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

「我冇錯!就算係都淨係對唔住Zoe。Zoe,我咁做到此係為咗我哋將來美好嘅生活。我應承過你30歲就要娶你,一定係住大屋,坐靚車,你會做個無憂無慮最幸福嘅女人。」

「八九十後係社會上根本冇機會!上咗岸嘅老屎忽日日蛇王,對年輕人指指點點。你哋年輕嘅時候香港啱啱開始發展,你哋食住條水,努力就會有出頭天。我哋而家冇呢支歌仔唱,點努力都買唔到樓。投錯胎輸在起跑線就根本冇得鬥。你班老屎忽仲係度幸災樂禍。我依家只係用自己嘅方法向上游,有乜錯?」呀澄眼神怨恨地對扭曲嘅社會作出控訴。

呀澄以為自已經戰勝了,以為一切都要完結,趕緊整理一吓他視為命根的Financial。怎知整棟大廈劇烈地搖晃,就好似呀澄在四川出Job時預上地震九死一生一樣。「唔通真係在數難逃?」周圍嘅雜物不斷跌下,光管亦相繼爆破,苟延殘喘嘅光線中可見牆壁開始破裂。

本能地不斷行下跑嘅呀澄見到一個久違了嘅背影。長長的秀髮,淡淡嘅香味令呀澄暫時忘卻左恐懼。女孩來不及轉過頭來便一手抓著呀澄拼命地向前跑。



「Zoe,原來你冇死到!」呀澄雖然已經係人渣級,但對一起生活左成十年嘅Zoe還是有一點點感情,畢竟係初戀。

「... 」Zoe默默不語。

以前嘅Zoe臉上永遠掛著那讓人溶化而且真摯嘅笑容,心地善良的她就好像大家嘅天使一樣。出黎社會後更多了一種成熟性感的美。為何眼前嘅Zoe冷若冰霜,雖然柔弱依然,眼神卻彷彿能發出穿透人心嘅冰箭。呀澄雖然內疚,但佢相信Zoe始終唔會害佢。

「Zoe,對唔住。我知已經鑄成大錯,但求你幫埋我今次丫。你有辦法帶我離開冧整嘅樓,你一定有辦法送我返老闆Office。我應承你,今次係最後一次求你,升職後我會揾最她嘅法師幫你超渡,送你去好快樂嘅天堂。」良久嘅沉默另呀澄開始變得不安,就好似當年呀澄求Zoe幫佢認罪樣咁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