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話>

Zoe終於打破沉默問呀澄,「你記唔記得應承過我啲乜嘢?」

「ER....搬大屋,買靚車,幸幸福福?... 」面對左冇遵守嘅諾言,沒迫不得已呀澄都唔想再提。

「識我咁耐,你覺得我會乎呢啲野咩?」令時今日有幾多女真心講得出呢句?自小Zoe都係有情飲水飽,呀澄以往不禁數度懷疑自己有冇咁幸福呀!可惜人總係失去後才學懂珍惜。

「我想去拜一吓你呀妹。」倆口子曾經為左呢件事鬧左一場大交。呀妹過身後呀澄一次都冇去過墓地。呀澄每次在人前也辯稱相士話拜呀妹會破左佢個事業運,一日未升正一日都唔可以去拜。人人都話呀澄人渣冇情,但Zoe知道內情一定唔係咁嘅,大概Zoe就係世上唯一一個相信呀澄的人。



說畢,Zoe 拖著呀澄嘅手。就在接觸嘅一舜間,呀澄發現往事如倒帶一樣,而且他過去身邊所有嘅空白忽然都由Zoe填補過來。

自從Zoe幫呀澄頂罪後,呀澄為過新生活將Zoe徹徹底底從他生命消失。連Zoe自殺他也不知道。自此,他也獨自一人面對所有嘅挫折。沒料到Zoe幫佢填補左所有空白。被所有下屬背叛嘅一夜,忽然有Zoe嘅陪伴。升職落榜痛哭的一夜有Zoe温柔嘅安慰。還有失去妹妹那天...Zoe還是頭一回知道內情。

Zoe以自己方式拜祭過妹妹後難掩傷心嘅視情。Zoe對呀澄作出最後的叮嚀後便一手推開呀澄,「不斷往上走,怎樣也不能回頭!」

Zoe果一推將呀澄瞬間回到Client 條後數梯。Zoe嘅出現令佢好似打左枝強心針咁。

呀澄拼命地在劇烈晃動嘅樓梯往上跑,彷彿完成了這場短跑佢就能踏上成功嘅道理。儘管視線開始矇糊,耳朵開始聽不到四周的聲音,氣喘得快窒息一樣,呀澄始終沒有停下腳步。



呀澄幻想著升職後的世界,過往嘅屈辱終於得到回報,復仇嘅機會將源源不絕咁送到手中。只要趕上九點Deadline前將Financial 放在LKF 枱頭,升職就係報酬。

LKF向來都唔會作出任何保證,唯獨呢份Financial如果LKF唔保證呀澄升職,呀澄絕對唔會賭上會計師嘅資格完成呢份Financial。呀澄亦知道LKF出賣唔到佢,因為佢地已經在同一條賊船。

呀澄心中向Zoe保證今次係最後一次,之後唔會再撈黑。呀澄緊記Zoe嘅說話,不停往上跑。

「呀澄!」係LKF嘅聲音。呀澄聽到朝思暮想嘅LKF嘅聲音,竟然自然地回頭一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