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拳頭擊中身體嘅聲音劃破左過去幾秒黑漆而沉默嘅金鐘。

「痴線架你!」被認作Alex的呀澄怒吼!

「痴線果個係你呀!你已經害到呀威痴痴呆呆,佢已經俾調查科班人盤左幾日喇,日問到夜,夜問到日,份工都冇埋,佢為左保住你炸。」煲煙男口中嘅呀威大概就係生意失敗男。

「Alex, 不如你自首啦,成件成根本就唔關呀威事」楚楚可憐靚女哭聲中依稀聽到佢哀求著。



「Alex,收手啦!賣左成年client D 資料,我地都有賺啦。班調查科嘅人講黎講去都得你最尾單野D料,就係因為咁佢地先係咁迫呀威,想佢俾料鋤死你。只要你自首啦,佢地就會放過呀威。」煲煙男繼續威脅。

「如果你唔去,我去!我地幾個由細玩到大,唔可以要呀威一個人頂晒!」煲煙男實在忍無可忍。呀澄黑前一眼就被煲煙男勁道十足嘅拳打暈左。頭痛得要死,勉強睜開眼後呀澄發現面前係一杯倒瀉左嘅咖啡。

「哎喲,熱死人。點解我無啦啦又返左黎呢個調查室」呀澄望住灼傷嘅手,「報應呀,係報應... 偏偏就係我趕住交Financial等升職嘅時候.... 」

「哥仔!呀Sir唔得閒陪你玩。你究竟係咪轉做污點證人?」調查科嘅人作出最後嘅警告。呀澄呢一刻異常咁鎮定。因為佢係清白嘅?因為佢知道鋤唔入佢?定因為佢諗住同人講我係呀澄唔係Alex?通通都唔係,佢咁鎮只係因為佢已經經歷過。每個人也有自己嘅過去,呀澄都唔例外。佢曾經以為佢醜陋嘅過去可以永遠成為歷史,唔好去諗,唔好提,唔好再同相關嘅人來往,就可以洗去呢個人生污點。可是冥冥中自有主宰,呀澄又返到呢個痛苦一刻。

世界就係呢一秒靜止,突然一把令人毛骨悚然嘅聲音穿破呀澄嘅靈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