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雖是日記,仍是遺言。 究竟在短短缺二百多天的日子裡,面對DSE這個龐然大物,我能活下去嗎? 無形的壓力的重量,看似輕如鴻毛,足以讓我沉到無底深淵。 這個問題,或許沒有答案,沒有結局好壞,一切,留待時間揭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