好傷心,但你都唔需要誣衊我殺咗佢吖。」

「嘿嘿嘿嘿嘿嘿!」他扶額失笑,那充滿寒意的笑聲在房中迴盪:「我傷心?果隻臭雞,我早就玩厭咗啦。」

我張口呆望著眼前這個男人,他竟然還向我解釋道:「果隻雞想我俾個名份佢,我唔俾,佢咪癲Q咗囉!」

既然陸震鷹不讓我成為freelancer,看來我只能在陸震鷹跟阿Jill之間二擇其一。不過,跟陸震鷹這種人辦事一定沒有好下場,我也只會如蘇祈祈一樣,成為一隻用完即棄的棋子;可是陸震鷹卻願意付吸引力極大的一億,而阿Jill那邊卻沒有可觀的報酬。而如果我真的幫陸震鷹辦事,只要我忍辱負重一下……

手機發出的提示音打斷了我的腦內會議。我以為是阿Jill或者阿熹的whatsapp訊息,卻原來只是蛇果日報即時新聞的推送通知。我瞄了一眼,又把手機放回褲袋中。

「咁睇嚟冇辦法喇,我決定…放棄一億。」



陸震鷹像是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般,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靨,吊高聲線故作輕鬆地說:「我嘅競爭對手,都視你嘅超能力為重大威脅。你唔幫我,我哋集團都冇義務保護你人身安全㗎喇。」

他的意思是,接下來我會像電影主角般被壞人追殺嗎?香港是法治之都,我才沒有擔心過。我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於是單方面中止會面:「冇事嘅話,我返落去做嘢先喇,陸生。」

我頭也不回地急忙乘坐升降機回到我的辦公樓層,阿熹離遠處看到我,就馬上把我拉往後樓梯。

「阿雲!點呀?你應承咗幫陸震鷹手啦可?」

「我拒絕咗佢喇。」

「吓?點解呀?」

「阿…我查到,原來蘇祈祈有精神病,妄想自己識飛,所以佢嘅死根本同我無關。」我不敢告訴他,我跟阿Jill今早曾經碰過面。



阿熹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作出反應,對答也變得僵硬:「呃…咁…咁咪幾好囉?你冇殺人,就唔駛幫佢啦可,哈哈哈……」

「係呀,既然我係清白,我都唔需要幫陸震鷹做陰質事喇。」

「咁…其實陸震鷹都未必係想你做衰嘢嘅啫,或者你可以再考慮吓?」

我意味深長地回答:「唔喇,因為香港人永遠都係殺到埋身先識驚。我都係。」

我掏出手機,點開剛才在陸震鷹房間看到的新聞摘要。在剛才看到這單新聞的一瞬間,我已經決定要幫阿Jill對付施金蘭了:

蛇果日報即時新聞 9m ago
【立會新聞】施金蘭議員動議實施全港強制性超能力登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