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精神》是由陸氏地產集團發展的一個大型私人屋苑,一共有8座,每座樓高66層。而在陸氏地產集團當物業管理的我,主要負責的地產項目,剛好就是《港.精神》。

以工作需要為藉口,我輕易地得到了查看《港.精神》業主名單的機會。可是,我在名單之中找不到施金蘭的名字,而要由她丈夫入手就更困難,因為姓陳的業主實在太多了,究竟哪一個陳先生才是施金蘭丈夫?

在我對著公司電腦屏幕苦思之際,阿熹偏偏挑這個時間,走到我的身旁閒聊:「阿雲!聽講BB Kingdom有個師奶爆料,話果個施金蘭個仔死咗喎!」

大部分的香港人就是這種德性。明明施金蘭動議的「實施全港強制性超能力登記」議案更應該受到香港人關注,但話題性偏偏不及「某議員兒子劏房燒死」來得吸引。

「係咩。」我故意擺出一副不感興趣的臉,想打發他離開。



「呢啲死賣港賊,抵佢冇仔送終!應該死全家就啱!」

「駛唔駛咁毒呀,政見唔同就要人死?」

「就算唔講政見,佢都係個冷血人渣啦!」阿熹不齒地說:「傳聞話佢個仔屈劏房燒死咗!如果佢係對個仔好,佢早就預埋個仔一齊住啦!」

聽完阿熹的說話,我突然好像想通些甚麼,想要在業主名單上確認一下自己的推斷是否正確。可是阿熹就在我的旁邊,現在查看業主名單的話,恐怕會引起他的懷疑。我只希望他能快點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於是我沉默不語,示意我要專心工作。

怎料,阿熹竟然問:「阿雲,你呢排好似好唔想同我講嘢咁……係咪果梳蕉從中挑撥?」



「又關佢咩嘢事呀?」

「你係咪仲同佢有來往呀?我同你講過好多次啦,果梳蕉好可疑!」

「點睇都係你可疑啦!」我衝口而出。

「吓?我可疑?」

我索性直接質問他:「究竟陸震鷹係點知道我超能力嘅事?係咪你?」



「你…你懷疑我?點睇都似係果梳蕉出賣你啦!」阿熹一激動,聲線就大起來,又引來八卦同事的注意。他將聲量變小,說:「放工等我!我同你三口六面講清楚!」

阿熹走後,我嘗試在業主名單中搜尋「陳天倫」,果然找到了一個符合的紀錄,也順利得知了施金蘭的住所在第7座第23層A室。接著,我以要到《港.精神》巡查為由,便離開了陸氏地產集團大樓。在坐車途中,我約好了阿Jill在《港.精神》前會合。

《港.精神》是個保安嚴密、私隱度高的屋苑。訪客的登記程序非常繁複,他們先要交出身份證供管理處登記,然後管理處會致電訪客將要探訪的單位,在該單位確認訪客身份後,管理處會發行一張訪客證給訪客,而訪客必須把邊通行證掛在身上,以防被巡視的保安懷疑身份。


總結來說,能成功白撞上去《港.精神》單位的機會率,是零。幸好連上天也要助我一臂之力,《港.精神》這個屋苑,恰好是在我的工作範圍以內。

「蕭生!嚟做嘢呀?」《港.精神》管理處的保安康叔,早就跟我熟絡起來。

「係呀,23樓有人投訴,我要上一上去睇。」

「啊,係呀?」康叔銳利的目光,一瞄我身旁的阿Jill這個陌生臉孔。

「佢係判頭果邊嘅人,我帶佢上去幫手睇睇。」我早就為阿Jill捏造了一個不會引起保安懷疑的身份。



我跟阿Jill進入了電梯,按下23樓的按鈕。在電梯中,我壓低聲線,跟阿Jill再次確認一下作戰計劃。「如果阿倫冇呃我哋,施金蘭應該認得我。到時我就扮晒同佢街坊聚舊,令佢放低戒心……」

即使計劃周全,在實戰上還是有很多不明朗因素。我的心裡邊想著「如果開門另有其人」這些意外狀況,邊按下了23樓A室的門鈴。幸好開門的正是施金蘭,看來連上天也要幫助我們。

我從門縫中瞄到客廳擺放了一套鼓,又想起了阿倫是這間屋的業主,這些小事都可以看出施金蘭其實非常疼愛兒子。「天倫」這個名字,現在卻變成對她的諷刺。

「搵邊位?」施金蘭的容顏非常憔悴。

「我…」

我正打算說點甚麼去勾起施金蘭的對我的記憶,就聽到屋內有一把粗獷的男人聲問施金蘭:「邊個呀?」

男人的話,大概是施金蘭的丈夫吧?可是,聽到這把聲音的阿Jill,卻突然被嚇到身軀一顫。我們還來不及思考,那個男人就推開了門,出現在我們眼前-竟然是新港聯的主席,招國軍!



從被他完全打開的大門處瞄進屋內,客廳中還坐著一群新港聯的人,他們有些緊張地站起來,有些更正在走近我們。

看來今天不是接觸施金蘭的好時機,我從口袋中掏出工作證,打算編個謊話說我正在執行工作。怎料,招國軍竟然望著阿Jill,說:

「Virginia,你喺度做乜?」

我滿腦疑問地望向阿Jill,但只看到她驚恐地說:

「…daddy?」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