幪面超人NOVEL大戰XENOBREACH


第十六話 呼喚的話,便會前來(下)

 
  盔甲交碰的響聲,還有怪物們的呼吸聲,一層一層的疊交起伏。即使虎仲被Dox虐打下失去了意識,也被身邊的阿鼻叫喚給弄醒起來。一醒來便是手腳傳來的劇痛,四肢被不同的武器貫穿,虎仲被凌空針在十字架上,無力的身體難以抵抗強行將手抽出的痛楚,只能放棄反抗。
 
  他又望見自己腳下,全身都是紫色裂痕的父親跪在地哭著,是那些紫色痕跡弄痛他了嗎?向來都以完美超人姿態示人的父親,居然毫不顧體面的放聲哭號,對於創而言是個十分少見的狀況。
 


  可惜即使他有多痛,創都無法打破現狀。他用不成聲的聲量,從喉嚨的底下壓出了幾個音節,他說:
 
  「別擔心……幪面超人很快會……來……救……」
 
  即使兒子沒氣將句子說完,石正也大約猜到了他的意思。石正回首,被虎仲看見那張只有一片紫色的臉,五官的輪廓已無法尋找。作為GATE的石正因為面臨絕望而快將生出魅影,但教他絕望的並非四周的魔人大軍,也不是Dox殺害了無辜部下的事──而是眼前身穿裝甲的兒子。
 
  剛才創打算安慰石正的句子,又令他的身體多出一條裂痕。
 
  「他們不會來。」以為父親痛得說不出話來,沒想到他卻冷靜下來否定自己。
 


  ……?
 
  「幪面超人不是英雄。他們可能暗底下跟邪惡組織對抗,但不過是與他們眼前所見的惡徒戰鬥而已。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有更多的戰火與悲鳴,但他們都置之不理。」
 
  「假若真是英雄,那就不用等到這個狀況,不用等到大家都死了才出現。幪面超人不過是騙子而已,你也是被他們的花語巧言騙了,才會做出變成幪面超人這種危險事吧!」
 
  被信任的英雄所背叛,光實恐怕創感受的慘狀,先一步降臨在創的父親上。石正曾在一次前往印尼時被綁架過,當時救出他的就是被網上廣為討論的日本都市傳說英雄:幪面超人。如傳聞中的青色頭盔、紅色頸巾、綠色的強化肌肉還有昆蟲一樣的複眼。當日遇見的超人成為石正心中的英雄,即使想給他一筆金額感謝他出手之恩,也理所當然地被拒絕。
 
  當時石正問那位超人該如何報答他,得到的回應是:
 


  「生存吧。活下去吧。」拿下了假面的男人如此回答。「你們活著就是讓我最高興的事。」
 
  天啊!世上有什麼人會如此回答?只要活著他便會高興──世上無人會如此回答,因為給出這種答案的人就只有「神」。即使遇上多大的困境危機,像幪面超人那般全知全能的「神」一定會出手相助。石正打從心底相信著。
 
  但之後超人便無再出現,一次也沒有。
 
  神撒謊了,「幪面超人會一直在你們身邊」什麼的都是虛假的風涼話。不論各種大大小小的危機前,都只剩石正一人撐過──像是這次被Dox威脅的危機,假若超人一早出現解救,小山他們就不用送命,事件甚至不會發生。
 
  「超人只是擺平了眼前的危險就自以為救了世界危機。不能出現在需要救助的人面前,那算什麼力量、算什麼英雄!」
 
  虎仲用盡了力搖頭否認,但他回應前Dox已經搶先現身。他拿走了石正的記憶體離開,聲稱需要調整數據,他的回歸想必是代表實驗已經準備就緒。同時虎仲望見遠方有一道虛空裂縫,從中走出多人──包括好友光實跟貴虎。
 
  「時機正好。」Dox拿出了記憶體、被四條方柱包住圓球的小匣子還有另一個發光的藍球。「之前進行了無意識能力體的結合,確保最基礎融合能力。」當日在財團X的日本據點,被「混合核心」強行合體的十二星徒就是實驗之一。即使當時Dox前去奪走XENOBREACH,數據還是有好好留下。
 
  MONOLITH!


 
  Dox為石正按下記憶體,朝紫晶遍佈的身體捅過去,面臨絕望的石正被強行變成石碑Dopant。剩下的兩件物件都飛入Dopant的體內,藍色的光球是按MEGAHEX所造的混合核心,而那個小匣子就是當日帶走XENOBREACH的道具。
 
  時間所迫,Dox跳過了有機物與有機物、無機物與有機物、XENOBREACH與無機物合體等實驗,一口氣跳到將XENOBREACH與活生生的人作為混合素體的階段。實驗生成了比Dox個子還要高,由胸前的光漩渦連繫多塊結晶碑組成人型的怪物,MONOLITH-X。
 
  石正的意識彷彿完全消失,晶體巨人仰天長哮,周邊的機甲大軍開始往空間裂口那邊前進。
 
  即使身在遠處的光實等人都看得見那晶體的身軀,巨人的咆哮代替號角,驚天動地之戰即將爆發──那些被機械包裹的異型軀體,集結成群後僅是從遠觀望已教人不寒而慄,九人的氣焰稍微被打散。
 
  「沒問題的!剛才就說了吧,五人的話連戰隊都能組一隊了,沒什麼好怕!」剛率先踏步向前,將腰帶戴好,手上晃動迷你戰車。
 
  「對,更何況現在有九人,連偶像團體都能組了!」仁藤想帶動眾人的士氣,但卻察覺身後就只有笑聲,眾人都被仁藤給逗笑。那奇怪的鼓舞,反而消去了心中的恐懼,讓九人終於並列成一線。
 
  帶好腰帶,裝置好變身道具,九人的待機音效重疊。
 


  變.身!變身!LET’S 變身!
 
  摩托車的引擎轟鳴、「啵」一聲地爆開的膠囊外殼、從宇宙發射的湛藍鐳射、百獸之王的黃金魔陣、異間跌落的葡萄跟密瓜、戰車飛輪四散以及青綠兩鬼飛天舞動──似是巡遊一樣接連不斷。
 
  所有聲光、所有能量、所有外裝,從左至右迴環飛去推阻軍隊迫近,馬上又回到九人的身上,將之變成五光十色的戰士:ACCEL、BIRTH、METEOR、BEAST、龍玄、斬月真、MACH、SPECTER跟NECROM。
 
  「好,來了結一切吧。」
 
  由引擎刀揮出的A衝擊波為首,九人衝入戰火之中迎擊怪人大軍。電擊、噴射、蒸汽!ACCEL旋身發動引擎刀的特殊攻擊,被斬中的機獸全都被電流纏身,又浸淫在高熱白氣之中,想要逃脫之際已被刀尖發射的錐形擊中,紛紛爆炸起來。
 
  從那爆燄突破出現身,穿上履帶裝甲的BIRTH。他一手以爆裂槍頂起怪人,一邊疾走一邊朝牠腹部零距離射擊;另一手又將吊臂手與鑽頭手合體,用鋼索操縱鋼鑽穿過百萬大軍。
 
  另一邊怪人們被同伴給壓住,發出嚎叫。只見本來不擅長被人海戰術包圍的拳法家METEOR雙手似風,蜂湧上的怪人很快被他以重拳打飛,橫身飛到其他怪人的身上,壓住牠們。眼見一隻壓住一隻的怪人快要堆成一座小山,「你們的命運,由我決定!」METEOR擲出土星環,一瞬將怪人堆成群切碎。
 
  「好久沒遇到魅影了,今天就讓你吃個夠吧,奇米拉!是午餐時間了!」即使怪人被機甲加身,重量倍量,仍被蠻牛披風的BEAST以肩膀一一頂開。「MELON ENERGY SPARKING!」斬月真的弓身被光拉長幾倍,來自BEAST怪人貨運僅需弓刃一掃,便全部化成爆燄裡的魔法陣,傳入那黃金腰帶的口中。


 
  橫撞直衝,毫不注意前方的BEAST忽然被人強行彈開──那個堅硬紅色的機甲巨士一掃胸膛,表示BEAST的撞肩算不上什麼。隨後又舉起狼牙棒,沸騰的殺意令巨士身上的獵戶座又再發亮。
 
  「又是你啊大塊頭?」被獵戶座的光芒吸引,MACH從遠處射來靜止訊號,大大的STOP標誌令狼牙棒無法揮落。接著摺起迷你側車,純白戰士化身噴出熱氣的白熱型態,「FULL THROTTLE!」DEADHEAT MACH踢出車胎形狀的幻影,先在魔鬼大軍之間左右反彈,再衝到獵戶座怪人的方向。
 
  可惜,必殺車胎即使對一般大小的怪人強而有力,在獵戶座的超堅固裝甲面前也被輕鬆彈走。
 
  「交給我吧!」SPECTER推開纏住自己的怪人們,換上焚燒紫燄的眼魂。激──昂──SPECTER!深淵之力集中在拳頭上,DEEP SPECTER振翼跳去,足以排山倒海的獄火騎士拳瀉滿獵戶座的身體,星星之光也被深淵之色所遮住。「好硬!」可惜,奮身的一拳不過使怪人後退一步而已,同時MACH的訊號彈已無法壓住牠,牠又再兇惡地揮棒。
 
  果然那個紅色巨人很難應付!中途轉成奇異果戰甲的龍玄看著數人無法牽制獵戶座,不禁有點洩氣,豈料一不留神被多方的光彈擊中,手上的奇異果擊輪掉落地上。不妙!仍未趕得上轉換戰甲,怪物們已經乘勝追來,一同朝龍玄跳去。
 
  OMEGAULORD!危急之際,NECROM搶先一步趕到龍玄身邊,執起了擊輪──青綠幽光與奇異果的色澤連成一線,NECROM以能量操控擊輪。從怪人角度只看得見光輪左右飛往,然後身體就被切割成塊。
 
  「謝謝你。」龍玄再度披上葡萄戰甲,擊輪馬上消失。
 


  「不用。比起道謝,你要去救他對吧!」NECROM指向東邊十字架上的虎仲還有超巨大怪物MONOLITH-X。龍玄點頭,但即使想馬上過去,怪人的數量仍然遮天蓋地,要攻陷過去恐怕需要不少時間。「拜託了!」龍玄仍在苦惱時,NECROM已向前輩們呼叫。
 
  ACCEL UPGRADE:BOOSTER!
 
  CUTTER WING!
 
  開眼!胡迪尼
 
  放眼只有一片怪人的魔海中三個身影飛起:全身充滿噴嘴的黃色ACCEL、背上裝上飛翼的BIRTH以及身披脫逃王之魂的DEEP SPECTER。DEEP SPECTER讓龍玄站在背後的機翼上,由他們三人運送龍玄過去虎仲的方向。
 
  途中地上的怪人不斷吐出光彈、火球以及衝擊波等,即使幻影師胡迪尼在魔獸的箭雨下也難以脫逃,DEEP SPECTER在墮地前全力加速,掉落地上前的最後一剎才用鎖連拋走龍玄,由BIRTH接住他。
 
  BIRTH的飛行速度與靈活性都比SPECTER要差,即使受到兩人重量而難以高飛,後藤也握住龍玄的手。不消幾秒,BIRTH的機翼也被擊中,他利用吊臂手將龍玄交托這場飛行接力的最後一棒──ACCEL BOOSTER。
 
  噴嘴火力全開!黃色ACCEL接住龍玄後馬上展開最高速度,而看著兩人急速迫近的Dox也拔出了柱劍迎戰。以防Dox礙事,龍玄被提前幾秒放下,落在Dox預料外的距離──而ACCEL則以噴射威力舉刀襲向Dox,短兵相轉時刀身噴出蒸汽,出奇制勝!Dox被蒸汽弄出一刻破綻,被ACCEL成功的推離虎仲。
 
  龍玄開槍射爆釘住虎仲的利刃,先將他從十字架上救出。
 
  「光實……爸在入面……」虎仲指著面前的晶石巨體,龍玄以為虎仲想托自己救出石正,沒想到虎仲的話仍然繼續。「借我點力量……扶我過去他面前……拜託你!」
 
  而回到大戰一方,三位超人飛離令獵戶座面前只剩斬月真、MACH以及BEAST。三人都奮力對他攻擊,但即管是弓箭、手槍還是魔法,無一對他奏效。而只顧應付獵戶座的話,很快三人便會被魔海吞噬。
 
  利用飛鷹披風從獵戶座四周斬擊的BEAST也開始感到無法突破,但斬月真卻開口說:「這傢伙交給我,你們去應付周邊的吧!」
 
  「哈?這硬度10的傢伙硬得要命,你一個人怎麼可能……」從高空望下,BEAST才察覺斬月真拿下了紅色的腰帶,將蜜瓜能量鎖種連同腰帶的黑色部件一同拆下。「……還有皇牌未使出嗎!」
 
  將部件與鎖種一併裝到另一條腰帶的左端,斬月真身上那些黑色部份隨戰甲消散,從天空出現遠離水果造型的新裝甲。
 
  拉下新換上之戰極驅動器,蜜瓜、蜜瓜能量鎖種在同一時間展開。
 
  MIX!MELON ARMS.JINBA MELON!哈哈!
 
  從斬月真變成斬月,頭上那彎月金角變成銀牙,戰甲展開顯露綠色的果紋,在左胸前刻有斬月的標誌。參考以往葛葉紘汰的造法,將創世驅動器的一部加裝戰極驅動器,同時發動鎖種跟能量鎖種變成的陣羽蜜瓜戰甲,可能會為這場「硬仗」帶來希望。
 
  獵戶座面前的斬月不再閃避,從他的位置甚至可以感到重拳跟狼牙棒所釋放的風壓。但儘然面前的是巨人拳壓還是獵戶星光,斬月都不需要逃開──胸前的蜜瓜果紋閃亮,以綠光投射出和式屏風擋駕。
 
  僅以屏障一面,居然就妄想可以阻擋所向披靡的自己?連怪人也想嗤之以鼻,但接下來的景況卻反咬他一口:他的拳頭被滯空,手臂給予再多的力量推前,不過被反動力給壓痛肩膀──那面綠色屏風不動如山。
 
  巨人不僅無法突破果紋光壁,這下更被鎖定身體,無法離開。
 
  JINBA MELON AU LAIT!斬月一躍而起,比機械獵戶座更要堅硬的「東西」終於成功插入他的外殼,首次造成傷害。怪人將視線往下挪動,一窺擊陷自己的「最強之矛」到底是什麼東西。
 
  而插入獵戶座胸膛的,卻是一面盾。蜜瓜防盾底部的金色刀刃,正是斬月的最強矛頭。
 
  「為人類開拓未來而準備的這面盾……你以為只是用作保護嗎?」拔出盾刃,獵戶座體內的星光從傷口噴發開來,但那光芒越是耀眼,便代表怪人越是脆弱。斬月對準缺口拉弓,能量飛矢直入體內爆開,獵戶座綻開成零星的光點。
 
  星座怪人被消滅後的超大型爆炸都被吸收去METEOR STORM的陀螺上,無對斬月造成傷害。雖然怪人大軍未有減少的模樣,但擊退獵戶座怪人可算上是一大成就,斬月鬆一口氣地望著龍玄跟虎仲那邊,祈求弟弟可以順利救出創。
 
  從誕生到現在,晶體怪人MONOLITH-X都只是放聲咆哮,實際沒有作出攻擊。即使龍玄扶著虎仲前來眼前,牠都沒有採取攻擊──虎仲認為是父親的意識在控制怪人。
 
  但願自己的聲音可以傳遞給父親。
 
  「幪面超人不是騙子……爸你看,現在他們不是就來了嗎?」
 
  不過是碰巧而已,假若不是有同一敵人,他們不會注意到此地有危險。虎仲知道內裡的父親一定反駁自己。
 
  「幪面超人的確會一直守衛我們……他們的確是英雄……」
 
  不能隨時出現在有需要的人身邊,算什麼英雄?若只能夠解決眼前危機,請不要隨便給人假希望,假裝出一定會守候左右的模樣。
 
  「不對,英雄不是神,他們也有辦不到的事情,不會隨時出現在每個人的身邊……」
 
  也就是說──是騙子。幪面超人將與你同在什麼的,都只是風涼話。
 
  「不過即使無法在我們左右,他們也會在留在心中!」
 
  心中?
 
  「幪面超人將會留在我們心中。我們會知道何謂正確、何謂勇氣。即使面對苦痛、不公,即使幪面超人不出現在眼前為我們解決,心中仍會以那些正義的戰士為榜樣,知道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難道爸你在埋怨時,最終不是靠自己捱過了那些苦難嗎?一直沒有放棄,一直活到現在,難道支持你的不就是幪面超人留下的痕跡嗎!在爸你的心入面,幪面超人一直都在!」
 
  英雄不是像神一樣全知全能,守候他人。而是在每個人心中留下萌芽,令人即使每對苦痛也絕不放棄,緊握希望。「活下去」,是叫人奮勇動身的意思──幫助人、保護人、伸手向更多有需要的人。以你一人的生命相連更多人,才算是真正的「活著」。
 
  MONOLITH-X出現異變,石正的意識排斥記憶體,Dopant沒有宿主意識的話便無法維持姿態──但XENOBREACH不容許解體,它代替石正成為Dopant的身體,從晶體正中的漩渦中,石正想要掙扎逃出。
 
  以心中的幪面超人為榜樣,石正也決定奮鬥到最後,那些代表絕望的紫色裂痕已經消失──XENOBREACH開啟胸口的漩渦,將石正扯回去。虎仲立即伸手拉住父親,但受傷的兩手無法使勁,即管龍玄在後面拉扯,從地上的拖痕可以看出龍玄也正吸引入去。
 
  沾血的兩手快要滑落,父親快被吸走。
 
  「呼喚吧,爸!相信他們!」
 
  「不僅是存在你心入面……只要呼喚的話,他們一定會前來!爸!」
 
  時空另一端的引力在拉扯石正下半身,他無法隱定思緒,幪面超人是什麼模樣的?真紅的頸巾?青色頭盔?銀色手套?整理不出英雄的外貌,石正感到時空引力已浸到胸前後,便將腦海化為空白。
 
  只是將信任交托「騙子」,虛無地呼喚至今一次都沒出現的奇蹟。
 
  救我!!幪面超人!
 
  請再次現身救我!
 
  只要呼喊,便會前來!
 
  奇蹟就是這麼便宜──一直浸滿全身的時空引力竟化成斥力,有東西在時空的彼端將石正推出去,他的身體一點一點離開XENOBREACH,龍玄可以順利地將二人拉後。──因為幪面超人總是會為了希望引發奇蹟。
 
  終於,石正離開了破界漩渦……但不只有他,有更多的身影從內裡走出,他們一直在湛藍時空中幫助石正逃離。
 
  「承認自己有多脆弱吧。只管抱怨,是不會令你變強──反而認出自己的弱小,才是成為強者的方法。」
 
  XENOBREACH可以連接不同的「界」,即管是人們稱為「冥府」的靈魂去向也好……
 
  「何需那麼膽顫心驚,拯救弱者難道不是幪面超人的規則嗎?」
 
  還是電子亡靈的墓地也好,XENOBREACH都可以通往。
 
  聽見石正呼喊前來的人,雖然沒有頸巾、沒有青色頭盔、也沒有那些綠色的強化肌肉。但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幪面超人。
 
  黃金槍柄的雪白長槍以及閃爍紅綠訊器的大斧,兩把兵器的主人跳出──是幪面超人巴隆與幪面超人CHASER。
 
  「驅紋戒斗……?」
 
  「CHASE……」剛也看見從怪物胸口跳出的人。
 
  「哼,你看來變了不少。」巴隆的眼睛仍舊沒有直視龍玄,但嘴上的話卻不再否定他。「也不是那個只會在背後偷襲的弱者了。」只是短短一句,巴隆就舞起長槍衝入戰場入面。即使被MEGAHEX復活,還是經由破界而來的他,驅紋戒斗都沒有改變過。
 
  CHASER點頭表示將借出一臂之力,與巴隆一同扶起石正與虎仲,將兩位傷者先帶離戰場
 
  MONOLITH-X失去了石正的操控,開始像頭野獸一樣胡亂攻擊,不管是龍玄他們還是四周的怪人們,在MONOLITH-X眼中都是必須掃蕩開的事物。失控的超大怪獸撞開怪人們,四周尋找敵人。
 
  「光實……連同我的份……!」離開前,虎仲解除變身將鎖種遞給龍玄。「一定要結束這場戰爭!」
 

 
  Dox跟ACCEL纏鬥中途從左右呼出怪人為自己解圍,很快ACCEL又被沖到戰場入面,而Dox則站在高處觀察這場戰爭。
 
  怪人的數量仍然是壓倒性,即使超人們再努力也無法即時脫身。加上失控的MONOLITH-X在四處破壞,這場戰鬥一定不會被超人取勝。
 
  ……一定。
 
  只能從遠處觀望的Dox並未發現,戰場的趨向已有轉變。
 
  「剛。」一把斧頭阻住了正要前進的MACH,CHASER以BREAKGUNNER射走本來他要對付的怪人。「雖然只能維持好短的時間,但可以讓我跟你一起戰鬥嗎?」CHASER一問,MACH便拔出了腰間的側車,似是要放棄戰鬥一樣。
 
  「那種事……」但MACH卻是回復成一般型態。「死黨之間是不用開口問的。」他將側車插到CHASER的斧頭入面,紅色訊號亮起。
 
  等一下!
 
  這次由MACH開槍一掃CHASER身邊的怪人,兩人久違地肩並肩作戰,當訊號亮起綠燈時斧身已被DEADHEAT燒得火紅。
 
  可以上了!
 
  一掃,炎熱的胎痕烙印機甲身上,一眾魔獸順著身上的軌跡斷開兩截。
 
  ACCEL忽然閃現,從噴射型態轉換成藍色的TRIAL型態,並且從身後帶來了另一隊大軍。他將記憶體拔出,按下計時器後疾走成藍色幻影,從MACH與CHASER之間經過。
 
  ZUTTO.MACH!CHASER!二人搥打腰帶的按鈕,一銀一白的影子跟隨藍色跑者包圍黑暗軍團,三個超人的攻擊像豪雨一樣滿瀉,無法想像那些媲美槍砲的連擊來自三人的手腳,很快怪人就淹沒在T字的打痕之中。白、銀與藍三色分別在不同位置停下,ACCEL接回被他拋起的計時器,上面記錄9.9秒──正是怪人們經歷三重絕望的時間。
 
  METEOR STORM PUNISHIER!蘊藏宇宙能量的陀螺左右飛彈後藉由巴隆的芒果重鎚揮打,一連貫穿好幾米外的敵人。
 
  CELL BURST!BIRTH將零件組裝成機械蠍子,斬月踏上盾牌拉著蠍子滑行,快刀斬麻一樣以弓刃殺敵。
 
  MAGNUM STRIKE!GIGA OMEGA 彈!OMEGA FINISH!三把槍器發射遠遠超出槍口大小的光砲,強光照灼之處皆一塵不留,怪人無一可抵擋那砲光,全被蒸發。
 
  此時Dox才感到焦躁,望見幪面超人越戰越勇的模樣,無法相信僅僅十一人竟可逆轉戰況──不,還未完!這個石礦場內可是有工場日夜復活的所有怪人,很快那些幪面超人就會筋疲力盡。再說還有那隻晶體巨怪MONOLITH-X,連應付獵戶座也大費心神的他們豈能對抗他?
 
  望向那隻巨獸,從怪人通透的身體看見有一人在走近──同時與Dox四目交投。
 
  「……難道他想一人應戰?」
 
  龍玄步步迫近晶體巨人,但毫不懼怕,只是緩緩將黑色零件加插在腰帶左端,另一手是由創遞給自己的藍色鎖種。咔嚓一聲,本來扣緊在腰帶的葡萄鎖種重新彈起。
 
  藍莓鎖種裝到黑色部件上,連同葡萄鎖種一同以手臂壓下,中華風格的待機音響起。
 
  斬落,兩個鎖種同時打開。
 
  喝!
 
  兩團光從左右夾住龍玄,化成統一色調的重甲,藍綠色的甲冑上由銀色劃出線條。雙肩各有長至肘部的護甲,右肩附有龍紋砲口,左有巨型虎勾。兩條觸鬚加在比原本更多刻紋的頭盔上,輪廓似是咆哮的龍首。
 
  托起結合創世弓與龍砲而成的弩槍,雙目紫晶閃耀。
 
  MIXED BERRIES ARMS!
 
  龍吟!虎嘯!哈.哈.哈!
 
  龍玄將手擺出爪狀,朝向透過晶體怪人可見的Dox。
 
  「接下來……就是我的舞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