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識多年的兄弟竟然是女人》

當有一天…你發現相識多年的兄弟竟然是女人時…… 你的感受是怎樣…? 你跟她的關係會因而轉淡,還是結合成情侶? 在一次中學聚會中,我才知道十二年沒見的兄弟…是個女人。 我真的很想回到過去,我想追求她。

作者: 墨說

別了,我的愛

“同一時間,和那個女人流著同样眼淚的他,始終没有離開我的心”.......

作者: 薔薇

《超級少女大戰》

  這篇小說寫於7月底,原本是受托為Ani-wave寫一個小於一萬字的故事,分四期刊登。那時看到社會上發生很多事,有感而發,所以把故事寫成這個模樣,在某程度上,算是預言了香港和中國的未來吧。只是,沒想到那個預言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最近,針對最近在香港發生的事,《紐時》訪問了民主理論大師La......

作者: 玲音

《金基德的學徒》上集 (21+)

角色:芝娜、阿英、正虎、喻民…… 重口味,心智不成熟者切勿閱讀

作者: 虛妄

我錯過了熱戀的時機

我們相識到現在 無所不談 直至他有了愛人

作者: 隱形愛情

《平行軌跡》

特此向故事中每一首流行曲的幕後製作人以及歌手致敬。每個讚好追稿留言,背後都有一點養份,一點點滋養著我的創作原動力! 謝謝!本故事逢星期一、四更新。

作者: 霧零

黑與白的相戀

當雪與上炭 會出現怎樣的結局? 是雪被染黑,還是炭被漂白?

作者: 愛不到

敢愛

愛需要何其大的膽量? 在愛情面前你可以作岀多大的承諾? 你又可以承受多大的痛? 是愛便放膽去愛,別問結果如何。

作者: 風人風語

只剩下

時間溜走了,茶涼了,人走了,世界變了樣,剩下的又重要嗎?

作者: 小悠

乳峯貼著,心這樣近

你濕潤的唇彩,是熟了的櫻桃,你水嫩的小粉臉,是軟雪榚,從你呼出的呵氣,我呼吸著,你酥胸半露,迷人性感。。。。。。

作者: 銘悠

前度的自私

有那一段關係會長久?太多的計算,偏執與自私,結果還是各行各路,最終,變成陌路人,有幸成為同路人的,只是長久的容忍或包容。

作者: 銘悠

殺手同盟

殺手,冷血無情的代名詞。 而殺手與殺手之間的友情叫作, 「殺手同盟」。

作者: 心如芷水

女人香

女人香,我喜歡。是的,大部份的女仕,身體都能散發出陣陣幽香,彷彿女仕們天生就有這種本能。

作者: 銘悠

只是一個遊戲

沒有日出,也沒有日落,每天起床的時候,我只希望曾經發生過的一切災禍,只是一場夢,只是一個遊戲,為的是,逗我驚喜。。。。。。

作者: 銘悠

《誰》

《誰》 「誰?」 文慧在夜半被電話鈴聲所驚醒,像從棺材中屍變復活的喪屍那樣彈起上半身,手還未完全緊握電話對準話筒便開口說了聲 ——「誰?」 聽筒另一頭沒有傳來任何聲音,就連細心在寧靜的夜裡仔細豎起耳朵傾聽,也聽不出任何微細的沙沙聲響。 文慧想,誰在這麼一個平凡的城市裡深夜來電,要......

作者: csfling

《臭氣若蘭》

  在這個小說流行的年代,人人都當起說書客來,講出他們的故事。人人都是有故事的人,然而會說故事的人,不多。不幸地,小弟是其中一個。其實,我本來就不擅辭令,不能能言善道,只是一介笨拙人。猶幸文字功夫尚算紮實,有時候要表達心中所思,也不至一團糟。   網絡小說流行,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熱潮。但香......

作者: 清君

詭異治癒系6-《走進小黑屋的無名氏》

若你看厭無病呻吟,可試試詭異治癒。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每次有巨星因為被抑鬱症折磨到自殺,大家就會出來呼籲,我們要認識抑鬱症,多關心多理解身邊的病人。患者例子:香港有一代已故巨星張國榮,而近日國際則有羅賓威廉斯。不論患者是平凡人、公眾人物或名人,抑鬱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瘋狂空襲,要把患者的基地徹底夷為平地。

作者: 銘悠

一切盡在不言中

真的好奇妙,你的一切都直奔向我的心房,什麼也不用說就已把整個黑夜點亮,無法解釋,相對無言時,從你心深處傳來的聲響,你嘴角的微笑似在傾訴,你需要我。。。。。。

作者: 銘悠

在黑夜中走快樂幸福的路

【思前想後的詩、詞、賞、受】曾經有過一刻,我像迷失在沙漠的駱駝,面對風沙,不懂進退。。。。。。 我是一個長期病患者。患病期間,常常胡思亂想,有很多感觸及感受,喜歡化為文字,撰出新詩新詞;原本只是孤芳自賞,現公諸同好,懇請四方好友賜教,獻醜,見諒!

作者: 銘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