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十二話 終點
 
  我也有屬於自己的童年,但比起其他童年的朋友,我總是錯失了諸多事物。
 
  尚記得當時人類首次成功以火箭昇空登陸月球,全球都沸騰住一股宇宙熱,每個人都響往住那未知的空間,甚至有部份孩子提及關於來自宇宙的神秘聲音及訊息……人們在討論之際,我將臉往書本裡埋了。
 
  及後都有過不同的話題,像是總不平息的足球、美式足球等運動,或是SF熱潮、各種機械人穿越時空執行任務的電影都像浪潮一樣撲及來過,我作為孩子或是少年當然不會對那些話題不感興趣。但比起其他孩子,我總是距離「速度」上的差別。
 


  我比其他人更易對事物生厭:電影、小說甚至音樂,它們都是絕佳的娛樂,但同時只是一種消耗品。享受過他們便沒有任何意義,從中無法生成任何事物;我又比他人鐘情於事物更長久,我認清了消耗品的面目,我總會嘗試深入研究,從中探索「寶藏」。而當我潛入深海時,其他人已經放棄了該事物。我的速度總是與他人不一致。
 
  嘿,多少人看過「霹靂遊俠」後,會認真分析製造劇中戰車的可能性?大家會夢想、會渴望,但作實行事的人卻少之又少。而我就是少部份人的其中之一。
 
  啊對了,我年青時還研究過擊劍。你知道嗎?刺擊深度、肌肉彈性加上身體寬度等等,擊劍運動也是一項絕佳的「科學」。
 
  過於專心在研究上,當我經歷完鞏固人生的階段後,周邊的「伙伴」只剩甚少。但一切都不甚重要,只要能夠將我的研究留在世上,我便能會永遠活在世上每人的生活中,一切致力研究的盡頭,我居然甚早遇上了人生的盡頭──死亡。
 
  這一天的到來我早有預料,只是它的到來遠比我想像中要早。我製造出屬於自己的機械身體,卻因為我的精神過於脆弱而無法使用。最終我意識轉投向去一條腰帶上,為了阻止由我而生的「邪惡機械」,我以第二次的生命尋找一同奔馳的伙伴。
 


  經歷了一年多的戰鬥,我以為過去對任何事都冷淡、只需努力留下有助人類未來的研究便足夠。可是與眾多伙伴生活的時間裡,我也被教懂了生命的可貴處──伙伴們當我是他們的人生導師時,卻無發現我其實都在依賴他們,從他們身上學習。
 
  第二次生命的目標也終結,由我一手創造的惡夢都一一解決後,我便進入了沉睡,經歷一人在黑暗下的時間,也可稱為「自我埋葬」。不論是第二次生命也好,一眾可靠的伙伴也好,我都視他們為上天給予的禮物,因為一般人可不會擁有如此驚人的經歷。
 
  啊啊,有了如此可貴的回憶,縱然過去空白也毫不要緊了吧?將生前最愛的收藏車也轉手他人,我已滿足。
 
  但理應無人問津的地下黑暗中,卻出現一位幪面超人,告訴我世界仍需要我,伙伴們仍需要我……懷著雀躍心情回歸後,沒想到我又再度失去了生命。已忘記是第幾次的死亡了,但我不麻木,每次都感到恐懼……除了恐懼死亡,更恐懼不能與伙伴一同再戰。
 
  不過,唯獨今次我已拋開恐懼心。好歹總不能貪求上天再給我重生機會,再繼續貪下去,連我都覺得快要遭到報應。
 


  所以這次真的是最後了。
 
  我叫克里姆.史丹伯特。今天是我人生的終點。
 

 
  帶同尊前往幪面超人鎮前,進之介與霧子分別。接下來的路可能會充滿更多危險,進之介不可能讓妻子冒險前往,再說將馬赫驅動器歸還給剛才是幫助這場戰鬥的最佳方法。
 
  分別的十字路口,路上除了進之介他們沒有他人,違反交通守則下,二人停下了車作吻別。
 
  當時霧子所說的話進之介無法忘記。被告知變身成Type Speed需要動身執意的正義後,進之介回想起剛曾有一段因追求新力量而失去自我的時期。最終剛回復正常,更將白熱型態的力量用得更稱心如意,當時腰帶先生說過:「變身成Mach所需要的特質就是自信。只有毫不動搖的人,才是Mach系統的最適者。」
 
  那麼能夠成功變身成Mach的霧子,理應也是對自己信心的自信者?進之介開著玩笑試著跟霧子說。
 
  而霧子則如此回答:她一直都擁有絕佳的信心,但信心的來源並非自我。而是她的半身,丈夫泊進之介。顯露笑容後她便騎著白色機車離開,而進之介仍將那說話與笑容烙印到心底的最深處。


 
  自己也對腰帶先生抱有信心,相信腰帶先生一定不會就此結束。進之介展示破裂腰帶以及Tridoron Key,向本鄉宅內的Decade尋求修復方法。但腰帶的結構加上克里姆的技術都是超越現世技術的超常科技,恐怕沒多少人能夠修復,唯一希望只好請來身在美國的哈雷博士重製。
 
  「不,我們沒有時間,而也沒有那個需要。」Decade從桌上拿起了戰極驅動器,進之介、紘汰以及尊三人起初也不明白他的意思,直至從腰帶上浮起青色的目光,向來只能發出系統音效的腰帶竟發出低沉、擁有完整意識的話語:
 
  「好久不見了,葛葉紘汰。」無人會忘記殺害過自己的人,這對紘汰及Megahex都一樣。忽然出現在自己星球的兇殘物種以及電子頭腦無法估算的星球之主,兩人皆曾殺害過對方一次,結下了仇怨。
 
  「Megahex!?為什麼你會……!」紘汰正要變身攻擊的姿勢被Decade阻下。
 
  「是我在敵人的陣地回收的,而現在──它是我們最大的救星。」假如有辦法修復來自地獄的技術,想必克里姆的技術也能應付。只需要讓它解讀腰帶,便可以按過去的數據重新構造Drive驅動器。
 
  「你以為把我從DOX手上救出,便能迫使我出手相助嗎?幪面超人Decade。」過去讀取關於地球的數據數,Megahex也得悉關於Decade的存在,擁有穿越時空以及將其他幪面超人化成自己力量的存在,多多少少引起了Megahex的注意。
 
  當然Decade不會無備而來,他從腰間卡盒抽出一張卡片,放到Megahex的眼前。
 


  「這張卡叫作Link Vent,是過去某個世界的十三位幪面超人打倒異世界侵略者Xaviax時,將必殺技集束成一發最強攻擊的卡片。」以防Megahex沒能將四周收入視界中,Decade故意從它面前退開一步,讓它清楚看見四周圍的人──這個空間裡除了它外,全部人都是幪面超人。
 
  「就算不足十三人,我們這裡聚集了兩位神、無限魔力、宇宙能量、遠古科技還有英雄偉人之力。若將我們七人的力量集合,也足夠將你的數據徹底粉碎。」
 
  真正感受到威脅,Megahex亦收起了囂張的語氣。
 
  「協助我們的話,你便可以逃脫,再度回歸宇宙;不肯的話,就算我們不對你出手,你也只是一輩子活在那個工場中的一塊零件而已。不再被需要時,也會有他人殺害你。」
 
  「喂阿士,這真的好嗎!」Megahex是危險的侵略者,假若放任它回到宇宙裡面,恐怕又會有不少星球像當日的澤芽市一樣遭遇災難。紘汰出口想叫阿士好好考慮,但Decade則沒有退讓的意思。
 
  「吸收了眾多星系的智慧,我相信Megahex你不會是個笨人。這個交易對你而言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吧?」形勢所迫下,Megahex願意接受Decade提出的條件。眾人仍是半信半疑當中,Decade又再提出:「但如果你不懷好意想搞出什麼事的話,我馬上就會用這張Link Vent來消滅你。」
 
  定下了毫無信服力,只靠威脅維持的口頭承諾,Megahex解除戰極驅動器的形狀,化成遊走數據的水銀狀液體。它從腰帶的裂口中滲入,破爛的零件一點一點地被接合起來,當液體連尾巴都進入腰帶後,數據流不再發光,腰帶從被劈裂的外貌回復原狀。
 
  「構造的重現成功,數據傳輸條件不足。」現在的Drive驅動器不過是個空殼,存有克里姆意識的是進之介手中的Tridoron Key。在當時面對來自未來的108號Roidmude時,進之介就曾嘗試過將Tridoron Key的數據傳送到腰帶內。


 
  按當時擬態成兒子泊英志的108號所言:克里姆式的驅動器進行傳輸必須要大量的電力。當時借助了被108號所預知的史上最大級數落雷事件而傳輸成功,但那次僅僅屬於偶然的奇蹟,在毫無連接下,一記雷擊不可能將資料傳送到腰帶內。
 
  「由我來。」
 
  進之介舉起了左手,Tridoron Key被插入在加速手環裡面。
 
  「這次由我來擔任傳輸的導體。」
 
  「進之介,你在說什麼!你剛才說過傳輸需要大量電力吧,假若你要成為導體,那麼即等於要將電力傳入你身體內!」晴人了解進之介的話後,激動得抓住他的肩膀,而進之介的表情則仍舊堅決。「你會死的!」
 
  「我不會死,就算身體被燒毀,Doctor也可以即時幫我治療。只要我的心不死,便可以令傳輸成功!」
 
  然而他卻沒提及,Mad Doctor的治療伴隨強烈劇痛。劇痛加上強橫電擊,一般人的話一定抵受不住,因痛楚而使精神崩潰。
 


  「我不允許!若要花上你的性命,我寧願等到器材到來!」Decade也沒想到這個行動需要進之介拚上性命,一心以為腰帶的修復只是需要Megahex便能完成。他絕不允許進之介在這個世界──不,是在這個時間點死去。「我們不可以在這裡失去你!」
 
  「你們不會,我也有等待我歸去的人,所以我不會死。」那個向來和善的表情上,此刻成為了每人心中的一支強心針,縱然在排列上進之介僅次於尊的超人後輩,但他的眼神已足夠表明他亦是獨當一面的幪面超人。這一點,在失去了腰帶先生仍然努力戰鬥,親自手刃NEO SHADE的那天便已有所覺悟。
 
  將外型完美的腰帶戴上,進之介唸道:
 
  「我相信著你,腰帶先生──你們曾經出生入死。所以像你一直把生命交托於我一樣,我現在也將生命交托你手。」
 
  曖昧的話語,絕不合適進之介直言直肚的性格,縱使如此仍會掛在口邊,想必是因為受了腰帶先生的秘密主義的影響。
 
  晴人將手放到進之介肩上,語重心長地勸告他: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如果這裡確實屬於克里姆的終點,或許你該讓他回去可以安然休息之地吧?」埋完體內的賢者之石代表歷美的靈魂,晴人亦了解失去同伴、以及失去最親的絕望境地,但假如要進之介賠上性命,那麼就會本末倒置。
 
  可是,腰帶先生的終點絕不是這裡。
 
  每次戰鬥都如字面意思「二人一體」的兩人,難得因為這次事件而再度一同奔跑,終點絕不可能如此突然。
 
  可是,即使進之介決意有多大,其他人被他說服也好,Decade仍然未表決──在這裡失去進之介的風險實在太過龐大,他無法承受……一直迷惘的途中,宅內最年幼、資歷最小的幪面超人發言起來,大家都望向了他。
 
  「讓他上吧,各位前輩。」
 
  如是,一個死人說道。
 
  「我知道生命的重要性、生命的價值,泊先生的生命至今救過無數人,已經是一個傲人的英雄。他燃燒自己生命所做的事,一定是無比偉大的事……而且,」
 
  進入這座家宅時,尊看到它的家門,知道它的所屬。
 
  「我從不同人身上學會了生命為何寶貴,人活著不是最光輝、最正確的姿態。真正放出光輝,是人為了延續他人生命而活著,將生命串聯起來的瞬間。泊先生與腰帶先生的生命假若是相連的話,那麼就由我們將泊先生的生命延續下去,我們幪面超人也應當是一體的!」
 
  沒想到被後輩說明了人生哲理,本來低迷的士氣也像心中的燈火一樣明亮起來。
 
  作好了一輪準備,各人形成圓圈同時變身,而圓形的中心則是戴上腰帶,將加速手環護在胸前的進之介,在他旁邊迷你救護車MAD DOCTOR亦在待命。
 
  「謝謝你,尊。」
 
  「放心吧泊先生,即使你被Roidmude的遊魂野鬼拉入地獄的門口,我也會將他們擊敗的。」
 
  兩人都會心微笑。進之介將視線投到眾超人身上,分別與每個人的視線對上。
 
  「謝謝各位前輩。」
 
  「幪面超人是要互相幫助才對。」
 
  眾人都一同點頭,但Decade仍帶有遲疑。
 
  「那麼各位前輩……就拜託你們陪我跑一圈了!」
 
  各人轉換型態──
 
  KUWAGATA!UNAGI!BATTA!幪面超人OOO的胸膛與雙臂轉換成海藍色,頭部變成長有一雙蟲角的綠色。從電鰻鞭跟鍬蟲角中電光生成,藍綠雙交的電流傳入進之介的體內。
 
  ELEK ON!幪面超人FOURZE被雷鳴鼓包圍下變成金色,他推動腰帶的手把,發自宇宙的電擊之力藉由Billy the Rod發射。雖然弦太朗不清楚電擊型態的Limit Break生成的電量,但連同他全心全意的想法,他已將媲美一百億伏特的友情力量傳給進之介。
 
  Hurricane Dragon!張開龍翼的綠色幪面超人Wizard,將戒指放置腰前,從中生成了交纏雷霆的魔法陣。雖然剛才提及讓進之介放棄腰帶,但假如那是屬於進之介的希望,晴人也希望射出去的魔龍之雷可以守護住他!
 
  愛迪生!電力.靈光一閃.發明王!身披發明家的偉人之魂,幪面超人Ghost發動OMEGA DRIVE,從頭上的導線以及臉上的燈泡都亮起電光。愛迪生曾為參與電椅研究而用交流電電死過不同實驗物,雖然帶有恐懼,但尊仍努力將發射開去的電流轉為救贖的力量。
 
  眾人的電擊之力中,進之介發出幾乎沙啞的慘叫,雖然聽上去撕心裂肺,但假若停下來的話才是對進之介的酷刑。在旁邊的迷你救護車不斷控制針筒進行治療,僅為了保住生命的緊急手段異常殘酷,對進之介的精神也是個極大打擊。
 
  ……電擊維持了約一分鐘,但資料仍未有開始傳輸的模樣。
 
  「可惡,集合我們力量也不足比上史上最大規模的落雷嗎!」這樣下去不過是單方面的折磨進之介,假如電量不足夠觸動腰帶根本毫無意義。再也無法忍受進之介的苦叫,紘汰拉住Decade。「阿士,你不能做點什麼嗎!」
 
  綠色眼睛望向進之介,走入幾乎要觸及電流的區域。
 
  「進之介,你死了的話──我可饒不了你!」縱使有多反對,但這樣下去進之介還是會死,於是Decade舉起一張卡片。「變身!」
 
  KAMEN RIDE:KUUGA!
 
  化身紅色金角的戰士,但Decade變身成的型態與卡片上卻有出入。在戰士的身體上,刻有古代文字的邊緣由金色線條包圍,藉電擊之力變身的昇華全能型態朝進之介伸出手。蘊藏體內的黃金電力逆流放出,空我漸漸降格成一般的全能型態,所有的電力都傳入了進之介體內。
 
  終於,從加速手環傳送出綠色的數據流,流向Drive驅動器。再度經歷一分鐘的電擊,數據看來已經傳輸完畢,眾人停止攻擊……只見空氣飄有強烈的焦炭味,而眾人圍住的進之介亦已經化成一片焦黑,無法辦認。
 
  「Drive!」Fourze第一時間走出,轉換方型開關。Medical on!內含救援用宇宙能量的注射器插入,縱然確保進之介的心跳,但他仍然處於皮開肉綻的狀態,看上去痛苦不堪。
 
  「劍,借妳的手一用。」鎧武將手畳在Sabel上,操控Sabel體內的黃金果實之力,以溫和的光照亮進之介。在那光芒裡,燒成硬塊的皮膚一點一點恢復,進之介身體漸漸回復到最初的狀態。雖然可以治療身體,但進之介始終經歷了約三分鐘的超強電擊,假若精神崩潰,身體有多正常也沒有意義。
 
  望見進之介仍未有醒來的跡象,Decade利用卡片召出道具,將之拋給Ghost。
 
  「用這個吧,尊,雖然不是真正的眼魂,但也可以暫時借你力量。」
 
  Ghost毫不猶疑就將眼魂放入腰帶,愛迪生的外套鬼魂飛離身體,暫而取之是一件白色的服裝。
 
  開眼!南丁格爾!白衣天使.拯救兵士!
 
  Ghost化身成令人聯想護士的南丁格爾魂,發動OMEGA DRIVE操控兩手的繃帶,以神聖的白光治療進之介。終於在柔和的光芒下,進之介雙眼漸漸張開,從劇痛中回歸的進之介簡直覺得身首異處般,難以控制身體。
 
  「我一直相信你會救我的,尊……」在Ghost扶持下,進之介站起身,他馬上望向腰間的腰帶,並將手置到發動鑰匙上。只要一發動,腰帶先生的表情將再度浮現,如此深信的進之介一扭──
 
  在腰帶正中的圓形螢幕上,浮起了表情。
 
  然而那卻是一雙藍色的眼睛,Megahex。
 
  此時從宅外傳來了連續的爆炸巨響以及搖動,眾人幾乎站不住腳。Fourze打開雷達開關,連接守候在幪面超人鎮各處的食物機械人,它們傳送拍下的影像到Fourze的雷達上。
 
  只見在幪面超人鎮的四方八面,都有著怪人大軍漸漸迫近。
 
  進之介馬上抓住腰帶追問:「你做了什麼!」
 
  「全靠你們激活這條腰帶,我才能夠正式重新連接網絡──很可惜,在我出走的瞬間,DOX便發現了我。所以你們想活命的話,便殺出一條血路吧,幪面超人。」
 
  「至於克里姆,史丹伯特的頭腦就歸我所有了。」
 
  看準Decade幾乎要拿出Link Vent,Megahex搶先再說:「假若你想使用那張卡的話,便會連克里姆的意識也抹殺掉。」一邊咬牙切齒,Decade沒想到會反被Megahex將一軍。
 
  在眾人都不知所措下,敵人仍在步步迫近。Decade指揮各個幪面超人分組前往不同方向對付敵人,起初尊與紘汰仍然關心進之介的腰帶,但在Decade強勢下兩人只好出去。
 
  好歹在雷達的影像中,他們看見到那頭紅色的惡魔……魔神獵人熚幽。假若讓他成功攻入,失去變身能力的進之介必定不能自保。
 
  各方面都不如理想進行,進之介感到胸口似被大石壓住般沉重,從胃裡幾乎要泛起胃酸。但Decade則沒有表示什麼,只是看著被Megahex主宰的腰帶,彷彿看見其他人看不見的事物一樣。
 
  「你不是說你相信他嗎?」
 
  終於停止焦躁,的確經歷了瀕死的電刑後,進之介幾乎都忘了自己所說的話,自己願意相信腰帶先生──也相信他不會受Megahex這種東西控制。
 
  「進之介,幪面超人Drive並非只是你一人。」
 
  「他也是。」
 

 
  初代Drive基地入面,克里姆呆呆地站立。當他反應過來時,就已經身處此地,就好似自己一直都在這裡睡著一樣,但卻記不起來是何時睡著。
 
  說起來,以前也經常為研究Drive系統而不知不覺累到倒下呢……咦?Drive系統?
 
  睡著?將意識轉移到腰帶後,有睡著過的時候嗎?低頭一望,克里姆看得見自己的身體,雙手亦按自己意思活動。這是屬於自己的身體?為什麼?
 
  「這裡是你的意識世界。」一位男子毫無聲息地走入,他身穿一身白袍,臉孔有下半部份被一個機械面罩所蓋住,使他的聲音難以聽取。「幸會,克里姆.史丹伯特博士。」
 
  單靠外表判斷是個飄散危險氣息的人,沒想到意外地有禮的地起招呼。
 
  「你是……?」
 
  「我是戰極凌馬……」克里姆有聽說過他,因其豐富才能以及異想天開的研究而揚名海外的年輕科學家。起初傳言指他被世界樹財團收賣進行非人道的實驗,事後當澤芽市經歷侵略後就消失在世上,大多數人都相信他是在事件中死去。一個科學家的亡靈,為何會出現在自己意識裡?「或者現在我應該改稱Megahex。」
 
  Megahex?那一天與進之介打倒的外星機械生命嗎?
 
  「第一次見面時不幸錯失暢談的機會,但Megahex向來很欣賞像你這種優秀的存在。所以特地由我來邀請你一同加入Megahex,獲得超越一切的智慧與力量。」
 
  的確,當日在戰場上遇見Megahex後馬上就被形勢所催,將它視為敵人。
 
  「傳聞你在澤芽市死去了,沒想到原來成為了外星機械生命奴隸……。」
 
  「不,我的確被殺死了──由化身怪物的驅紋戒斗將我親手擊斃。但是藉由Megahex的力量,我獲得了機械命體。不僅是復活,更加成為Megahex的一部份,獲得足以稱為神之領域的技術!」
 
  「神之領域……?」
 
  「同為科學家,你也能理解吧?我們的研究帶領人類進化,但除了建基於昨日成果,改良一微少的部份外,幾乎難以邁進。每個科學家幾乎只能在死後才被讚揚,因為他們的成果只有在死後的數十年方被發達、接受!人類的進步速度實在過於緩慢,假若每個簡單道理都要花上數十年時間被人領悟,那麼到達頂點之日不知要等多少個朝朝暮暮!」
 
  人類……每天都為了與同伴爭權奪利,自相殘殺。假使沒有歷史上大大小小的戰爭、內戰,人類的進步想必遠超過現在。
 
  「你也應該清楚人類是怎樣的物種。擅自將你的技術用到Roidmude身上的蠻野天十郎是人類、將罪惡跟貪婪救給Roidmude的也是人類。既然人類是種製造邪惡、而又無可救藥的生物,我們便應當脫離,將存在於我們基因內的枷鎖給斬斷。」
 
  「加入Megahex──然後我們就能獲得一切、超越一切。人類不能理解的事物它們都會接受、人類自私自利的思想它們也會排除,最終就只剩下尚高以及高智慧的神聖存在。」
 
  克里姆沒有反應,這也是戰極凌馬預料之內的事。
 
  「你現在就正因為仍保持人類的姿態而不能理解我的說話,加入我們的話,你將獲得理解一切的智慧。」
 
  一邊說話,戰極凌馬擺著各種誇張姿勢。隨動作停下,克里姆也知道他終於將話說完……然後表情變得像生氣一樣嚴肅。
 
  「同為科學家,我對你感到失望。」
 
  「什麼?」
 
  「正因為每天每天都作出改良,我們才超越昨日的自己──連這種科學家最基本的喜悅都不理解,看來加入Megahex也沒給你什麼智慧。」本來輕忽的態度,亦因為聽見克里姆的話而沉默。「生前沒能看見自己的研究與發明被提名又如何?我們確實地埋下了種子,然後被後世給漸漸發揚光大,這也是出色的進化。」
 
  「人類由最初階段進化到現今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我們才努力加速,藉自己的研究將人類帶至更前的未來。」
 
  「像你那樣僅靠獲得他人給予的智慧就自滿的人,除了稱之為空殼外,我沒有更好的形容了。」
 
  「空殼……嗎。沒想到連克里姆博士你也會這麼說。」
 
  戰極凌馬低下頭來,伸手向白袍的口袋中。
 
  「你跟我過去的好友一樣,是個無聊的男人。」不知不覺,戰極凌馬的腰間帶有紅色的逆三角型腰帶,左右兩邊各有一個握把,而正下方則是透明的容器。他拿出紅色種鎖,按下側面的按鈕而彈起勾子。
 
  「變身。」
 
  Dragon Fruit Energy!
 
  紅色的橢圓形從天而降,往外展開成長滿角與刺針的不祥形狀,套在戰極凌馬身上。頭部被納入圓形內而失去視野,凌馬靠感覺將裝上鎖種的腰帶往中央推動,扣緊左右的手把,只見紅色的發光汁液流到下方的容器。
 
  DRAGON ENERGY ARMS!
 
  展甲展開,戰極凌馬化身身披異型裝甲的持弓戰士:幪面超人Duke火龍果裝甲。
 
  「既然不能說服你,那就用力量壓制你!」Duke舉弓迫近,克里姆為閃避而跳到Drive基地內的藏車裡,在古董車之間左穿右插,然而那些行為在Duke眼前都沒有意義。只要他將創世弓揮落,不管怎樣的車輛都會被斬開兩半,很快克里姆便會失去所有藏匿之所。
 
  若要以道理反駁人,克里姆還可以充滿自信,但要跟人戰鬥的話──那就一直都是屬於拍檔,進之介的職責。對了,進之介!在克里姆被破壞前,他仍處於失去正義的狀態,不知道現在的他又怎樣呢?
 
  終於,基地內所有的車都被斬爆,克里姆無奈下跳到正中央,與Duke面對面。
 
  「我以為今天是我的終點……但是進之介的事,我始終放不下!即使在我生前未能看見人類正確使用我的發明,我也希望跟進之介一起跑下去!朝著理想的未來繼續奔跑!」
 
  展示決意克里姆腦中響起了進之介的聲音──那是他來自外界的吶喊。
 
  「腰帶先生!不要輸給Megahex!……你跟我都一樣面對了各種戰鬥,我相信著你!」
 
  進之介……但我沒有像你一樣的力量,我只是一條腰帶而已。
 
  「腰帶先生,幪面超人Drive是由你我所組成的存在。不是只有我一人──你也是幪面超人Drive才對啊!克里姆.史丹伯特!」
 
  車庫的爆燄中心裡,克里姆臉上浮起了笑容,反映著克里姆心情的外面的天空也忽然變成萬里晴空。在他的腰跟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條腰帶跟加速手環。
 
  「的確如你所說,進之介。即使我只是一條腰帶,我也是在靜止世界中奔馳,為正義而動身的幪面超人!」舉起了長型的Shift Car,克里姆用自己的聲音替代無聲的腰帶跟戰車。
 
  「FIRE ALL ENGINE!變身!」火燄一一覆蓋住他,化成紅色的裝甲與外裝,本來設計上黃色的眼睛轉成不亞於火光的紅黑光亮條紋。在自己的意識世界裡,克里姆親自變身成幪面超人Drive,Tridoron型態!
 
  召來了車盤劍,藍色的鋒刃與弓刃短兵交接,直至剛才克里姆仍被Duke所威壓,但現在Drive的紅色眼睛已經散發遠超Duke的氣焰。兩個紅色戰士在火舌包圍中劍戟相交,金石之聲每下鳴出,周遭的火燄都被壓下一樣退後一步。
 
  克里姆將左手置在腰後,右手舉劍到面前,擺出了西洋劍擊的姿勢;Duke拿出黃色鎖種裝置弓上,「LEMON!LOCK ON!」,閃光中長弓轉換成一把擁有檸檬色護手的刺劍。
 
  兩人對持卻不再移動,站在原地以刺擊進攻或是扭腰迴避,活像擊劍比賽一樣。持續搶攻與守備的動作,兩道劍鋒頻密相交,互探虛實之中亦混雜殺戮之光。
 
  Duke敏捷地提劍搶前,將收步與攻上的動作短縮為一,打亂了克里姆的節奏。正當以為偷襲成功之際,克里姆用車盤劍挑起,改變檸檬刺劍的軌道。彈開對方劍鋒,車盤劍繞過克里姆的頭上,以旋斬劃過Duke的腰間。
 
  Genesis驅動器被一分為二。
 
  「怎麼會!?」
 
  「拖車砲!」收起劍身後另一手將大砲挺到Duke腹前。「我清楚人類黑暗的一面,所以才使我更多注意人類美好的一面。因為自己察覺到同族的黑暗而逃避去別處,不盡力改變它,這叫自私──也就是你所提及人類最黑暗的性格!」
 
  光彈噴出!
 
  能量貫穿Duke的身體,在他化作的爆燄中產生了漩渦,將Drive基地內的火燄都一一捲內,周遭景色變得像被水化開的水彩,一點一點淡化、扭曲,最終只剩下一個白色的空間。
 
  「你回到現實世界也只是一條腰帶,什麼事都做不到……」
 
  「對。但作為一條腰帶也好,諷刺地的是:與進之介一同戰鬥的日子,甚至是這一刻,都是我人生中最光輝的時刻。」
 
  最終連克里姆的身體也消失,只剩下意識存在。
 
  也是往常伴隨進之介等人左右的「腰帶狀態」。
 

 
  火柱四起,從幪面超人鎮的各個邊境激戰的眾人雖然足以牽制怪人們,但始終敵人的數量太多,各方戰線都漸漸被壓後,退到幪面超人鎮中心的廣場。
 
  AERO ON!Fourze左腳藍色部件的四個噴射器吸收四周的氣流,在腳邊形成四方漩渦。風龍型態Wizard拍翼,而Sabel亦發動黃衣之王的風屬性記憶體,兩人將魔力與外神之風運向Fourze的腳邊,藍色部件越吸收更多神風,開始從內部亮起光來。
 
  推動把手,舉起左腳──四個蓄勢待發的噴嘴指向怪人大群。
 
  「RIDER超超龍捲BLAST!!」臨界點的氣流量一口氣噴湧!魔風與神風以排山倒海之勢傾巢而出,正面直擊氣流的怪人都一一倒地,被龐然風壓吹至埋沒地面之中。
 
  可是群魔中,有一人無視氣流放向起飛。「天空劍.火球攻擊!」像隕石一樣燃燒的巨石精準擊中Fourze、Sabel與Wizard。從另一戰線前來的魔神獵人熚幽落地,拋出兩個人到地上……那是被擊敗而解除變身的紘汰跟尊。
 
  「喲,Wizard,Fourze!我前來復仇了!」熚幽打開胸口裝甲,顯露內裡膠囊──膠囊投射出另一個惡魔的影像,那是熚幽轉生前的姿體:惡魔三劍俠首領.煞旦。可惜認出他的就只有Wizard,這個時間點的Fourze仍未遇上過他,更別提殺死他了。
 
  經歷完各種激戰,Wizard等人已經無力再應付熚幽這種超強敵。雖然Sabel主動上前,但事實她沒有必勝的自信,當二人快將短兵相接之際,來自遠方的槍擊制止熚幽──Decade終於從本鄉宅趕來。
 
  「Decade嗎?待我將仇報完後,下個才了結你。」
 
  「看來與你沒有半點恩仇的話不接受報名啊?」Decade舉手指前──並非指向熚幽,而是他的身後。「那就正好,他好像也有點帳目要跟你清算一下。」如是說,Decade所指的位置,站立著將領帶扣緊的泊進之介。
 
  「進之介!」「泊先生!」
 
  「殺死腰帶先生的仇,應該適合報名資格吧?魔神獵人!」拉開西裝,在進之介的腰間是完整無缺的Drive驅動器──當每個人都視線都集中在上時,紅色的表情取代藍色眼睛展示。「上吧!腰帶先生!」
 
  克里姆的意識已經復活,而Megahex的意識被排出後,已被Decade使用Link Vent粉碎。
 
  「OK!進之介,START YOUR ENGINE!」以滿勢回歸的進之介進入超所未有的全速狀態,而望著他的紘汰跟尊都感到身上某處發出熱力。屬於兩人的某件道具發光發熱,示意讓兩人使用。
 
  「尊、紘汰,還行嗎!」三人點頭確定,各自擺出了變身姿勢。明明三人姿勢都不一樣,一舉一動的節奏卻一致起來,三人在同一瞬間完成變身動作:
 
  「「「變身!」」」
 
  DRIVE!TYPE SPEED!
 
  DRIVE ARMS!奔馳、滿勢集合!
 
  開眼!DRIVE!警察.正義感.車胎交換!
 
  重新被SHIFT SPEED承認,進之介終於再度披上紅色裝甲──然而場上擁有近似外貌的人還有兩人。分別變身成Drive武裝跟Drive魂,鎧武、Ghost跟Drive湊成一組。
 
  三人一同舉起車盤劍指住熚幽,異口同聲說:「來陪我跑一圈吧!」
 
  「GO!Drives!」
 
  以腰帶先生的聲音為提示,三名Drive疾走成紅色殘影,左右交叉的攻擊外圍怪人群,刀光劍影的閃爍下一口氣將聚集廣場的怪人變成火焰。三人再度現身時,已經包圍住熚幽,而四周則只剩下怪人們的叫聲與爆炸。
 
  「……三個幪面超人,豈可阻止我?」
 
  「NO. 」
 
  三人再度擺起起跑姿勢。
 
  「要阻止你的是四個幪面超人!」腰帶先生主張自己存在同時,進之介將戰車把手拉動三次,三人的身影圍住熚幽疾走,在他的周圍捲起了紅色影子的風暴。
 
  SPEED! SPEED! SPEED!
 
  三人同時用車門槍朝風暴中心開槍,每一發擊中子彈擦出螺旋狀的花火,三百六十度的攻擊終於擊中熚幽的弱點──他藏起煞旦膠囊的胸口。
 
  「進之介,是他的胸口,跑向終點吧!」
 
  「不,腰帶先生──那裡是我們新的起點!」按下紅色按鈕,三人停下疾跑,轉成向外跳出。
 
  必殺FULL THROTTLE !
 
  TRIDORON!一直線!
 
  DRIVE!OMEGA DRIVE!
 
  被召來的紅色戰車Tridoron以極速疾馳,像剛才的三人一樣捲起紅色風暴,風暴內Drive、鎧武跟Ghost踏過Tridoron車身,從不同角度施展飛踢,反彈後又踏上車身踢來,三人一共對熚幽作出上百次的必殺踢擊!
 
  不論多堅固的敵人,在這攻勢下都無法抵擋──連續被重擊多次的煞旦膠囊破裂,而熚幽也開始化為粉末飄散。
 
  不過──
 
  「幪面超人……我還是會從工場回歸!而我將會變得更強!」
 
  確實,只要工場仍未被閉上,被幪面超人所打倒的敵人都會從中復活。熚幽的話沒有破壞再次遇見腰帶先生跟成功變身的感動,進之介等人解除變身,雖然身體都疲累得很,但是他們都屏息以待,就只等一句話:
 
  「NICE DRIVE!」
 
  腰帶先生說完後,三人才鬆一口氣。尊跟紘汰都累得坐在地上,而進之介則凝視著腰帶,明明只是一瞬間的離別,但幾乎要變成永別的一瞬可教進之介無助得很。雖然自知縱使沒有腰帶,他也是一名幪面超人……但果然沒有腰帶先生的話,齒輪總是跑不動。
 
  「已經不知是多少次復活了呢,腰帶先生。」
 
  「對……活了這麼多次,難道真的不會遭到報應嗎?哈。」
 
  「報應?不管怎樣的報應也好,災難也好,我們也能面對……腰帶先生,現在的我們就算是世界盡頭也能跑到過去!」
 
  「我也是一樣的想法,進之介!」
 
  二人感動的重逄,被Decade從中介入。
 
  「在向世界出發前,我們要先將無限怪人生產工場關上,若讓他們不斷製造怪人,再找更多幪面超人也沒有意義。」既然連進之介也奪回變身能力,那麼他所招來的所有幪面超人都湊齊了,接下來要直接面對強敵Dox。
 
  「我們要再次兵分兩路。分別要將怪人工場破壞,同時也要前往財團X的日本支部。」
 
  財團X?但敵人Dox明明是來自修卡。眾人都抱有一樣疑問。
 
  「Dox的目的是財團X的XENOBREACH,我們要阻止他搶到手!」
 

 
  吹著和緩之風的悅人城市:風都。
 
  為紀念風都搭的重建,以及紀念當年在NEVER的恐怖襲擊下去世的人們,今年風都也一如既往舉辦各種嘉年華活動,讓城市中充滿歡笑。
 
  在當中,陪同哥哥一起調查在風都發生的「超常現象」事件的深海花音,一時太過投入欣賞嘉賓樂隊SOPHIA的演出。當她回個神來時,背後已經充滿了大量一樣是觀賞演出的市民。
 
  而在人群中,卻不見哥哥的身影。
 
  花音的哥哥:深海 誠之所以離開最重要的妹妹,是因為他終於目睹了這次被依賴調查的現象:一個已死之人在風都中閒逛。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個「死人」,誠一直跟隨他,來到了周圍都無人的商場後門。
 
  能將死人靈魂玩弄於股掌,就只有眼魔的所為。誠將一個眼魂從眼前拋入腰帶中,大大地擺出變身姿勢,披上黑色外套化身幪面超人Specter。
 
  「一早已死去的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被Specter問話的男子轉身過來,緩緩從口袋拿出奶白色的記憶體。
 
  「那麼,你要再殺死我嗎?」
 
  冷酷的語氣。他輕輕按下記憶體:
 
  ETERNAL!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