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五話 封印之劍
 
  這種感覺,就似當年穿過儲物櫃便直達月球的Rabbit Hatch一樣。穿過了一層薄薄的混沌,弦太朗被Decade帶來一個暴雨傾瀉、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之地。傳入鼻中除了雨的氣味外,更有屬於森林的特殊味道。
 
  從天之川的校內眨眼轉移到雨中叢林,弦太朗在一秒間已全身濕透,自滿的髮型亦因雨水而塌下。弦太朗以無奈表情看著Decade,以眼神責備他怎麼不提醒自己帶傘子。
 
  無言的Decade,雖然無法看穿假面下的表情,但卻在散發一種使人嚴肅的氣氛。弦太朗順著他的視線望開去,漸漸習慣黑暗的視野,看得見風吹擺動的草木,看得見遠方聳立的高山,還有──
 


  呯!貫耳雷鳴之中,雷光切裂了天空,為弦太朗的視野提供一瞬光亮。於是他看見了,與天空的黑漆連成一片的森林,在草叢中一雙一雙,數十雙的紅色眼睛兇悍的從四方八面盯著Decade跟弦太朗。
 
  「都怪你,若不是你到飯堂走什麼菜湯,便不會先被他們越過。」像孩子一樣,Decade第一時間釐清責任。
 
  「不吃過理事長的菜湯就不能走上戰場,不吃過就花不上力氣啊。」當年正面應對理事長前,弦太朗亦為了接受理事長的一切,而吃過菜湯才前去戰鬥。這行為不知不覺成為弦太朗的習慣,令他在考試或是面試前都會回天之川吃那菜湯。
 
  「不吃菜就沒力氣,你不是幪面超人Fourze而是大力水手Fourze吧。」開過了玩笑,Decade再度將注意力放在那些紅眼睛上,弦太朗亦走前兩步,從身後拿出Fourze Driver,置在腰間。
 
  「終有一天你要為學生離開那條腰帶。那一天來臨前,學習如何以不後悔的心面對,就是你現在該走的第一步。」
 


  想起了剛才莊吉向自己訓示的話,弦太朗心中浮現與一反往常的感情,它沒有防礙弦太朗,反而是種正面的感情。
 
  心中下定了決心──弦太朗一連將四個按鈕拍下,兩手往左一擺,準備好變身的姿勢。
 
  3,2,1!
 
  「變身!」白色的噴霧從弦太朗頭上灑下,如同身置消毒裝置內一般,全身都浸浴在蒸汽裡面──在幻白之中,弦太朗轉換成全身白色的戰士,其身體使人聯想到外太空領航員的服裝,頭部像火箭一樣往上尖起。
 
  完成變身,Fourze向前舉起拳頭。
 


  「幪面超人Fourze──」邊說著,轉身將拳頭對準每一雙眼晴。「來好好單挑一局吧!」Decade提起長劍,見Fourze變完身終於走上前與他肩並肩。而紅眼睛們亦在Fourze完成變身後一一走出,顯露正體。
 
  他們全身身披厚厚裝甲,滿身漆黑同時以白線劃出骸骨的線條,眼睛像野獸般射出兇光。
 
  「不要兒戲應戰,他們都是…..」以為Fourze的單獨秀已經表演完,Decade本想搶回主導權,卻被Fourze的大聲叫喊所打斷。
 
  「宇宙──來啦!!」從背包噴出蒸汽,Fourze想也沒想就跳入敵人群中,白色的身軀消失在黑影之中……下一秒,從Fourze跳入的位置,機甲人接二連三被擊飛空中。
 
  「Screw ON!」左腳裝備橙色模組,Fourze舉腳以螺旋槳攻擊,裝甲人們胸前被切削出大大的痕跡。「Freeze ON!」右腳出現箱型模組,一打開,極低溫的氣流將裝甲人身上雨水凍結,相靠在一起的黑影群被變成一大塊冰。
 
  Limit Break!
 
  火箭噴射的電鑽飛踢貫穿巨大冰塊,使冰碎滿地散落。
 
  「一如既往誇張的打鬥方式啊……」拖著桃色殘影的長劍僅僅一揮,便在裝甲人身上留下十多道傷痕。看著Fourze的戰鬥方式,Decade總是覺得他動作好像要擺出「大」字般,四肢盡是使用不同武器。


 
  Kamen Ride:FAIZ!
 
  交錯黑影之中,桃紅身軀遊走紅色線條,煥然一新成另一個幪面超人的模樣。同時手上長劍亦換成紅色光劍,Faiz左右砍倒裝甲人,雖然殘影斬擊的效果已消失,但光劍的能量絕不亞於剛才的招式。
 
  裝甲人一個接一個身上浮起紅色的符號再爆炸,稍微有點吃力的Faiz拋開了光劍,再往腰間投入卡片:
 
  Attack Ride:Advent!
 
  憑空召出紅色的東方龍──無雙赤龍盤旋在Faiz身邊,隨他將重心依在大腿上的動作伏下,下一瞬再與他一同飛出,驅趕左右敵人。Faiz跳到空中,在龍的漩渦中轉動身體,真紅色的訊號與烈燄一同射出,爆燄加乘的真紅電鑽從黑影群中炸出一大朵火焰之花。
 
  「Rider超電磁Bomber!!」紅藍兩極的磁能交替激射,被擊中的敵人都一一倒下,縱使如此,帶著紅眼晴的裝甲人仍沒有減少的徵兆。「喂阿士,好像怎麼打都有啊!」
 
  「對啊,我們一邊打他們會一邊派出援軍!」兩人都知道繼續下去只會被消耗,看準了敵人爆炸後仍未補上的空檔,化身Blade的Decade接二連三往腰帶插入卡片。
 


  Power Dizer!黃色的機械巨人化身戰車模式,被召喚到Fourze面前。跳上戰車,極速駛出──巨型戰車似一頭野牛般蠻橫的撞開一切,裝甲人也好,樹林也好,全都被撞飛空中。
 
  Blade亦騎上座騎,滾起地面泥土疾走而出,剛才插入的卡片效果顯現,能力與道具追上Blade的速度閃現。
 
  Attack Ride:Mach、Gouram!
 
  蘊藏不死者之極速的醒卡附加機車上,本來已能稱為疾馳的速度被昇華至有如嘯風的級數。與此同時,被予以「馬鎧」名義的超古代機械在天空分解,分別安裝在Blade機車的前後,前端突擊用的銳角閃避電光──風雷加身的Blade以小小軀體,執行出比Fourze巨型戰車更強的猛撞、更快的奔馳,兩人所向披靡,勢如破竹。
 
  ……直至「牠」拍翼降臨。
 
  被暴風吹倒一旁的樹木在其翼風下近乎彎曲貼地,好比引力的風壓發自一頭巨大的生物──不,跟裝甲人一樣,牠的身體被裝甲所保護,難以判斷那是生物還是機器。
 
  只是,那怪物同時引有飛蛾跟飛龍的特徵,或者該叫牠機動蛾龍。在前方的蛾龍站起,揚起翼爪,一個球體從牠腹部移向頭上,止在口中。花粉在空中閃爍,令人錯覺牠口中是集束光線,但那實際上是混合了火焰的粉末爆砲,在二人撞開牠前,恐怕已能及時發射。
 
  兩人作好防衛態勢時,蛾龍亦畜勢待發──發光的花粉在他猛然打開的口中噴湧!


 
  粉砲卻只飛出了幾厘米,只見蛾龍的頭被強行壓下,砲火無法順利射開。
 
  在蛾龍的頭上,是棕色的……拳套?那拳套比起一般的要大上好幾倍,並非常人所使用的尺寸。將那拳套砸下的,是飄浮在空中的銀色戰士,他連續轉動腰帶的裝置。
 
  Kurumi Bomber!Kurumi Bomber!Kurumi Bomber!Kurumi Bomber!
 
  虛空中,那些巨型拳套一一射出,如雨落下,全都瞄準著蛾龍的身體,使牠只能伏在地上,動彈不得。
 
  銀色戰士落在怪物身上,他身披盔甲、外黑內紅的披風,胸前刻著不同種類水果的畫像。
 
  Kurumi Bomber!
 
  再一次扭動腰帶右端,巨型拳套再被召出,這次卻以被銀色戰士套著的形式出現。他壓下腰帶的小刀,「Kiwami Squash!」七色奔流傳至拳上,戰士重擊蛾龍頭部,使牠失去意識,不再反抗。
 


  執行這個任務的第三人終於前來,幪面超人鎧武,葛葉紘汰。
 
  而他們目的地的山洞,就近在咫尺
 

 
  查看手錶的指向,早晨才剛開始沒幾小時,卻教人懷疑眼前的景色是否日落黃昏。這裡荒涼得好比沙漠,長滿野草的地面,破損的石屋。紅色天空底下,其中一座建築散發詭魅氣息,它由三、四幢低樓並排組成,古舊的外牆多處突出既似鋼筋,又似植物的藤蔓,讓令人畏懼的舊建築變得似一頭生物。
 
  悶熱的空氣,傳遞更令人苦悶的聲音--來自直昇機的螺旋槳聲,每下撥動空氣的聲音都令人心煩。
 
  聲音漸漸接近,在怪異建築的正前方,直昇機緩緩飛落。然而未等它降騎到地面,機上的Dox已經躍下,從那高度跳離機面,換作普通人或許已摔斷腿,可是Dox卻安然無恙。甚至未等痛楚緩和,他已步步走近那建築。
 
  手中拿著從澤芽市回收的戰極驅動器--亦是Megahex的本體。
 
  「這就是惡魔的遺產嗎?」無感情的聲音,從戰極驅動器中發出。前往此地途中,Megahex瞭解自己無法擺脫Dox的力場,早已放棄掙扎,反而更加主動向Dox了解關於「惡魔的遺產」的詳情。
 
  踏入建築中,已看見無數黑色裝甲人在進行作業,他們使用線路、電腦等等與古舊建築不相襯的道具,連接那些植物部份。走入盡頭,便看見一個廣闊的空間,條藤成圓形包圍住五個座位,在左右前後四個方向的座位,皆面對正中連接住條藤蔓的巨大椅子。
 
  這一座建築物就正是惡魔的遺產,而這個空間則是它的核心。
 
  「這就是來自地底煉獄,企圖向人類報復的惡魔--惡魔三劍俠(Akumaizer)所留下的遺產:無限怪物生產工場。」Dox將Megahex放下在正中央的椅子上,終於力場被解除了,Megahex可以使用自己的讀取能力,然而卻被限制僅能讀取這座建築物內的資訊。
 
  迅速了解一切技術及結構的Megahex,繼續以無起伏的聲音說道:「這裡已經失去一切機能。而且,要運作這座工場,需要用上特別的能量源。」
 
  「對,那就是你身處這裡的原因。」隨Dox按下四周裝置的按鈕,怪獸工場與Megahex連結起來,鋼筋隨運作而發出聲響,曾經一度停止運作的惡夢機器再度發動,卻因為能源不足而無法完全啟動,那聲音就似某種巨大生物熟睡時的呼吸聲。
 
  Megahex潛入「怪物」的腦海中,讀入它的記憶:惡魔三劍俠、幪面超人Fourze、幪面超人Wizard、風田三郎、上村優。它知道驅動機械的是叫作「魔力」的能源,與生俱來擁有「魔力」體質的人類被稱為Gate,而善用Gate的內心世界中的魔力,生產過去被幪面超人所打敗的怪人,就是這座工場的作用。
 
  惡魔三劍俠當時以這座工場為交涉,與以全人類絕望化、生產更多同伴為目的魅影合作,最終被背叛──但惡魔三劍俠打從起始亦無意與魅影聯手,他們渴望的是復仇,即全人類的滅亡。
 
  惡魔三劍俠中的易魯以時空跳躍能力跳至五年後的未來,藉罪犯兼科學家番場影人之手開發能量增幅裝置Zaber。將Zaber投進Gate內心深淵的魔力之海,藉魔力噴湧消滅一切對魔力無抗性的人類──惡魔三劍俠的邪惡計劃最終被幪面超人阻止,而這座工場亦被放置。
 
  讀過一切過去的資料,Megahex已完成分析。
 
  「修復、再起動是可能的。」
 
  「那就好。能源的事你大可放心,我們另有預備──而且,」Dox將手放置Megahex上,開放了其中一條通訊頻道,將訊息及資訊傳送至Megahex內。「我們需要的不是原本的怪物工場,按我發送給你的藍本改裝它。」
 
  無限怪獸工場是集結了惡魔的技術、魔力以及狂氣三者的生化科技,任誰都難以裝它分析、運作甚至改裝。但外星生命體Megahex就擁有這個能力。但Megahex亦無法預想到,Dox企圖將工場改造成更進一步的夢魘工具。
 
  可是,若要執行它的計劃,除了Gate的魔力外,還需要另一種材料。
 
  「──確定到樣本A-002的逃脫、計劃進行、困難。」藉由那唯一的頻道,Megahex讀取到Hex一部份的記憶,得悉提供另一種材料的樣本A-002從他們手中逃離,而且仍未成功捉拿。
 
  一道閃光擦過,Dox拿出他那把劍柄肥大的粗糙武器,將黃色的開關插至底部。「Elek ON!」雷光從劍身傳至戰極驅動器,Megahex在Dox的惡意攻擊下毫無還擊的手段。
 
  「你只完成你的工作就好,無需要知道太多。」對於記憶被讀取感到極不愉快的Dox散發強大壓力,假若對方不是來自外星的生命體,想必定嚇得無法再說出話來。
 
  他轉身離開,Megahex亦開始它的改造工序。離開藤蔓滿佈的核心房間之前,Dox在嘴邊唸道:
 
  「我現在就將他抓回來。」
 

 
  藉鎧武加入戰力之中,Decade與Fourze前往山洞的過程更加勢如破竹。縱使在途中出現更多類似蛾龍的巨大機獸,亦無法阻下三人的速度。
 
  「吼啊!!」全身長滿捕蠅草的「嘴巴」,一條巨大的機蟲像一架坦克般衝來。只見鎧武眼睛閃過彩光,虛空中生出了無數樹藤,交織出一隻巨大的手臂。巨臂與鎧武手臂的動作一致,隨鎧武的意欲活動。
 
  「西瓜雙刃刀!」
 
  再度召喚武器,可是這次並無在鎧武手中顯現──取而代之,巨大的雙頭刃跌落空中巨臂手中,鎧武操控它,揮動巨刃,狠狠將機蟲切裂成左右兩半。三人駕駛機車穿越機蟲內部,卻看見似是內臟等器具,得悉到它們並非由純機械所構成。
 
  來到了山洞前面,果然在洞口早已埋伏下群魔亂舞。無數機甲人早已預備好,從三人手中防下最後防線。
 
  「鎧武,一口氣解決牠們,目標就在裡面。」變回最初的樣貌,桃紅騎士將卡片緩緩放入腰帶,舉槍集束。
 
  「火繩大橙DJ銃!Lock ON!」鎧武亦將鎖種扣在大砲砲身,與Decade一同以槍口對準機甲群,兩人屏息靜待能量充滿。
 
  Final Attack Ride:DE.DE.DE.DECADE!
 
  Ichigo Charge!
 
  數據流穿越金色卡片,每穿透一張便增加威力,成為毀滅性的強橫火力;各種水果模樣的幻象聚集砲口,從中噴湧出紅色的能量球,與Decade的數據奔流一同炸毀敵陣,將漆黑的機人們一口氣轟飛。
 
  鎧武與Decade前往洞口,而Fourze則在兩人身後,留意森林彼端前來的追兵。「弦太朗,洞口就交給你了。」Decade留下訊息便拍了拍鎧武的肩膀,示意他趕快。而鎧武則轉動腰帶,召喚出武器協助Fourze。
 
  「Watermelon Gatling Gun!」三下同樣的提示音,三面在底部裝置格林砲的盾牌浮在Fourze的身邊,像印有自己意識般四周巡邏。
 
  「真會使喚人啊……」
 
  留下一個人守候洞外的Fourze,鎧武與Decade一同進入洞內──外面雖然滂沱大雨,但洞內地面既無濕漉漉,連空氣中也感受不到多餘的水份,令人感覺和外面是屬於兩個世界。
 
  走到盡頭,是一面石牆,毫無特別。
 
  「紘汰。」回應Decade的呼叫,鎧武獨自走前一步,往石牆伸出手。從鎧甲的眼睛部份閃現彩光,石牆作出回應,漸漸浮現出圖紋,轉眼間變成一面印有封印圖紋的石壁。
 
  「阿士,到底我們要找的是什麼人?」對於阿士前來此地的目的,鎧武亦非完全暸解。雖然以黃金果實的力量顯示出封印石壁,但卻毫無反應,而直覺告訴鎧武:將封印此地的「東西」釋放的話,將會大有麻煩。
 
  「不是人,我們要找的是和紘汰你一樣──是神。」Decade回答,鎧武本想追問下去,卻在腦中聽見一道女聲,那是把冷漠的女性聲音。「只有你擁有跟封印中的她溝通的能力,所以借你的腦袋一用囉。」
 
  在腰帶插入功能卡片,連Decade的聲音也在鎧武腦中迴響。
 
  「離開吧,意志的繼承者。」女聲一直重複著最初的句子,明顯很不歡迎兩人的到訪。以鎧武作為媒介,Decade回應她。
 
  「沒有時間上演什麼三顧茅廬了。我知道要動搖妳並不易,但我們實在需要妳。」
 
  「不可能,我不可以離開此地──邪神的封印被解放的話,比你所面對更大的事件會發生。」
 
  「我可以答應你:這次的行動不會有左翔太郎他們參與。」
 
  「……你是什麼人。」
 
  女聲的主人是邪神封印的守門人,經歷風霜都不曾離開過──縱然她曾因封印意外解除而前往過名叫風都的城市,但亦從來沒有跟Decade會面過,何以Decade會在她面前說出左翔太郎這個名字?
 
  「我只是個路過的幪面超人而已。而我們正要迎接一場硬仗,妳的戰力是我們不可缺少的。所以拜託妳!請助我們一臂之力吧。」
 
  「……離開吧,我說過我不能離開此地。我是邪神封印的守門者。」
 
  早就預料到她的答案,Decade雖然只是在假面底下笑了笑,卻在無意識間在腦中道出解答:「所以我才帶了他來。」指的是鎧武,聽著兩人對話的他本來也不明所以,但聽到Decade的說話使他作出了某個預想。
 
  「妳可以將大部份力量留待這裡看守封印,讓妳的意識離開就好。」聽上去完全不是常人的對話,但既然對象是神,只抽離意識離開身體這種事也絕非不可能。但沒有身體的話,便無法戰鬥,無法成為Decade口中的戰力。
 
  此時,無留意自己早已透露了意向的Decade將手置在鎧武肩上──而鎧武假面底下,則將眼睛瞇成一線,感到難以置信的回看Decade。
 
  「居然就是為了這種事才找上我啊……」感到有點頭痛,鎧武無奈的從腰帶拔出了一部份,代表了黃金果實的「極鎖種」。拔出的瞬間,鎧武便解除了變身,紘汰一度回復成金髮銀鎧的模樣,再變化成一般人的樣子。
 
  當黃金果實離開,葛葉紘汰便會失去起始之男的身份。
 
  他把鎖種遞出,只見石壁中伸出一隻透明的手,握住了鎖種──光芒綻放之中,一名身穿黑色皮革的女性從石壁走出,半透露的身體漸漸實體化。
 
  「你的身體暫時由黃金果實取代,這樣你也就能守住封印同時,與我們一起戰鬥吧?」此時,從洞穴外傳出了弦太朗苦戰的聲音,看來只留下他一個人應戰還是有點責擔太重,加上三人的對話比想像更花時間,使他陷入危機之中。
 
  女性無言地走出洞外,看見浮空的格林槍早已破爛在地,而化身藍色模樣的Fourze則對著裝甲群揮動大劍,抵受著從另一方向而來的光線攻擊。
 
  她視察過情況,拿出了一件紅色機械,那機械與鳴海莊吉手持的變身腰帶Lost Driver相似。唯一分別,僅在於Lost Driver唯一插槽置在右邊,但她的腰帶則在左面。
 
  戴上它,女性拿出透明、略白色的記憶體。
 
  Sabel!
 
  「變身。」記憶體插至插槽裡頭,往外扳開。「Sabel!」白色碎片依附她身,最終化身成裝甲,聖銀色的長劍具現在她手上。
 
  從她背後看著整個變身過程的紘汰跟Decade,已經接受到她的答覆:「多謝你,斷魔之劍──幪面超人Sabel。」
 
  封印邪神的斷魔之劍,就是幪面超人Sabel的身份,過去她亦曾在風都以這姿態出現。但隨她的離開,風都的一切居民都失去了關於邪神的記憶,包括一同並肩作戰的左翔太郎。
 
  (作者按:關於斷魔之劍這個角色,是出自作者以前寫過的W二創小說「假面騎士W 斷魔之劍」的二創幪面超人。變身者是遠古的神祇,作為邪神的封印者只能以意識出入世界。在數據世界中,斷魔之劍首度遇見能察覺自己的菲利浦。在菲利浦幼時一直在行星圖書館與他交談,並抱有戀愛情感。在菲利浦消失的一年間,因邪神封印被解除而前往風都,得知菲利浦的死亡後視翔太郎為仇敵。但最終亦與他一同擊退邪神,並察覺到自己作為幪面超人的身份。)
 
  拿出代表黃衣之王的記憶體,將之插入劍柄中。聽見Decade稱自己為斷魔之劍,感到不自然的Sabel不回首的向他說:
 
  「叫我園咲 劍就好。約定,你可要記得。」
 
  「嗯?」Decade一時未能意識到劍所說的是什麼事。
 
  「左翔太郎他們不可以參與這件事。」語罷,白色身驅便沖入戰場之中,苦戰的Fourze看著Sabel,仍未能分出她是敵是友,已經知道自己要趕快伏下。因為聖銀之劍的劍身,正纏繞著黃衣之王所支配的綠風。
 
  Hastur!Maximum Drive!
 
  僅僅一揮,夾帶閃爍星火的風之刃橫掃一切,裝甲人全都應聲倒下,只剩及時伏下的Fourze慢慢探出頭,並且仍未能相信那龐大數量的敵人,居然僅被一擊就全滅。
 
  無視Fourze驚訝的樣子,Sabel終於回頭,與Decade的視線對上。
 
  「你啊,就是為了黃金果實要叫我來的?」緩緩走上的紘汰仍然覺得心有根刺,被黃金果實代表自己,總有種被否定的感覺。
 
  「怎麼會,你也是我們需要的戰力。」注意到紘汰的顧慮,Decade不禁暗笑創造新世界的神仍保留著一點稚氣。「記得平成與昭和引起戰爭的事嗎?你曾跟我一同戰鬥,當時的你仍未成為現在這個模樣,但那時候的你已經很強了。」
 
  將拳碰在紘汰胸前,Decade對他表示信任。
 
  而紘汰亦回復笑容,重新將心情整頓。「那麼,下一步該怎麼做?來到這裡前,我遇到了晴人跟進之介。要與他們會合嗎?」
 
  Decade,Fourze,鎧武,Sabel集合,而晴人亦已經找到Drive──前往戰場前,仍需要多找一個人。
 
  「剩下的就只有映司了。」
 
  火野映司,幪面超人OOO,為了尋找修復核心硬幣的方法而周遊列國,同時對各地需要幫助的人伸手救援。
 
  「那麼,映司他現在在哪裡?」問向Decade,但他卻把視線投射在沒有盡頭的遠方。
 
  映司嗎,恐怕……
 
  風刃不僅驅散敵人,更連陰雲暴雨都一掃而出。看著回復晴空的藍天,Decade唸出了他所知道──火野映司的所在。
 
  「他人在八百年前吧。」
 

 
  Decade對映司所在的猜測並非完全正確。在紐西蘭的一所小民宿之中,外表普通的房屋底下,藏著一個私密的研究空間。
 
  數名外國人都在查看著螢幕中的數據,作出各樣調整,其中一位個小較為矮小的女性卻是日本人。穿著研究份的她拿著平板電腦,電腦背後貼著一張貼紙,上面是一隻黃色的卡通兔子。
 
  她接近研究空間正中央的空心圓型坐地裝置,在擺設前站著的另一個日本男性──火野 映司。
 
  「小兔小姐,要開始實驗了嗎?」好像配合平板電腦上的貼紙般,映司將女士稱為小兔,而對方則點了點頭,將平板電腦抱得更緊。
 
  好!
 
  作好決心的映司,與小兔一同離遠圓型裝置。小兔走到一眾研究員的位置,但映司則仍在正面面對裝置的方向,腰上已裝置好OOO Driver。
 
  「那麼……映司先生,我們開始了──CHRONOBREACH首次活體實驗,開始。」
 
  圓型中心構成了蟲洞,最終變成藍色的混沌與波浪。在起伏的能量面前,映司化身成OOO,朝裝置作出起跑的姿勢。
 
  「BREACHER火野映司,開始實驗。」
 
  起跑,跳入。映司的身影從研究室中憑空消失。
 
  被叫成CHRONOBREACH的裝置連接有違現在的時空,映司答應紐西蘭這所民宿的小型研究團隊參與實驗,全因他提出了條件。作為實驗體,他提出了想利用CHRONOBREACH穿越的時間點:
 
  那個OOO曾經活躍又衰敗的年代,八百年前的歐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