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電影系列﹕《三分球》

「籃球因為我而有了彈跳的力量。我也因為籃球而再次得到了生命力!」

作者: 文康

【真人真事改編】《去年暑假,我在街上賣寬頻。》

這是筆者(當時還是一名大學中文系二年級生)於2012年暑假投身戶外「直銷寬頻」行業的真人改編故事。 故事內容主要表達個人(甚或大學生們)對未來前路的擔憂,以及反映「直銷寬頻」工作的人事實況。 其實,筆者(現在已經本科畢業)文字功力不深,亦不擅長寫小說故事,但希望將當年暑假流過的汗水化作文字,用以......

作者: 大雞

我們怎麼了?

我們的回憶裡面,都存在一種朋友,我叫他們做「曾經的朋友」。 他們在我們的生命中曾經出現,又跟我們曾經熟悉,甚至肝膽相照、情如姊妹。但不知道在那一天開始,我們會跟他們愈走愈遠, 從童年當中認識,於奔向成年的時光中失散,可以是一件事情,又或者是一句說話,將我們,從前不相往來,如同陌路。 ......

作者: 薛可正

尋回

當我寫這篇故事的時候, 公司發生一些問題, 不斷困擾著我, 我很辛苦, 很想找出路, 很想逃避. 那麼多年之後, 原來我一遇到不想面對的事, 依然, 會想逃避. 我不知道, 若果我沒有經歷那段歲月, 一切會否不同, 但我覺得, 一切會變得差, 因為, 那段時間我實在體會了太多太多……

作者: 十年前後

浮台起橋論!?

浮台起橋論!? 上一代係社會努力既人就像一支很粗很粗的石屎插入海低的橋, 橋上的他駕著幾很大的車駛去對面岸. 呢一代的你, 可能只係係 浮台起(建)橋, 莫講話你上唔上到岸, 跟本你的浮台 就是飄飄下咁 自己起橋, 行你自己的路! 尤其近年天氣反常, 你的橋係咪好搖擺不定!?

作者: Kev

[我好正常]我老母單手的咗我入精神病院

假設你係一個正常人,你有無諗過點樣去證明自己係正常?如果你畀人的咗入精神病院,失去家庭、失去愛情、失去朋友、失去自由、失去自信、失去尊嚴、失去你原來生活嘅一切……你點樣去證明自己係正常?你點樣先可以逃得出一座就算唔係你,就算係任何一個被稱之為「人」嘅人都唔應該存在嘅「監獄」?我好正常。我老母單手的咗......

作者: 佘文樂

我和一隻貓的成功故事

「貓貓,你有冇乖乖地係屋企看門口啊?」

作者: 咖哩飯

落雨跑步,其實唔難

朗日藍《跑者話》系列散文。

作者: 朗日藍

一路跑

一段有感而發的文章,理想,夢想與幻想的感慨!

作者: 水皮豆頁

〔熱血〕【一班兄弟去台灣溝女】台灣遠征團

係一個開住冷氣睇都會流汗嘅熱血故事……

作者: 海意翔

向窩囊廢說不

對久未有作為的生活累透嗎? 討厭每天都只是日復一日的把自己縮小在十幾吋的屏幕空間嗎? 或許有些時候,人要是不嘗一點苦頭,也沒有鞭策自己向前的動力。

作者: 朗日藍

調酒師

Wallace Lau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前工程師,因前女友的一句說話而去學酒,後來以調酒師為職業,多年來(其實只是年多兩年),幸運地得到多人的幫助及在個人的努力下總算做到有點成績,以不同的態度面對生活和工作。在酒吧中以高超的技術和服務接待客人,而在生活中卻像一個毒男一樣喜愛電玩和漫畫,有時候更像一個......

作者: Wallace Lau

[足球故] 我要踢港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係果啲啪啪啪呀,成熟一點好不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香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香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香港!」 我一邊拍著手,一邊喊著口號,而雙眼則目不轉睛的望著在球場上奔馳的球員,穿著紅色衫的球員,代表香港的球員。

作者: 言重

一個令我著迷的故事:待機鎮的三間饅頭店

等待,是有價值的等待 還是 無了期的等待?

作者: 茲伏奇大吾

骸骨戰士奮鬥記

我是一個骸骨戰士。 對!就是那種通常你剛進迷宮第一種便遇到,幾下普攻就能收拾的怪物。 可能有人看到這裡就已放棄離開,我也明白,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這種嘍囉小怪的命運也是如此,就算齊集數百隻一湧而上,也會被人輕易地用一個火牆術清場,不屑一顧地走開。 所以很多朋友也勸過我不要在這種無......

作者: Batjoke

就算明知結果,我亦甘願跳進懸崖去

有天...表哥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作者: 茲伏奇大吾

我始終把教練的話放在心裏

一個不服輸的孩子與一個願教的教練... 一個感人的故事.....

作者: 茲伏奇大吾

末日前的兩個星期-Zoe 篇

末日前的兩個星期-Zoe篇 Zoe不相信瑪雅預言,無論電視,網絡如何繪聲繪影,分析什麼樣的末日因素,她只會覺得是云云末日謊言的其中一個. 她在一家貿易公司任職會計文員.實際上,她一點都不喜歡會計的工作,但因為她是家中經濟支柱 ......

作者: Eric Wong

花生價格上漲

花生,相信很多人都有嚐過或者「吃過」。 當中的滋味和感受相信不用多說。 但是賣花生的辛酸,又有多少人明白呢。 而作為一名花生批發商的前綫部員工,當中的艱辛真是畢生難忘。 甚麼?以為我提供花生給「少少鹹.多多脆」?

作者: 茲伏奇大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