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八話 XENOBREACH
 
  生存訊號確定,實驗成功。
 
  房間中央的圓形裝置仍在運作,被藍色能量包圍的白色漩渦,四周盤旋多個類似齒輪的零件。在約十分鐘前,火野映司跳入了漩渦中,穿越去他所希望到達之地:八百年前的歐洲。
 
  實驗開始了十分鐘,來自映司手環的生存訊號終於被捕捉,相隔八百年的電波順利由裝置傳達歸來。有誰會想像到,紐西蘭一間小民宿的地下室,會藏有一部時光機?而且研發小組也只有數個外國男生,與一名日本女士。
 


  說實話當初連映司也對他們的話半信半疑,但當他看見那名叫小兔的女生訴說夢想的模樣,也漸漸被說服──最終,這個借用了神話中時間之神柯羅諾斯為己名的研究小組,居然製造出他們第一部時間穿越裝置「Chronobreach」。
 
   聚集了這群科學家的熱情、辛酸以及夢想的成品,在映司眼中一切都顯得耀眼。
 
  ……但只有在映司眼中而已。
 
  確認實驗成功,地下室內的某個投射裝置被關上,暖洋洋的氣氛一瞬間變得冰冷。本來掛上微笑的各個成員,表情也變得木獨──本來笑得最耀眼的小兔,換成一張極不耐煩的臉。
 
  眾人換走便衣,重新穿上了統一的服裝──完全一塵不染的白衣。
 


  柯羅諾斯打從一開始就是財團X成員所假扮的科學家組織,在紐西蘭暗處進行著儀器測試以及人體實驗。這次遇上了幪面超人OOO──火野映司完全是計劃外的事,但藉此機會能將財團X一大敵人放置時空的角落迷失,也是一大收獲。
 
  「柯克,將實驗報告跟數據送回本部──當然也別忘記關於OOO的報告,我們這次可是中了大獎。」小兔……不,財團X實驗分部幹部之一:梅.柊(MAY  HIIRAGI)命令部下將報告完成同時,從口袋拿出了藥盒,從中拿出一粒純白的藥膠囊。「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幪面超人,不過用了點幻藥,就完全被騙。」
 
  拿起膠囊的那隻手,忽然被一隻黑色手捉住。
 
  「原來是用了這種東西,真是卑鄙得不要臉呢,財團X。」
 
  忽然在梅身邊閃出,是桃紅與白色雙色的幪面超人。梅當然知道他的身份,不少次財團X的行動都曾被這個幪面超人所阻礙。「幪面超人Decade……!」不甘地叫出他的名字,然而被捉住的手仍未能放開。
 


  其他成員見梅被捉住,二話不說從桌子後方跳出,以不同形式變身及叫出怪物。
 
  甲龍Yummy、鴕鳥Yummy、麒麟座Zodiarts、白鳥座Zodiarts、假面舞會Dopant以及百眼巨人魅影。
 
  一共六頭怪物包圍Decade,群魔一眾撲上,危機中Decade被成功甩開了手,慌忙下將Rider Booker轉換成長劍,擋下揮落而來的兵器。梅逃脫後無立即離開,好歹戰況是七對一,若能多消滅一個幪面超人,何樂而不為?笑著,她將記憶體插入體內。
 
  Weather!
 
  細胞漸一轉換成怪物模樣,氣象Dopant猛然伸出黃金五指,集合風、雷、電三者的飛矢疾發,六頭的怪人同時閃避,只剩Decade一人站立原地,攻擊快將直擊他。
 
  花道on Stage!──從天而降的助拳人精準地將飛矢斬開兩半,橙銀雙刃一旋,一邊劃出香橙橫切面的幻影,一邊在怪人身上砍下一刀。在危機之際,鎧武的出現令戰況一下逆轉。
 
  「不只一人嗎!」伸出的五指都因驚訝彈回。
 
  「就算只有我一個,也不只一人。」Decade頭上黃色訊號一閃,身上分離出五個幻影,連上鎧武分別壓制住每隻怪人。氣象Dopant見狀立即擺起架勢,現場只剩她一人能夠擔任Decade本體的對手。在資料中被提及的強度,氣象Dopant亦不肯定自己能否抗衡。


 
  然而Decade卻轉身。
 
  「這裡沒有妳的座位。」即使轉過了身,亦看得見Decade正將卡片放入腰帶。當氣象Dopant察覺他的目的時,十張黃金的卡片幻象已經排列開來。
 
  Final Attack Ride:DE.DE.DE.DECADE!
 
  起跳,飛踢!空中維持踢擊姿勢的Decade被吸入幻象裡,一股神秘的引力引領他穿越十張卡片,每穿過一張,腳上聚集的力量便越大!充滿條碼能量的一踢,攻擊對象是房間正中央的漩渦機械。
 
  映司穿越時空時所使用的CHRONOBREACH──不,這個配合時間神柯羅諾斯而改動的假名再也不需要。Decade所破壞的,是財團X的最大財產之一的研究:XENOBREACH。
 
  看著研究成果成為爆燄,氣象Dopant快腳軟……剛好,鎧武與Decade五個分身都分別消滅好怪人,分身逐一回到Decade,鎧武則以刀指著氣象Dopant,雖然不甘,但梅亦從怪人形態回復成人類模樣。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這樣火野映司就再也回不來!」激動得快要站起來,但在大橙丸的威嚇下,梅再縮回去,心中盡是受辱的苦澀感。梅不確定Decade知不知道XENOBREACH的重要性,但想必將同伴留在八百年前一定會令他不好受。
 


  「財團X關於我的資料也太少,連我的能力也不知道嗎──連維基都比你們有用。」一提醒下,梅才記起Decade的最大特徵不在於他能使用其他幪面超人的力量。「我可是時空旅人,穿越八百年的時光才難不到我。」
 
  說著,Decade拾起裝滿那裝滿幻藥的盒子,湊到梅面前。
 
  「這個,讓妳全部吃掉可以嗎?」
 
  別開玩笑了!──雖然梅一直輕言它,但它也是財團X投資過的項目藥物,藥效雖強,但只服用一次便可能對腦跟身體造成破壞,更別說一口氣吃下一整盒的份量。梅以眼神表示那絕非可以用作開玩笑的危險物品,一邊搖頭拒絕。
 
  Decade卻無言,將卡片插入腰帶,讀取出聲效:
 
  「KOTAE WA KIITE NAI」(妳不用回答)
 
  陰影下,Decade的容貌就似一頭惡魔。
 



 
  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梅面前,紘汰與Decade兩人準備起程迎接映司。
 
  看著梅,紘汰心中有點兒難受,剛才Decade的行為跟發言都跟電影中的惡役毫無分別。雖然不知道那藥丸對人體實際有怎樣的傷害,但看見梅的模樣,想必不是什麼好東西。
 
  而Decade竟強行將整盒藥丸灌到她口中。
 
  「我說,她真的沒問題嗎……」明明對方是敵人,更是利用藥物欺騙其他幪面超人之人,但她那模樣連紘汰都開始擔心起來。
 
  Decade則從容的回望梅,一邊回答:「沒問題,她也是接受過NEVER的人體改造。她的腦袋現在就正從一團槽漸漸回復,你要看嗎?我借你透視能力。」
 
  紘汰不知道那雙綠色的眼睛是否持有透視能力,但因為Decade的形容實在太栩栩如生,令紘汰也趕緊搖頭。假面下微笑一下,Decade拍下手上塵埃,在面前召出了一面灰色牆,在彼岸連接住八百年前的歐洲。
 
  紘汰跟Decade一同穿過──溫度由地下室的和暖轉為熱風烘面的炎熱,一道風將沙粒吹到紘汰臉上與口中,教他很不習慣。
 


  放眼開去,他們已不在那暗白色的房暗裡,這裡是炎日下的沙漠之城,各種矮小的建築林立左右,人們的衣著都是寬鬆的大衣。每個人的眼神都很不友善──當然在八百年前的歐洲某村落,紘汰穿著現代的服裝總會令人在意……更別提現在Decade正保持著變身後的模樣。
 
  「我說,阿士,你不解除變身的話大家都會看著我們……」
 
  「不──他們的視線不是因為我,大概是這裡的風氣……每個人都劍拔弩張。」雖然一邊否認是自己關係,但Decade卻用卡片隱形起來。這個行為更令紘汰為難,從別人角度看來,紘汰正在跟空氣對話一樣。
 
  此時,明明不緊密的人群忽然一個接一個倒地,一個幪面男子將布袋緊抱胸前奔跑接近。他表情很是慌張,將道上的人們都一一推倒在地。從他身後的轉角位,看見數個身穿盔甲的士兵在追逐,口中叫嚷著某種語言,想必是叫男子止住。
 
  「喂紘汰,去把那個男人抓住吧。」
 
  「……你幹嗎不去?」
 
  「哦對了,先給你施上這個吧。」隱形的Decade看似是使用了某張卡片,四周喧鬧的聲音忽然變成紘汰能理解的內容──利用了卡片力量,Decade能與使用各種語言的人溝通,包括使用自成一派語言的古代民族「古朗基」。
 
  Decade將話題拉開後便無言,不想在公眾前與空氣對話的紘汰也無法追問。他無奈的吐一口氣,往逃跑的男子與士兵的方向跑起來。
 
  明明沒有變身,也沒有黃金果實的加持,但紘汰的身體能力依然超越常人幾倍。他以跑酷形式,跳過地上的攤子,躍過房屋間的天台,每一下空中翻騰都使他更接近追逐目標。
 
  終於他超越了士兵,而男子亦近在咫尺。紘汰看準了機會,一個空翻踏牆踢後,再一個空翻安全落地──落地點就是男子的前方。紘汰張開雙手,示意他再沒有路可逃,此時慌張的男子大喊:
 
  「讓開!這是魔皇之子!不可以讓他存活!」
 
  連理解的時間也沒有,紘汰失去了視線──黑色的背影遮住了所有事物,紘汰只能見到背影上的黃色線條以及其身體各處的金黃色。
 
  利用豹般高速跑來的,是幪面超人OOO 貓系Latoratar聯組。
 
  紘汰看不見OOO的前方,此刻他那獅子的頭部正發出灼烈的超強光,正面目擊的男子視界化成一片白。他兩手掩著發痛的眼睛,本來緊抱胸前的布袋掉向地──OOO以媲美瞬間移動的速度接住了它,再以肩膀撞倒男子。
 
  打開布袋,一個嬰兒正啜著手指熟睡,剛才的騷動看來沒影響到他。
 
  「呼……」OOO全身化成黑白,裝甲都一一退下,變回一個用斗篷遮住了臉的人。
 
  「映司!太好了,都不知道該如何找你。」紘汰毫無警戒就上前打招呼,一心以為OOO就是火野映司──好歹在他的認知中,幪面超人OOO就只有映司一個變身者。
 
  但這裡是八百年前:屬於OOO的年代。
 
  那人拿下帽子,陽光下那頭金髮閃閃生輝,OOO的變身者是一個紘汰素未謀面的美男子。
 
  「是映司的朋友吧──你的衣著跟他一樣奇怪。」男子以笑容回應紘汰,但紘汰仍未能理解這一切,為何這個男人會變身成OOO?在思考途中,男子已經一邊說著要請紘汰作客,半推半就地紘汰就被帶上馬車上。
 
  咦?
 
  約花了兩三小時,紘汰終於被告知到達目的地──從馬車探出頭,彷彿再進行了時空跳躍,四周景色不再是沙漠中的窮苦村落,而是一座宏偉的城堡。
 
  「歡迎,紘汰。」僅是在馬車上說了幾句話,金髮男彷彿已跟紘汰很熟稔的模樣。
 
  「來到我的皇宮。」
 
  偶然得似是八點檔的情節,紘汰遇上的男子是八百年前的歐洲之王。
 
  兩人在多個隨從陪同下走進皇宮中,不只外表,城堡都裡頭都教人驚嘆──入面並非童話故事中金碧輝煌,但充滿古風以及莊嚴的設計跟擺設,都令紘汰看得張大了口。
 
  走入宮殿,王從容地一步一步走上台階,坐在皇座之上──雖然紘汰也只從電視中見過各種皇帝,但會正面走到座位上坐下的王還真是第一次見。皇座旁邊,一隻紫色的怪物從影子走出,牠身上各處都有恐龍的特徵。
 
  「怪物!?」除了紘汰外,周圍的士兵都沒有大反應。
 
  「別怕,牠是我的得力才臣,叫Gill。」大概已不是首次被外人當作威脅,Gill已司空見慣,沒有理會紘汰的反應。牠走近王,提問關於王子的安危──在約一星期前被誕下的王子,被潛入宮內叛亂份子運了出去。
 
  王爽朗地以笑容表示無事,雖然藉著聯組的速度他快要追上抱住王子的男人,但也很感激紘汰停住了他。再說,他亦很欣賞紘汰驚人的運動能力,故刻意請他回來作客。
 
  「對了,他好像是映司的友人──帶他到映司的房間吧。」士兵帶領紘汰,再度穿越古式的走廊,新的目的地是一間房間,平常都被用作招待客人的優雅之室。推開門,映司就正安坐入面。
 
  映司瞪大了眼,因為紘汰的服裝明顯是來自現代,沒想到除了他外還有人「穿越」到八百年前。
 
  「映司!」這次終於遇見真的映司,紘汰馬上跳入房間中。可惜在映司的角度,他完全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誰……也沒有跟他會面過的印象。「我是葛葉紘汰,幪面超人鎧武。」
 
  僅是聽到「幪面超人」一詞,為何能穿越八百年前的方法大概已不再重要。映司也很榮幸可以見到其他幪面超人。
 
  「我和阿士都來到這裡找你,但阿士他隱形到不知去哪了……對了,你在這裡過了多久?」因為Decade的穿越能力並非盡然準確,所以在計劃前來時他們都擔心過過映司會否已經在這年代度過了好幾個月。
 
  幸好,映司來到此地不過經歷了兩天。當到了跟柯羅諾斯小組約定的兩小時時限,映司立刻回到最起初的地方,等待穿越點再被打開。可是等了半天仍毫無聲息,最終他離開──獨自一人前往王的所在,並因各種意外元素而被招待在宮內。
 
  紘汰馬上向他解釋研究小組的真正身份,映司被他們欺騙,當成XENOBREACH的實驗動物,並且沒有打算讓他回去。起初映司亦半信半疑,但他願意相信同為幪面超人的紘汰。
 
  「對了,趕快將阿士找回來,然後回去吧!」一刻都靜不下來的紘汰馬上站起,可是映司卻沒有反應,仍然安坐在椅上。
 
  「我不能回去。」
 
  因為他的目的仍未實現──來到八百年前,他是要讓王安排煉金術師幫他修復破裂了的Ankh的硬幣。可是過了兩天,別說是煉金術師,他連Greeed也沒看到,按王的說法:牠們都擁有自由的意識,按各自的欲望行動,並非可以強行召回的存在。
 
  起初映司仍相信王,但經歷兩天,他感到自己是被軟禁在此地。
 
  按常理而言,王沒有原因將映司禁錮,映司一直都沒有表示過敵意,而王亦無對映司感到可疑。
 
  ──然而,王的確有意將映司困住。隱形著的Decade一直跟隨紘汰進入皇宮,當王安排他到映司的房間後,Decade便看著他可疑的與Gill細語,交待著神秘的事宜。
 
  及後,王與Gill──還有身披黑紗的紫髮女性:王國專屬的死靈法師。三人一同進入地牢,每個牢房都充滿刑具,有不少面相兇悍的人都被關在這裡。但三人都沒有理會放聲咆哮的狂人,一直走到地牢的盡頭。
 
(作者按:王,Gill以及死靈法師三人皆出自曾提及過的OOO二創同人小說「假面騎士OOO I’M YOURS」當中王的朋友之一Gill是由死靈法師研發的靈魂硬幣Soul Medal所成形,與死靈法師關係形似母子。)
 
  Decade一直跟隨在後,只見皇拿出了變身圓盤O Scanner,在盡頭的銀色牆壁前一掃,那面牆立即化成銀色液體一瀉滿地。
 
  銀牆的後面,還有更大的空間。
 
  隨空間展現,野獸的咆哮從盡頭傳出,響徹整個牢房。就連剛才看見王而怒吼的狂人們,都一一因恐懼心而沉默起來。那嘶叫,連Decade都被稍微震攝了一下,他馬上跑上前,探出頭看看內頭的「生物」。
  「牠們對紘汰有沒有特殊反應?」
 
  死靈法師搖頭,Gill代替她發言:「沒有特別變化,一直保持著兩天前的狀態。」
 
  「那麼,問題果然是在映司身上……」
 
  神秘牢房被分割成五個空間,每個空間都困住一頭猛獸:魚類、巨獸類、貓類、蟲類,猛獸們被死靈法師施了咒的鎖鏈給綁住,不斷失去理智的呼叫。
 
  牢房盡頭的正中,第五頭猛獸發出格外震耳的咆哮,牠展開紅色的翅膀,不斷嘗試擺脫枷鎖。
 
  Greeed們並非全都離開了宮殿,自映司來到後,牠們就失控起來,一直被困在這個特別的牢房裡。
 
  「Ankh……你是我的朋友。」
 
  看著痛苦地叫喊的猛獸,王沒有別開視線。
 
  「假若世上有令你變得如此痛苦的存在,我願意為你殺了他。」
 
  王的說話沒有傳到野獸的心中,但王也不需要得到牠的認同……因為這是屬於王的裁決。
 
  「看來事情比想像中麻煩啊……」
 
  Decade唸著,在無人注意到的角落打開灰牆,回去現代的日本。
 

 
  Mach帶同腰帶先生,救出了被綁起的進之介與晴人,在財團X日本支部的據點神秘地移動著。
 
  幸運的是從逃出至今,三人都沒有遇到財團X的爪牙,但他們情況並不明朗──因為這座基地繼承了財團X在服裝上對純白的執著,不管哪個角落都是一片白色,進之介他們不僅分不清前進方向,更不時將白色的Mach當成牆壁的一部份。
 
  進之介向Mach追問為何只有他一人,沒想到得到的答案是:日本政府並不允許警方出動,財團X所給予的壓力比他們想像的更要大。本願寺純收到回覆後不甘心得幾乎拍裂了桌子,他與前特狀課的成員都將最大的希望寄予Mach身上。
 
  此時,一台Shift Car發出聲效,讓三人跟隨它前進。正以為它是帶領往出口的路,沒想到卻來到一個巨大的實驗用空間,不同的電子儀器被放置四周,空間的正中央是一個圓形裝置。
 
  裝置與紐西蘭實驗小組所持有的與出一轍,進之介他們眼前的是另一台XENOBREACH。
 
  「喂喂,這東西看上去很不妙啊……」
 
  「進之介,調查一下吧。」接受腰帶先生的提案,進之介轉動引擎匙,將綠色的戰車的車身扭轉,插到左手手環上。
 
  「變身。」
 
  Drive!Type Technic!
 
  進之介平衡心裡冷靜與熱情的比例,冷冷地發出變身號令,綠色裝甲依附他身,車輪陷入胸前,使Drive比平時看起來更健碩。Type Techinic狀態下的Drive擁有最強工程師之名,他十指飛快地敲擊儀器的控制板,護目鏡下無數的數據急速流動。
 
  儀器紀錄了財團X的部份資料,關於這台機器的事,還有它的功能。
 
  Mach與晴人兩人互相望向對方,只能等待進之介完成調查。
 
  Drive開始漸讀取完的資料讀出:
 
  「這台機械是財團X成立至今,花上數個世紀的時間研發的長期投資項目。」在紀錄裡,財團X保持得最長的投資項目就是這個叫計劃X的機械。
 
  計劃X:XENOBREACH。
 
  繼續讀取資料途中,Drive忽然停了下來,他將儀器的畫面固定到一張人形機械的設計圖,退開兩步,示意讓晴人跟Mach快來看看螢幕。Mach沒有反應──但晴人則不一樣,在畫面上的藍圖,進之介與晴人都有所印象。
 
  因為藍圖的成品,是修卡的先頭部隊隊長:Dox。
 
  腰帶先生亦一同解讀,得知這個研究項目的發展經歷,也驚訝得無言。該項目是混合了惡路程式Roimude跟宇宙鐵人的結構設計,再加入財團X所掌控的科技而設計成的機械生命體,Doxillion。
 
  但最令人啞然的事,該研究項目竟是尚未完成,甚至可以稱為已經中途作廢。原因是主為項目負責主管的雷姆.神薙的背叛以及被消滅,這項目已經無人問津。難道說,是修卡偷取了Doxillion的藍圖,擅自建造出來?
 
(作者按:雷姆.神薙為電影「Movie大戰Megamax」中背叛財團X,打算掌控全世界能量自封為「超銀河王」的財團X成員。)
 
  「怎麼會這樣,財團X居然擁有Roimude的技術?怎麼可能!」看來腰帶先生所驚訝的地方,與進之介等人不一樣。
 
  「因為我賣了給他們啊。」熟悉的聲音回答腰帶先生的問題,三人都一同回頭,在房間的入口,不應出現此地的人背靠門口。
 
  金色耀眼的外裝,亮得能夠反映眾人驚訝的模樣。
 
  在那裡出現了,金身紅眼的Drive,剛以及進之介他們都恨之入骨的最惡之人,蠻野天十郎。
 
  「蠻野……怎麼可能……」Mach比在場任何人都要驚訝,好歹當日親手手刃親父的,就正是他。
 
  「我早已將自己的數據後備放置在財團X的主管電腦中,本來打算慢慢實行我的復仇大計,沒想到你們卻事先被抓起。」
 
  也就是說,當日入手的和平是虛假的。蠻野的生命力好比蟑螂,不管如何殺盡,也會重生。
 
  「你這混帳!!」被怒火充滿,Mach執起手槍打算衝前,但背後的Drive卻叫住了他。只見連腰帶上的表情轉為憤怒,進之介將一架較為長型的戰車插入手環裡頭,冷靜地盛燒的怒火快將爆發──
 
  「剛,這次讓我來。當日沒有親手收拾他,一直是我最大遺憾之一!」
 
  Drive!Type Tridoron!
 
  哼。金色Drive冷笑一聲,轉動車匙,瞬間移動到進之介他們的背後。他在控制板上飛快執行指令,本來靜靜的XENOBREACH被發動,白色漩渦在圓形中間形成。
 
  「在絕望中被淹沒吧!克里姆!泊 進之介!」二話不說,蠻野揪起了Drive,將他拋入漩渦之中。深紅色的身影仿如被消滅一樣,在那個白色漩渦裡面不見踪影──因為事情進得過於快速,剛與晴人都仍在呆住,而蠻野則發出他那令人厭惡的笑聲。
 
  再度停下機械時,Mach已經舉槍嘶叫。晴人亦認清了他是敵人,拿起槍對準蠻野。
 
  「你把進姊夫怎樣了!!蠻野!」
 
  「哈哈哈……你知道嗎,剛,在你們幪面超人的體內,都有一種特殊的物質。我將它訂名為Ridelements……」
 
  「這座XENOBREACH在常人眼中不過是部時光機。但它能做的事遠比穿越時空更強大!通往平行世界只是它的基本功能,它的最大能力,是打穿任何界與界之間的邊境!」
 
  平行世界不過是多重世界理論的一種,它們各自的發展不會影響到其他世界。但XENOBREACH所打通的世界就不一樣,縱然兩個世界之間存在矛盾關係,兩者不能共存,不能相觸,XENOBREACH也能接通它們。
 
  不管多麼虛無縹緲的世界亦能接通,破壞與重生的關係因為這個裝置而不再成立。早在破壞來臨前,財團X便已經利用它前往重生後的彼岸。
 
  這個機械就是一艘方舟,破界方舟。
 
  「而我剛才就將泊 進之介他們送去一個無定向的未來,唯一定位是:沒有Ridelements的時空!他們作為唯一的幪面超人,希望將會像風中殘燭一樣漸漸消滅!哈哈哈!!」
 
  望向儀器上的文字:2047年,香城。
 
  雖然穿越的目的地比想像中接近,但是也沒差,反正在哪個時間點,進之介他們都只剩死路一條。
 
  「雖然我跟進之介相識不久──但是我肯定,他不會輕易放棄希望的。」
 
  晴人充滿信心的說話,在蠻野耳中也不過是胡說八道。現在他就要將二人消滅,一報在過去被信訊斧劈開兩半的前恥!
 
  然而──
 
  「受死……唔鳴!!」黃金的身影被擊飛,深深地陷入牆中。在黃金身影原地,站立著一個全身冒煙的真紅戰士……Drive,Tridoron型態。
 
  不過是消失了瞬間,Drive便回歸推翻了蠻野所說的話。
 
  「怎麼可能!你怎麼能在XENOBREACH中回來!難道說……」蠻野再望向儀器連接的目的地,心中推算出某個可能性。蠻野的腦中一直否定自己,卻無法找到其他合理解釋,於是他直接向Drive確定:
 
  「難道……你逆轉時間跑回來了嗎!泊 進之介!!」
 
  仍在出煙的Drive握拳,接近蠻野,只是吐出一句短短的句子──那語氣不再是冷靜或是憤怒,而是類近兇殘、冷血的可怕態度。
 
  「……劏了你。」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