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四話 Blue Berry Train
 
  從熟睡中甦醒,光實受驚的從地面彈起。
 
  怎麼回事?為何自己會睡飽自然醒來,不是應該由魯邦和仁藤先生叫醒自己,然後再跟馬修先生一同守備門口嗎?現在是什麼時候?──光實環顧四周,卻杳無人跡,理應一同睡在地板的市民一人都沒看見。倒不如說這個滿是白色的空間,也不是酒吧內。
 
  在睡眠途中,光實被帶離了酒吧。
 


  下意識地提起了警戒,光實將戰極驅動器裝備好,葡萄鎖種亦緊握在手。空間正中的門被打開,光實以為是敵人的對象,卻是身穿藍色西裝的調查員馬修,他一臉嚴肅地走進來。
 
  「醒來了嗎,光實。」馬修走近光實,起初那友善的模樣教光實感到違和,才察覺他沒再戴著墨鏡。呆滯了幾秒才注意到馬修伸出手扶起自己,光實抓住它從地板起來。這個白色空間……也不是什麼神秘之地,不過是類似某種會議室而已。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其他人呢?創呢?
 
  「很可惜,酒吧已經被攻陷了,救出你一個已是極限了。」馬修緩緩說出光實沉睡期間所發生的事:在馬修熟睡期間,市民當中有人打算擅自拿取馬修的變身器Meteor Driver。連睡眠期間也保持警戒的馬修沒讓他成功,當他利用武術將該市民壓制住時,他才留意到身邊無一市民是處於熟睡狀態。
 
  那些人的眼睛都失去光彩,看著沒有目標前方。在進入這個澤芽市時,他就有見過這種狀態的人……那些在街上活像行屍一樣,漫無目的地走動的人,早已被Megahex同化,下一瞬間變會化成雙手生出刀鋒的怪物,襲擊未被同化的人。
 


  這裡所有人都被同化了嗎……。連不屑的時間都沒有,馬修及時戴上Meteor Driver變身,帶住腳邊仍然睡著的光實,化成藍色光球飛離酒吧。祈求著東條跟仁藤有能力保護自己,藍光劃過清晨的澤芽市。
 
  然後馬修就帶著光實來到這裡……商業區的其中一幢大廈當中。
 
  光實對馬修的說法半信半疑,他走到窗邊,但卻在留意馬修……他對著手中藍色的小型機械唸唸細語,看似跟他人作通訊,十分可疑。
 
  結束了通訊的馬修轉過頭來,跟光實轉達訊息之際,葡萄龍砲已經對準了他的額頭。
 
  不知不覺間變了身的光實,將馬修視之為敵。
 


  「……Megahex可以從任何電子儀器入侵,所以我們無法與他人聯絡。你剛才拿在手上的通訊儀器是什麼!」焦急起來的光實開始懷疑馬修,不,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完全信任他。只是一覺醒來被告知所有人都被同化,而且私藏通訊道具實在過於可疑。
 
  馬修看著緊扣扳機的龍玄,張開手展顯通訊用的Meteor Switch。「它的確是通訊器,但它與獨立衛星M-BUS連接,不會被Megahex所入侵。我知道事件過於突然,但我不是你的敵人。」
 
  「Gun!」 「SaberStrike!」
 
  窗邊忽然被攻擊炸開,站不住腳的龍玄從被炸開的大洞墮落,從二十樓的高度直飛向地面。
 
  「光實!」馬修隨龍玄一同跳下,滯空期間再度變身,化身藍色光球在龍玄抵達地面前接住了他。兩人安全落地,看見攻擊的來源──Beast與魯邦二人分別舉著武器,他們身後是藏身酒吧的約三十個市民。
 
  創亦在當中。
 
  「光實,快離開那個男人!他一直都在騙我們!」創離開兩位幪面超人的身後,朝龍玄伸出了手。「他襲擊了我們,將你帶離開……大家都很擔心你,所以都一起從酒吧出來了。」
 
  龍玄感到困惑,創與馬修二人之說完全相反,到底哪一方才是被Megahex所控制的人?……同時,三十人的視線都投在龍玄身上,每人的表情都很是著緊,又懼怕馬修所變身成的Meteor。


 
  「他連真實的名字都隱藏起來,Matthew.Blink只是瞎編的名字,他是叫朔田流星!」對創的指控,馬修……不,朔田流星靜了下來。看到Meteor為難的模樣,光實彷彿作出了判斷,一步步離開。
 
  Meteor不知道該採取什麼行動才能搏得光實信任──於是他放棄,只直接將真相轉告他。他從腰帶拔出了Meteor Switch,將剛才的通訊的錄音播出:
 
  從藍色開始中播出了一道女聲:經過追查,在中東曾經有Megahex殘骸的戰極驅動器未被處分,更在黑市中被售出。最終它被一個中介組織所購入,我們緝拿到該組織的頭目──而追查紀錄,以高價購入了那個戰極驅動器的是藍軌 石正的名義。
 
  藍軌叔叔!?
 
  「我的名字確實是朔田流星,Matthew.Blink是我的行動偽名。剛才報告的是我的拍檔Inga.Blink,我只是借她的名字一用而已。」Meteor充滿自信的聲音,使得創面露恐懼。「我真正身份是國際刑警。──藍軌 創,從昨天晚上你稱讚仁藤變身後的模樣我便知道你是幕後黑手,因為除了我,光實跟魯邦之外,無人會見過仁藤變身後的模樣。除非……」
 
  除非是那個與Megahex為伍的持鉤幪面超人。
 
  今早仍是不苟言笑的一張張臉,如今七情上面,想到那些都是Megahex所扮的模樣,足以教人作嘔。
 


  「Saturn!Ready?OK!」Meteor右臂一甩,無數行星環連續飛出,人群處都一一炸裂,三十個身影眨間被爆燄所淹沒。龍玄也被嚇壞,連阻止的叫聲也趕不及,只能看見三十人被火焰包圍的模樣。「早就跟你說過,他們早已被同化。」可是,搖擺的火光中,三十個身影無一倒下……
 
  他們全都變成了同一模樣:手臂生出刀鋒,銀藍色的怪物Megahex。
 
  Beast與魯邦的手上都發出藍光,二人分別將光球安裝在腰帶及金槍之上。
 
  「GO!H.H.HEX!」「MEGAHEX!」Beast的右肩長出Megahex的頭部,兩片刀片像披肩一樣包住手臂;魯邦令人聯想到菲林的黑白斗篷煥然一轉,染上銀藍色的色澤。兩人雙目都被藍色所充滿,象徵被Megahex所支配。
 
  眼見一切秘密都像雪崩般跳出,創亦不甘地將戰極驅動器戴到腰間。
 
  「我知道他與你有特別關係──所以我就將他交給你了,但記住他的腰帶才是這場騷動的發起源,必須將它破壞。」無意為難龍玄,但能夠將創導向正軌的,只有與他結下過友誼的光實。Meteor從群眾中開出一條路,龍玄接受好意,直接從Megahex之間穿過去。
 
  三十人以及兩位幪面超人,Meteor站立在其中心。沒想到離開天之川高中後,還會遇上這種被怪物所圍住的危機,流星懷緬起過去,彷彿弦太朗就站在身旁一同戰鬥一樣。
 
  他將金色風車插到腰帶,轉動它──「MeteorStorm!Meteor,ready?」Meteor全身的能量流昇華成金色,風暴棍在手中物質化,裝甲亦變化成對稱形狀。棍端劃破能量流域,將四方八面迫近的Megahex一一掃開。


 
  金色Meteor將風暴棍緊貼肩膀,眼看四方。「幪面超人Meteor Storm……我的命運將呼風喚雨!」率然跳出前方,風暴一樣的棍法猛襲怪物身上,金色星嵐所到之處敵人都一一飛彈而開。
 
  OK, Jupiter!藍色手臂的前端生出綠色球體,行星級數的重擊乘載拳上揮出,被擊中的Megahex都粉身碎骨。轉過身,Meteor又將藍色開關插到右臂裝置,「Limit Break!」金藍相間的光線勢如驟雨,高速拳勢傾瀉而出,一連五隻怪物都化為爆燄。
 
  餘下的十多數以一致動作分散,將兩臂分別舉開,胸口的青色晶石投射出六角光線。十多發致命光束毫無死角打在Meteor的身上,將一切燒成灰燼──但強光中Meteor仍屹立不搖,只見他將風暴棍架在身前,棍首插上了金色風車。旋轉不斷的金色風車,成為了Meteor的護盾,將光束的能量席捲在內、吸收起來。
 
  當光束停下攻勢,便是能量飽滿的風車呼嘯之時!「Meteor Storm Punisher!」金藍色的旋風脫離棍端,在怪物之間胡亂飛彈,左右激撞,Meteor與旋風彷如心靈相通,互相掩護,交錯殺敵。
 
  「Limit Break!」轉動腰間星象儀,Meteor的飛踢勢如飛矢,穿過數個身驅,三十名敵人轉眼只剩寥寥幾人。蹲身閃避多重斬擊,Meteor先付俯再躍,跳到Megahex頭上的高空,並把Storm開關插入至右臂裝置。
 
  「Meteor Storm Shredder!!」數不清的旋渦拳風,一層一層套在怪物身上,圈圈能量刃銳利無比,剩下的Megahex皆被絞碎成殘骸。落地後Meteor未鬆口氣,便被兩位幪面超人夾擊,被控制的兩人毫不留手,每一攻擊都充滿殺意。
 
  金色匕首跟金色擊劍一同刺出,Meteor胸口差點被貫穿。
 


  對Megahex已使出渾身解數,恐怕已難對兩人效奏。加上兩人的攻擊力異常,靠Meteor一人的裝備,大概難以迎敵。他一邊迴避兩人,另一邊打開了藍色開關的通訊機能。
 
  「Inga,壞消息,同時對付兩個幪面超人實在太吃力。將立花傳送給我吧。」
 
  「流星,我可是喜歡獨力逃離困境的男人喔。」
 
  「我想先被殺了再來迎合你的擇偶條件也沒太遲吧?」從通訊器聽到Inga的笑聲,隨後是敲打鍵盤的聲音,Meteor確信Inga已將傳輸號令送出。舉頭仰望,果然一束藍光投射在Meteor身上,在他手中物質化出一個微型箱子。
 
  藉由國際刑警的私密技術及歌星賢吾關於Fourze系統的協力,箱子中是以其危險性而冠上代號「玩火客Touch Burner」的支援開關。而在流星口中,Touch Burner卻不知不覺間錯說成某人用以隱藏身份的代號名字。
 
  (Touch Burner與立花Tachibana發音類近)
 
  拿取了裡頭兩個開關的Meteor拋開箱子,先將立花藏在身後。好歹,這是只能留到敵人只剩一人時方可使用的最後手段。
 

 
  龍玄追著創來到水池廣場,兩人停下步伐,看似終於來到適合的場地。
 
  和昨天不同,水池廣場已不再是佈滿Megahex的陷阱之地,這裡只有創跟龍玄,彷彿連空氣都不再流動,一絲風聲亦無作響。舉起的槍無法開出,龍玄無法將創判斷成這場騷動的根源,更難將他視為敵人。
 
  對好朋友開槍這種事,他已不想再做。
 
  「光實你啊,是這個城市的英雄呢。武裝騎士留守在澤芽市到最後一刻,戰勝了外星侵略物種,將城市回復成每個人的家園。」
 
  不對,澤芽市被Overlord侵佔時,光實並非作為什麼英雄行動著。
 
  「看著影像中的你們,我就在想──要是我也像你們一樣戴上腰帶的話,想必能更接近你們吧?」結果就是創現在配戴住的戰極驅動器,Megahex首度來臨時曾飛往全球,而當核心被打破時,那些Megahex製造的殘骸,包括以戰極凌馬的數據所製的戰極驅動器亦然。
 
  起初拿到手上時,它不過是毫無反應的一件爛鐵,創希望接近武裝騎士的夢化為灰塵,只將它拋到房間角落。但真正改變他的,是到訪澤芽市前的三天,腰帶彷然發出青光,擁有自我意識,與創對話起來。
 
  「於是我得到了,成為像光實你一樣的道具!」以手指頂開藍色鎖種的機關,掛勾部份彈起。
 
  「Blue Berry!」天空打開了Megahex的空間,藍莓狀的裝甲套在創的頭上。
 
  「變身!」
 
  「Berry Arms!冷!血!Slayers!」配合鎖種被切開的時機,藍莓摺起成為創身上的裝甲,銀藍色的武裝騎士虎仲舉起雙手虎鉤,向龍玄展示自己所獲得的力量。
 
  那身藍色的姿態絕非「力量」,曾為拯救舞而進入過Megahex所建之巨塔中的龍玄比誰都清楚那冷酷、妖魅的色彩不是善良之物。Megahex會讀取他人思想、讀取一切資料,然後將他人的弱點當成武器。創一定是被利用,被Megahex看穿了他最軟弱的部份,隨後扭曲了他。
 
  「創,你是被控制了,這不是你期待的!」龍玄希望阻止創,縱然槍口對準了他,光彈仍是射向他腳前的地面。創知道光彈不會命中,一步一步的走近。「你的父母都不希望看到你這模樣!」腳步止下,裝甲間交碰響聲亦沉默。
 
  「父母……我成為英雄的第一步,就是不再成為他們的扯線木偶!」虎鉤兩頭相扣,虎仲將武器旋過頭上舞出,明明與龍玄仍有距離,藍色光球卻劃出虎鉤相同的軌跡,殺了龍玄個措手不及。
 
  飛出好幾米外的龍玄聽見虎仲仍在叫喊:
 
  「我要在這個城市編寫我的英雄傳,就像光實你們一樣!誰也沒法阻礙我!」疾步衝向龍玄,虎仲從下抄起虎鉤,勾子突破裝甲插進光實腰內,伴隨痛楚龍玄一下就被揪起。
 
  「Blue Berry Sparking!」發光能源傳送至虎鉤,光實感覺插入體內的勾子在灼燒,高聲苦叫。龍玄受不住痛楚,下擺的手朝虎仲正面發射光彈,虎仲終於放開龍玄,兩人分別退開。
 
  光實希望創回復正常,不論噴湧鮮血的傷口有多絞痛,光實都無暇理會。看著胡亂揮舞虎鉤的虎仲,想必當日身披腥紅舞動長槍的自己,也是這個模樣的吧──而紘汰哥就是當時拯救自己的英雄。
 
  若要像絃汰哥一樣成為英雄,那麼此刻就要救下創。不,就算當不成英雄也好,也得救出他。
 
  拉動手槍後方的機關,槍口閃亮紫光。龍玄將手槍逆轉,像旋棍一樣握住龍砲。他伸手抓住虎仲右上臂、頂開他左手,往其大開的胸懷重重擊下。每一拳打出,龍砲槍口在後噴湧光彈,強大的後座力增加每一拳的威力。
 
  虎仲左手虎鉤插入龍玄右臂中,勾出鮮血同時亦停下了其重拳,虎仲以手把部份的月刃重擊龍玄腹部。
 
  「難道說我在這城市尋求自由是錯了嗎,光實!難道回到藍軌家成為木偶就是正確了嗎!光實!!」虎鉤被當成劍刃一樣,劈開龍玄的胸甲。
 
  「你的自由……不應該用這座城市其他人的自由所換取。難道從藍軌家脫離一事,就必定要成為邪惡嗎!」兩人拉扯在一起,明明對方近在面前,卻大聲叫喊。「你說知道我成為了這個城市的英雄……你並不知道澤芽市封鎖時的事。」
 
  滿目瘡痍的光實的聲音,顯得有點悲傷:
 
  我沒能成為英雄,我成為了像創你現在一樣的狀態。為了捍衛自以為重要的事,傷害他人,背叛所有信任我的人。為了確保自己憧憬的人安全,與怪物結下合作關係,那種自私、扭曲的英雄,只是背負著他人的屍骸跟污泥的卑鄙小人而已。
 
  那個時候的自己甚至比創更加惡劣,我連希望也棄置,將真正在傳揚希望的英雄視為病菌,嘗試將之抹殺。
 
  沒有聽見他人的勸告,就算最終由英雄解決了所有問題,就算英雄表示沒有放棄自己──光實亦抱著沉重的罪惡感一直活到現在。唯獨這種受罪惡感所纏的道路,光實不希望重蹈自己覆轍。
 
  連最後一口氣都用盡,光實再也叫不出聲。腹跟右臂的的傷口血柱噴湧,綠色裝甲已大半染成赤紅。
 
  「……縱使如此,我也希望成長,成為與過去不同的人。不再對父母唯唯諾諾、不再只能憧憬著光實你。能夠給予我改變四周跟改變自己的力量的,就只有Megahex!」
 
  發光的虎鉤覆蓋了視線,光實忽然想起幼時讀過的一本圖案集。
 
  急於成長的孩子,為了證明自己已是大人,特別登上了列車前往山上採集藍莓。山上有可能有熊出現,可是孩子深信自己定能應付──卻在列車途中已經遇上不同問題。車上出現神秘人,在途中一直協助孩子,令孩子覺醒自己有多不成熟,父母的擔憂並非空想。最終到達了目的地,神秘人跟孩子一同下車,才知道神秘人是孩子的父母。
 
  或許創就像那圖案集的孩子一樣,卻不幸已經遇上了熊。那一天帶著威脅意思的藍軌的來電,其實亦像神秘人所做的事。
 
  那本圖案集叫什麼名字呢……啊,好像是以那輛前往藍莓山的列車為名。
 
  Blue Berry Train……。
 
  回憶起的同時,龍玄假面已經碎裂,並非打飛至半空中。
 

 
  哇嚓!
 
  Meteor抱住魯邦的頭從背上摔到面前,利用大腿夾住魯邦頭部,無數高速拳灑落他臉上。一手拋開魯邦,Beast舉劍跳來。Meteor先以右臂格擋,再以左手拉下Beast舉劍之臂,以迅雷之速給他臉上送上一拳。
 
  Beast後退一步,Meteor毫不錯過任何空檔,竄入Beast腋窩,左拳連環砸在他右腰,每一下都直擊要害,Beast難耐痛楚,一下抱起Meteor拋了出去。
 
  此時身染銀藍的魯邦將槍口打在掌心,「Ultimate!Hex Strush!」,黃金短劍閃爍青色雷光,啪啪作響同時伸展開去,忽然變成纏繞閃電的長劍。魯邦抄劍疾馳,Meteor視線卻朝左一瞧,暴風棍在激戰途中被拋到遠方,無法以它應戰。
 
  「OK, Saturn!」焦急下Meteor召喚出行星環,卻沒有如常甩出。套上行星環的右臂被當成武器擋下,圓列像戲法般幻化成三,沿著魯邦的長劍層層圈在他身上,綁縛住他。
 
  「就是現在!」失去了暴風棍,Meteor將藍色變身開關插入腰帶,打開開關──以流水般的連貫動作轉動星象儀。「Meteor on!OK, Limit Break!」僅僅兩步助跑,Meteor便快成極速的流星,以踢擊將大力Cosmic Energy注入魯邦體內,破壞Megahex的程式。
 
  終於解決一人……。
 
  「Hy…Hyper!」未等爆燄散去,Beast全身化成深藍,更進一步解放奇美拉的力量,但受著Megahex的影響,他的雙目仍是蒼藍,兩腕底下伸延的毛繩換成Megahex兩臂般的長袖子。
 
  深藍色Beast以手槍攻擊,那小小的槍身絕不容少覤,槍口射出的魔力砲全都威力驚人,從地上炸出多個深坑。那個威力的射擊下,Meteor只能依靠暴風棍前端Storm開關的吸收能力,但暴風棍實在遠離太過。
 
  「放手一博吧!」Meteor看準射擊之間的空檔,以右臂拋出行星環,瞄準的目的卻非Beast而是Beast與暴風棍之間的距離。擊中地面所揚起的塵沙,加上Beast為避開攻擊而跳開的方向──兩者合一便是Meteor唯一取回暴風棍的機會。
 
  全力奔跑,衝入沙塵間,瞄準剛才記憶在腦的暴風棍所在──有了!Meteor執起長棍轉身過來,卻沒有即時站起。因為就算仍未回復視野,Meteor亦能感受到壓在額上的冰冷槍口。
 
  Beast以野獸的本能,看穿了Meteor的行動。
 
  沙塵散去,果然Beast就站在前面,以槍口對準Meteor──同時他將手上戒指壓到槍身上。
 
  「Hyper!Magnum Strike!」絕望性的號令,示意著下一秒全力的魔力砲會炸開Meteor的臉。
 
  下一秒沉默。
 
  再下一秒,手指與扳機間的距離並無消失。
 
  第三秒,假面下傳出了聲音。
 
  「別小看魔法師!!」仁藤的意識並無消失在Megahex的控制中,假面底下他咬碎嘴唇,從口邊流著血的制止了魔力砲的發射。
 
  「仁藤!」Meteor驚訝地向仁藤確定。
 
  「……別說太多了!快阻止我,快撐不住了!」被仁藤止住的手指正在顫抖,Meteor點了下頭,便揮出暴風棍,將手槍從Beast手上打下。既然敵人只剩一人,現在便是使用立花的時間。
 
  Beast將指戒壓在腰帶左邊插槽,全身浮起夾雜雜質的魔力,沙啞的奇美拉咆哮起痛苦的叫聲。
 
  「Kick Strike!HEX Mix!」
 
  Meteor從身後拿出玩火客Touch Burner,一組兩個開關,披上神秘的漆黑顏色,並在上面分別印有紅與藍的線條。紅線的圓型開關被插到腰帶、藍線的方型開關被插到右臂裝置,兩個開關都時被按下。
 
  「Switch on!Limit Break!」
 
  被Meteor稱為立花的玩火客Touch Burner,其實是活用Meteor與Fourze共用的Astro Switch系統,借用歌星綠郎所開發的Fourze系統而開發的Meteor強化系統──以N與S為主,相約40個Astro Switch份量的Cosmic Energy就蘊藏在立花之中。
 
  紅與藍,N與S,兩股磁流包圍Meteor。
 
  此時,Beast蹲身起跳,兩腳凝聚魔力,準備施展必殺踢擊──但Meteor竟比他更早一步衝來,兩拳交替使出,紅與藍的磁能促使兩拳以超人速度前後射出,從他人角度看來,過於驚人的磁速連環擊已經超越幻象,令人錯覺有成千的手臂從Meteor身上長出一樣。
 
  不斷加速不斷加速,Meteor想起了向弦太郎跟賢吾確定借用Fourze系統資料時,弦太朗為自己命名的必殺技名字。在兩臂被磁速所控制,幾乎痛得被撕裂時,或許就正是喊出那名字的正好時刻。
 
  猛烈加速猛烈加速,僅僅跳起幾厘米的Beast仍被Meteor的連環拳牽制,未能落。
 
  「吼啊啊啊啊啊!!Rider 超電磁拳(Rail Punch)!!!」無法承受的痛苦化成吶喊的力量,大概比起流星作為國際刑警被人迫供時喊得更大聲,長達一分鐘的拳擊過後,Beast已經被打暈,解除變身,回復至仁藤的模樣倒在地上。
 
  Meteor跪在地上,兩手軟呼呼的擺下,指尖剛好觸模到地面──但流星卻感受不到。立花是因為其危險性而被稱為玩火客,使用完立花後,流星的兩臂便會因為瞬間過度連續活動而失去知覺,雖然花上好一段時間才能回復。
 
  失去知覺對拳法家Meteor而言是致命的,所以只能待應付最後一個敵人方能使用立花。
 
  雙手癱瘓的Meteor快將失去意識,大概會維持跪住的模樣昏倒吧,不知道光實他怎樣了呢……。
 
  「喂……先別昏著。」倒在地上的仁藤緩緩吐出句子,他從身後拿出一件物件,放在Meteor手上,可惜Meteor與抓緊它的力量也沒有。「這是我保命留著的最後一個,把他……送給光實。」
 
  吐出最後一字,仁藤終於昏倒。而Meteor只看著手上被命令轉送的物件──紫藍色的詭異果實,海姆冥界的果實。
 
  在腰間被打開的藍色開關發出了聲響,Meteor知道拍擋Inga Blink一直聽著自己的模樣。
 
  「聽到吧……Inga,再幫我一下吧。」未等流星說完,M-BUS已再將另一件物件以藍光線傳送,只見巨大的機械驅體物質化,聳立在地。被傳送來的是深藍色的巨型機械人,被油上了Meteor專用顏色的軍事用Power Dizer。機械人將Meteor放在背上,變型成車輛型態,極速離去。
 

 
  啊啊,好痛……這是什麼聲音,地面好像在震動的模樣。
 
  倒地的龍玄感覺到,地面的確是在震動。好像有什麼龐然大物極速接近一樣,難道說Megahex還有新兵器未使出?明明自己連創一人也無法阻止……。
 
  那個時候也是這樣呢,面對黑色的武裝騎士,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只能在心中悔恨。那時候紘汰哥的聲音在腦裡響起,現在──只能聽著代表恐懼的地鳴。但自己似是產生幻聽,彷彿有人在呼叫自己名字。
 
  是過於希望紘汰哥出現的產生的幻覺嗎,自己的身體真是不爭氣。
 
  但那並非幻聽,因為那不是屬於葛葉紘汰的聲音。轟鳴與震動越發越大,感到不自然的龍玄終於爬起身來,看見一輪深藍色的大型車輛急速駛來,轉眼間已來到自己跟創間的距離。
 
  在車上面,躺著不能動彈的Meteor。
 
  「快用這個!是仁藤給你的!」雖然無法活動,但Meteor仍盡量讓龍玄注意自己手上的果實。忽然,Power Dizer產生強大震動,明明沒有下令卻變型成機械人型態,車上的Meteor連同果實被狠狠的拋到地上。
 
  龍玄與Meteor也同時察覺到,將這輛巨型機械駕駛到創──Megahex面前,簡直就是將鮮肉放在老虎口中。被Megahex所控制的Power Dizer,漸漸改變型態,一下變成巨型的Megahex。
 
  Megahex朝兩人咆哮,將絕望提升至新的級數。
 
  「光實,快用那個果實!」再三催促下,光實只能一邊祈求那是能夠改變現狀的鎖種,一邊伸手向那個果實──眨眼間,果實化成了鎖種。面罩裂開的龍玄,就算在巨型Megahex面前,視線仍然沒有離開虎仲。
 
  「創,你希望成長──脫離現在的自己。那麼我就告訴你吧,我的英雄告訴過我,關於如何成為大人的方法。」舉起了新的鎖種,龍玄的葡萄裝甲憑空消失。「完成只有自己方能所為的事,將之接受──那才是大人所說的責任。」
 
  「你在說什麼……」
 
  「當一切都完結後,你也得出力復興自己破壞過的一切,向被你傷害的人道歉,那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你的責任。而我……」
 
  「而我的責任就是,阻止你!變身!」新的果種被斬開,露出果肉──而天空亦落下了黃金的盔甲,套在龍玄身上。
 
  「Pine Arms!粉!碎!Destroy!」
 
  以連住鐵鏈的小型流星鎚,龍玄將之投出,一條黃色的龍跟隨在流星鎚後面。
 
  「叛逆雙親不是你成為大人、成為英雄的方式,如果你對他們有意見,便理應用自己的道理去說服他們,而不是利用這個城市。」
 
  「……而且,在你眼中他們是在控制你。但他們都是緊張你,希望你能在正確的道路上成長,而不會錯踏出危險的區域。」
 
  「難道在你成長的過程中,他們有曾讓你做過一件錯誤的事嗎!學會了解那些操控的意義,了解他們的好意,然後再以自己的道理去改變他們。難道這方法,會比起你與Megahex同流合污,將城市內所有生命消滅更要難受嗎!」
 
  流星鎚首先飛往虎仲,就連那一雙虎鉤,也難以抵達流星鎚的巨大壓力,將虎仲擊飛。龍玄拉動鐵鏈,將流星鎚轉動好幾圈,才攻擊向巨型Megahex,每一下的重擊都在他身上轟出坑洞。
 
  光實終於放棄以自己的經歷說服創,因為在那本圖案集……Blue Berry Train入面,幫助主角的神秘人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是主角自己,而是關心主角而一同上車的父母。要讓創停下來,必須教他認識到父母一直都是幫助他的存在。
 
  就算藍軌家有多討厭,他們有多反對吳島家也好,都是出於對創的關心。
 
  「Pine Squash!」黃龍跟隨流星鎚一同貫穿巨型Megahex,在它胸口開出一個大洞,在洞的周圍浮現起令人聯想菠蘿橫切面的能量層。「啊哈啊啊!」黃龍穿過Megahex,再度回到龍玄身邊,與龍玄的飛踢一同再度接近怪物。最終在龍玄的必殺踢擊下巨型Megahex在爆燄之中倒下,漸漸回復成Power Dizer的模樣。
 
  龍!砲!哈哈哈!再度換上紫色盔甲,看著遠方倒地的虎仲,龍玄緩緩推下了腰帶的小刀。
 
  「我要成為這個城市的英雄……」彷彿失去了思考,創仍在唸著他的目的。
 
  「叛逆的時間完了,乘上歸程的藍莓列車吧……!」
 
  Budou Squash!
 
  勢如飛龍的飛踢,紫色汁液的飛濺──在裡面貫注著光實的一切祈望,希望友人能夠擺脫怪物控制的思念。
 
  Blue Berry Squash!
 
  虎仲仍放下小刀,貫注能力的雙銅交叉格檔,抵抗住龍玄的踢擊。龍玄跟重腿部力量,同時將龍砲指向虎仲,拉動槍身的機關。只能抗衡飛龍一踢的虎鉤之間,龍型狀的光彈越過,直達虎仲的頭部。
 
  紫色能量作勢是踢擊的指示,實際上一切能量都被貫注在那一發的光彈之中。正面吃上光彈的創終於倒地,龍玄已經失去戰鬥能力。
 
  「創……回去吧,就算不成為父母塑造你的模樣也好,起碼不要成為罪人。成為英雄什麼的,是那之後的事……」
 
  從剛才開始腦中一直出現父母的影像,對他們的愛與恨在心中不斷翻滾。縱使如此,他仍無法再度拿起虎鉤。
 
  因為……的確一切已經走出了軌道。
 
  與Megahex對話,得知對方的願望,第一次變身虎仲對付澤芽城當中可疑地行動的財團X──所有事物在起始時都是美好的,但跟光實及三十位市民避在酒吧時,他看見驚慌著的市民,便覺得事情已無法操控。
 
  當事件失控時,創居然有一刻希望過父母出現解決問題,當時他就知道自己仍是個幼稚的孩子。
 
  「我還是個小孩……嗎。」
 
  「……不,你已失去那個身份了。你要負起這場騷動的責任,作為大人一人獨立面對問題。不過,」
 
  從來沒有人提及過,孤獨是成為大人的必需品。
 
  「你總會有人幫助你的──我便是第一個人。」
 
  兩人一同笑起來,就像幼時的快樂時光一樣。這場Hex騷動,終於可以拉下終結的布幕。
 

 
  在前往澤芽市的路上,快將抵達入口之際,藉著魯邦的電話而前來的進之介跟晴人都一同停下。
 
  因為在入口前,一個飄揚著白色斗篷的金髮男子佇立著。那威嚴的模樣,就彷彿是站立在高山上俯瞰世間一樣。而男子的視線一切只對準前方,什麼都沒有的一條路,好像看著他人無法估計的距離外的事物一樣。
 
  剛好,進之介對那個身影有印象,他先從車上落下。
 
  「咦……?是神嗎?」對方轉過頭來,果然他是身穿著稍微不合身裝甲的男子,葛葉紘汰,過去曾經一同在前方的澤芽市一同對付Megahex的幪面超人。宇宙之神。
 
  「哦,是進之介啊。」紘汰微笑起來,沒想到這麼快便會跟進之介再見面。同時他留意到後方騎著機車的晴人。「還有晴人也在啊。」而晴人一時間仍未能認出紘汰,裝作冷靜地在思考著這人是誰。
 
  「我們收到通知說澤芽市有危險,神你就這樣站在這裡好嗎。」
 
  紘汰泰然回應:「說好了吧,直接叫我紘汰就好。」這也是無可厚非,看著他金髮、身穿裝甲又穿披風的模樣,實在教進之介難以以一般日本人的名字稱呼他。
 
  「的確澤芽市遇到麻煩,但看來不用我出手了──我的同伴還有其他幪面超人已經平息了事件。」紘汰一直都在澤芽市的入口以超人的視力,看著光實他們就算沒有自己看顧,也可以解決危機,故不禁微笑。「看來也沒有你們出場的份兒了。」
 
  進之介一臉「什麼啊」的樣子,看著紘汰舉起了手,橙光包圍了他。
 
  「我要離開了,與阿士約好會合的時間已經遲了。再見吧,進之介,也替我跟晴人問好。」紘汰化成橙色光球飛離向天空的彼端,進之介與腰帶先生都說不出話來,只是緩緩跑到晴人那邊。
 
  「喲,剛才那個人是?」
 
  「嗯?紘汰啊,他還叫我跟你問好。」
 
  「吓!?他是紘汰?怎麼──」晴人驚訝得撐大了口,在說出他腦海中關於葛葉紘汰仍停留在身穿藍色舞團衣服的印象前,腰帶先生叫住了兩人。在探測下,腰帶先生知道有一定人數的正接近他們。
 
  而進之介跟晴人亦以肉眼確定,看到的是幾輛純白色的輸送車。
 
  他們是什麼人?當兩人都抱有同樣疑問時,晴人勉強看得見車上那些穿上了白色制服、感覺潔淨得異常的人。才想起,他曾經在弦太朗口中聽說過,世上有一個身穿白色制服、幪面超人都與之為敵的組織──財團X。
 
  車上緩緩走出白色制服的人,每個人的呆無表情,以一樣冷酷的視線看著進之介跟晴人。其中一個人向通訊器問:
 
  「發現幪面超人Wizard,操真晴人以及幪面超人Driver,泊進之介。有理由相信他們是澤芽市內有運送人員訊號消失的意思,請問要捕捉嗎。」接受到通訊器內的回覆,他擺出了一個手勢──其他人都一一走前,緩緩拿出了記憶體與硬幣,還有其他道具。
 
  他們以不同方式改變姿態,但全都化成怪人的模樣。
 
  「喂喂,來者不善啊!」晴人將紅色寶石戒指帶上,在腰間浮起了手掌形狀的腰帶。
 
  「我都搞不懂,怎麼突然又要戰鬥了──算了,我不再想了!」進之介感受到危機,亦轉動了腰帶的發動匙。
 
  「OKAY,進之介,Start your engine!」
 
  兩人一同擺起變身的架勢,然而從團財X中卻跳出一襲龐然的金色影子,牠忽然來進之介跟晴人面前,以黃金的鍚杖重擊二人的腹部。隨後一陣金色的能量彌漫空中,進之介跟晴人被強烈的睡意侵襲。
 
  黃金的使徒──牡羊座Zodiarts控制了兩人的生體能量,強制令二人進入睡眠狀態。
 
  「進之介!快逃!」腰帶先生盡力保持進之介清醒,但僅靠聲音,仍無法將進之介從全身的無力感中救出。進之介亦感到危機,他在意識消失前除下腰帶,用盡力拋到空中。
 
  「Shift Car們……拜託大家了……」紅、紫、綠三色的迷你戰車接過空中的腰帶,以全速逃離財團X的包圍,戰車Tridoron亦自動撞開怪人群,駛離現場。
 
  然而,晴人與進之介則已經完全熟訓,在怪物群眾之間毫無防備。兩名仍然身穿白服,面容卻化成骸骨的怪人分別扛起兩人,而牡羊座使徒則化為能量回到通訊員手上的開關中。
 
  「帶他們回去。」
 
  紛紛回復成人類外表的財團X重新回到輸送車上,卻馬上從進入澤芽市的方向反轉,將兩名幪面超人帶走。
 
  前往的目的地是,財團X的日本支部。
 

 
  虎仲──不,創明白光實想令自己明白的道理,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罪該萬死。他想終結這一切,企圖將腰帶拿下,解除變身──然而,腰帶像與創的身體結合為一一樣,無法取下。
 
  「咦!?」
 
  戰極驅動器發光,一直沉默著的Megahex終於開口。
 
  「這個城市、武裝騎士、無法、原諒!」混雜機械雜音的聲音,充滿了Megahex違留著的微弱意識,以及強烈的怨恨。虎仲的裝甲回復成藍莓的形狀,腰帶如故障一樣重複變身聲效:
 
  「Berry Arms!冷!血!Slayers……冷!血!Slayers……冷!血!Slayers……」不斷迴繞的聲效,隨藍莓裝甲飛離虎仲而停下。裝甲在空中前後反轉,在上方伸出兩道像耳朵的零件──藍莓裝甲的背後,是巨型的Megahex的臉。
 
  Megahex面相的裝甲,再度套在虎仲身上,妄顧虎仲的反抗,進行變型。
 
  「Berry Arms!冷!血!Slayers……」聲音被混雜音所取代,轉換成一把更加兇殘的聲音。
 
  「HEX Arms!侵!略!Invaders!」變型成裝甲的Hex,在創放棄戰鬥的一瞬奪去身體的控制權。然而,不論是光實還是流星,兩人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應付任何戰鬥,只能看著虎仲一步一步接近。
 
  嘿嘿嘿嘿──嗯!?
 
  以陰冷笑聲接近的虎仲,停住步伐。一根鐵柱從他背後貫穿腹部,強行將腰帶與身體分離,忽然偷襲虎仲的是比他高出約一倍的機械身驅,以未打磨的劍作為武器的修卡成員:Dox。
 
  「創!!」鮮血噴出,在虎仲前方的地面形成血泊,而虎仲則無力的跪在血泊裡,任由Dox狠狠的拔出腰帶。
 
  「在數天前我在世界各地發佈了激活碼,沒想到你就藏在這個城市,Megahex。」Dox與腰帶對話,對血淋淋的虎仲置之不理,準備轉身離開。那冷酷的態度,連光實亦目瞪口呆。
 
  「你就是激活了Megahex的人……你想要用那個碎片做什麼!」縱然無法戰鬥,流星亦不失鬥氣,以強硬的態度質問Dox。只聽見Dox一下恥笑,對於無法站起來的對手,他連回頭的打算也沒有。
 
  「又是礙事的幪面超人──就算你們知道也是於事無補。」Dox一步一步遠離,他手上的戰極驅動器,不,Megahex用盡全力想入侵這機械身軀之中,卻被某種強力的力場所隔離。
 
  那力場不僅阻止Megahex的侵入,更將Megahex一切能力鎖封,抑制著它。此時,澤芽市所有被同化的市民都從Megahex中解放,到底這個機械身軀蘊藏著什麼能力?
 
  「集合讀取、複製以及修復能力的Megahex是一件零件──為了打開惡魔的遺產的鑰匙。」
 
  惡魔的遺產,留下這個名字,一台直昇機從天空降下,Dox帶著Megahex乘上,離開澤芽市。彷彿是一部悲劇電影的落幕,流星與光實,還有昏迷的創,三人只能看著直昇機的離去,就似過去數天發生的一切已經完結一樣,卻無法帶走心中某種悶悶不樂的氣氛。
 
  「光實……」
 
  女聲呼喚光實的名字,促使地面乍然長出不同植物的步伐趕到,溫暖的光包圍住三人。與紘汰一同前來地球的舞,利用自己力量治療重傷的三人,並祈求著在另一地點奮戰的紘汰安全無事。
 
  自Decade出現在舞與紘汰的星球,向他們尋求協助時,舞就知道:這次的事件,單靠身懷黃金果實的紘汰一人是無法解決。
 
  這次,是屬於幪面超人的戰爭。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