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話>

「呀澄,俾你揀多次!出賣你嘅朋友轉做污點證人定坦白從寬?揀!」

「我根本無得揀,唔轉做污點證人,坐監嗰個就係我,我有得揀咩?我係一個會計嚟架,Game Theory 俾任何人都仲要熟悉。呢個世界唔係你出賣,我就係我出賣你。根本冇人靠得住!我唔講其他人都會講架啦。去到呢個境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呀澄將佢亦係心入面嘅諗法一次過講晒出嚟。

「咁你有冇諗過佢哋?」魔鬼唔等呀澄回應已自顧自地說下去。

「你以為做鴕鳥就得㗎啦那咩!你出賣完佢哋,再將你做嘅嘢都推晒落佢哋身上,佢哋坐監嘅時候你去咗邊啊?連一個問候都冇,斷絕晒聯絡。我依家就話俾你知佢哋嘅下場。」



「我唔要聽,我唔想知。我要升職,你快啲送我返公司,我要交Working。」呀澄唔怕死,最怕冇得升職,佢竟然呢個時候仲敢呼喝魔鬼。魔鬼完全冇理呀澄,「

你果三個朋友,一個捱唔住牢獄之苦同壓力癲左,餘生睇來都要係青山入面渡過。另一個出獄後妻離子散,冇咗個專業資格,個底又花咗,而家淨係可以去到垃圾。」

呀澄轉做污點證人後就一直避開果三個朋友,還有一點人性的他,頭一回知道他們嘅下場不禁有點淡淡嘅憂傷,不過比較著緊還是第三個朋友,到底第三個點?

「你心入面梗係諗緊第三個點啦?我就話你知,果個可憐嘅女仔,自殺死左了!

「呀澄一時間接受唔到。畢竟…Zoe ,我係真心愛你架。」呀澄在心呼換著對Zoe 的愛,不過一切也愛得太遲。「



呀澄,你噁唔噁心。虧你仲話愛Zoe, 你當年個怖局都幾出色丫。Zoe十年嘅青春,最好嘅年華都比晒你,你個禽獸竟然用分手迫Zoe幫你愉資料?」

呀澄實受不了良心嘅譴責,大叫「我依家就話俾你聽,揀多次我都係咁揀!」

「就如你所願!」

巨大嘅漩渦恢所有野都摧毁,呀澄被捲入呢個漩渦之中,但他仍不忘牢牢地抱緊那份financial。當佢恢復意識嘅時候,佢又返到嚟呢條熟悉嘅樓梯。「我未死,我命不該絶!」個呀澄經歷你一役之後,佢發現自己已經變得虛弱,全身已經冒着冷汗,手亦都開始震起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