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HoloEn裡,最偉大的偵探,Amelia Watson的冒險故事,也是與本世界最受歡迎的鯊鯊Gawr Gura相遇的故事 利申:主推華鯊公約





「時間,不過是世界在誕生與毀滅之間的一瞬。」
 
夕陽斜照,淡黃光輝從窗簾間的狹縫透入偵探社內,曬落在一身英倫偵探風打扮的金髮女生背上。
「你確定要去調查那個遠古傳說?」
「當然,生命中只有不斷查明這些神秘事件的真相,這才算是偵探啊。」自稱是偵探的金髮少女流露着燦爛的笑容說着。
「可是…這次的事件,害怕比你過去遇過的每一次都來得要危險…」她沒有太在意,專注的輕撫那伏在她大腿上的貓,看着牠睡午覺的模樣。
「沒關係,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遇過了,死神的鐮刀可沒有那麼容易就收割得了我的靈魂。」貓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瞇着眼看她。
「好啦,Wellington下來吧。」貓像明白她的意思,從大腿上躍下,在夕陽透入的地方找了個角落蜷縮着繼續牠的午覺。
偵探站在大門前那衣帽架旁,戴上她的偵探帽前用手梳理了一下她那頭金髮,順道感受一下那亮麗的金髮底下,埋藏着的傷口。
是的,她早已忘了自己經歷過多少次,和死神擦身而過的日子。這次也不會例外,她如此深信着。




 
懷着這份自信,她踏出了偵探所,出發前去調查一件千年傳說。
偵探調查過的案件多不勝數,不管是會喵喵叫的狐狸,還是會魔法的松鼠,這些奇案她都一一偵破了。可是從沒有任何一件令她如此着迷。
亞特蘭提斯,沉沒的失落國度,是人類最遙不可及的傳說。
她打開手中的檔案,雖然人類對亞特蘭提斯的調查數千年來從未間斷,卻沒有一次如此靠近傳說的核心。
她披上了杏色的風衣,匆匆趕往了碼頭,乘上那艘目的地名為真相的郵輪,踏上了這趟旅程。
 
偵探站在甲板上,輕按住頭上的偵探帽,享受着海風迎面吹來。一望無際的天空下,彷彿時間停止了流動,世界裡只剩下晚星。
身後一陣急風吹過,差點把她頭上頂着的偵探帽也吹走了,亮麗的金髮輕揚撲面而來。偵探忽爾流露出嚴肅的神態,回過頭說:「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你追上了呢,死神。」
不知何時,甲板上已多了一個身披黑袍的人,手中那柄比人還高的鐮刀像是隨時都準備好要收割眼前那金髮少女的靈魂一般。




「你身上那家族詛咒的味道,不管多遠我還是能清楚嗅到的,偵探。」
「該死的奶奶!又是那個詛咒!」偵探臉上頓時收起了最後一絲的笑容,忍不住咒罵了幾句。
片刻她卻像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靠住身旁的欄杆,回復了平日那從容的模樣,對眼前的死神說:「你還是無法捉到我的,2歲的時候我已經能輕易從你手心逃脫。」
偵探嘴上說得輕鬆,目光卻從未在死神的身上離開過,手悄悄的摸到她綁在大腿上的武器去。
面對偵探的嘲諷,死神也無動於衷:「這次可沒有那麼容易…」話未說完,兩管針筒撲面而至,死神輕鬆的以鐮刀擋下。可就是這眨眼之間,偵探的身影早已不見。
死神趕上一看,大海之中泛起了一陣漣漪,偵探也隨之而消失於汪洋之中。
 
距離檔案上記載的目的地尚有不少路程,偵探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游到那麼遠。
她能肯定的,就只是假如剛才在船上與死神戰鬥,即使能活下去,也不知會害多少無辜的乘客受到牽連,她根本無法忍受這種結果。
氧氣恐怕不足以讓她回到水面,偵探心中暗罵了幾句,意識逐漸開始模糊。




「這就是最後了嗎?」她的心裡想起了家族的詛咒,想起死神得意的臉,想起那未完的調查…
海底的水流忽然急促的流轉,金髮少女隱約看到一根巨大的觸手將自己包裹住,把她往更深的地方拉進去。
可是這一刻的她,根本已經無力作出任何的抵抗,隨着意識漸漸消失而被拉入更深處的海底。
 
「咳!」差點被海水嗆得喘不過氣,偵探好不容易把呼吸調整過來。
除了失去意識前的那根觸手,她連自己身在何方也一無所知。
偵探抬頭望去,蔚藍色的海水宛如天空,整個地方就像是沉沒在海底的都市一樣,隱藏在萬呎深海之中,四周被海水包圍,她卻依舊能在這個水底都市中呼吸得到空氣。
亞特蘭提斯!
想到竟然到達了這次調查的目的地,偵探瞬間清醒過來。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對真相的渴求讓她的身體動了起來。
但走了幾個路口,她卻停了下來。
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一切都已經荒廢。看着眼前的景象,偵探只剩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明明近在咫尺,亞特蘭提斯確實存在,可是為什麼它會一夜沉沒?偵探完全沒有辦法得到答案。
這次調查真的只能到此為止嗎?
「來~到神殿去吧~」一股深沉的聲音突然在偵探腦海裡迴響。她四處張望,哪裡有半個人影?
偵探心裡狐疑,奈何苦無線索,也只能先依照聲音的指示,往神殿走去。




甫踏進神殿,本來還是漆黑一片,沿途頓時亮起了燭光。神殿的深處,放置着一尊巨大、帶有觸手,看來似是章魚模樣的神像。
「這是亞特蘭提斯人遠古的神明嗎?還真是奇怪的信仰。」偵探慢慢往神像走去,仔細的端詳着。
自踏入神殿以來,偵探便感覺到詭異的目光正跟隨着,她望着眼前這尊古神的石像,感覺就是活生生的,不管走到哪裡,都像是被它盯上了一樣。
「古神,是你喚我來的嗎?」偵探試探的向石像問道。
「人類,她正等待着你去拯救…」沒想到古神的聲音果真直接傳入偵探腦海裡。
她?她到底是誰?
「祭壇…懷錶…回去…」古神的說話開始不清不楚,斷斷續續的說出了幾個詞語,讓人無法理解。
既然無法溝通,偵探只得試着依循古神的提示,走到祭壇上去。
如古神所說,祭壇上放置了一個懷錶。那麼,古神說的回去,又是什麼意思?
「那個,你說的回去,究竟是…」偵探拿起了懷錶,正要繼續問古神,整座神殿就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不單是神殿,而是整個亞特蘭提斯都在震動。萬物皆在崩塌,亞特蘭提斯像是失去了屏障,海水一湧而進。
「古神!你說的回去是什麼意思啊?」可是古神沒有再回答,彷彿又變回了一尊沒有生命的石像。
「該死!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偵探看着手中懷錶,面對整座水底都市的崩離瓦解,腦裡閃現的上萬種方法,卻沒有一種能帶她逃出險境。
海水已經湧至淹沒了她的膝蓋,偵探卻對眼前的情況無能為力。
「白痴腦袋,給我想點辦法啊!」偵探憤怒的拿着懷錶,狠狠往祭壇一砸。




剎那間,湧入的海水停止了,有如違反一切物理定律,單純的停止了。
不單是海水,就連時間也停止了流動,眼前的所有,都凝結在這一秒之間。
偵探看得着迷,她從未想過,世上真有時間停止的魔法,讓一切都歸於平靜。
 
時間,不過是世界在誕生與毀滅之間的一瞬。
 
偵探才剛感受到永恆的一瞬,她忽然發現時間又再度開始流動。
只是,時間的流動顯得紊亂,並非如平日一樣的流動,而是開始倒流!湧入的海水開始流回海裡,崩塌的神殿也開始回復原貌。
「古神!你媽的到底…」即便已經面對過眾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偵探對眼前的景況依然無法理解。
「…去回…錶懷…壇祭」只是,古神似是敵不過時間的回溯,說話都變得毫無意義的倒轉了。
「可惡…」偵探還沒開口繼續說,一陣強烈的暈眩感充斥腦袋,整個世界都變得迷幻,光影在她的腦海四處亂竄。
一陣白光如流星般在眼前掠過,偵探再也撐不下去,在神殿中倒了下去。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偵探已經倒臥在一處四野無人的沙灘。
沙灘被猛烈的陽光曬得升起了騰騰熱氣,背上的熾熱讓偵探漸漸清醒過來。她伸手擋在眼前,陽光從纖細的手指間穿透過來。




蒼藍的天,雪白的雲,銀白色的頭髮…
銀白色的頭髮?偵探有點不相信的眨了幾下自己的眼睛,一個銀白色短髮的女生正在她面前俯身看她。
偵探不禁嚇得大叫起來,那個銀白色短髮的少女,也被她嚇得跟着「A!!」的大叫。
偵探一躍而起,手戒備的摸着最後的兩管針筒,目光來回掃視眼前的女生。
只見她的短髮白得像天上的雲,末端卻帶如天空又像深海的藍。
這個女生一絲不掛,赤裸的坐在偵探面前,以困惑和戒備的神情看着她。
兩人四目交投,從她的眼裡,偵探看得出她大概並無惡意。
偵探徐徐步近,向女生伸出手示好,但她看來不怎麼受落,顯然對被偵探剛才那麼一嚇依然心存芥蒂。
「我叫Amelia Watson~是個偵探!」艷陽高照,與偵探燦爛的笑容互相輝映,穿透了少女的心防。
看着眼前這個名為Amelia Watson的偵探,少女將手放到Amelia的手心,跨越時間的牽絆也被連在一起。
那個銀白色短髮的少女,對Amelia只說了一句:
 
「A!」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