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嘗試無糖故]是她,還是她?

沒有聯繫多年的女神,突然來電邀約再見。原以為早已消失的感情,卻因一個意外而死灰復燃...... 警告:下文將以書面語作主體,口語及粗口只會「適量」出現。    若閣下只能閱讀以下文字,請按離此文,已射/謝 thx 1.吾系莪巧令甘牙 ......

作者: 零三零四的狂熱

《致小偷先生or小姐》

錢沒了可以再找,但回憶沒了,做甚麼都不能挽回…

作者: 禮文

[人性]殺戮@學校

我哋組織為咗減少世界人口,係世界各地任何一個角落同時進行大型遊戲......

作者: 妙思淫

同路

兩個人,究竟係一條路,定兩條路?

作者: 游標

《小學雞不應該談戀》

《小學雞不應該談戀》 《小》 女生跟在老師身後,相距大概三步距離。 當她加快腳步,將距離拉近至兩步的時候,老師便加快一步,把距離拉遠。 「老師,走慢點等等我好嗎?」 老師沒有放慢腳步:「請你以後別跟著來好嗎?」 女生不解:「為甚麼?老師也明白我的心意啊,你不可以阻止我喜歡......

作者: csfling

《來談夜生活》

這一層浪漫而憂鬱的薄霧只會在天亮前出現,促使我去做各種抒情的事情。在這個角度中,做甚麼都能塗添一份詩意。點燃一支煙,吸入,吐出的不是煙,而是你的憂鬱感情緒。看一齣戲,看下,看到的不是畫面影像,而是思考的空間。看一本書,看下,看到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個令人暇想的角度。

作者: 禮文

【 幻】

這是愛情短篇集。 幻,因為大多都是虛幻。 幻,因為類型風格變幻。

作者: 小子!!

【GOLDEN HEROES】《香港艦長》

一個地盤佬 一個英雄 一個艦長

作者: 飛揚

《伊麗莎白貴族男校》

——“尹夏晴,你這輩子就敗在我手上了!” 她之所以男扮女裝,毅然混進這所貴族男校,為的只是見她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左雨辰一面。 可是天生旱鴨子的她,不幸在夏季旅行的時候溺水,恰好被班上行為最差的男生救就起。 他翹起嘴角,看著被海水濕透的尹夏晴,目光閃爍著玩味。 “說吧,你是誰?”“咳咳”,她忽的......

作者: 筱筱安琪儿

幻·愛

-楔子 世界上,最讓人痛苦的遊戲就是墜入愛河,遇見那個人你的心裡會莫名的緊張,這種遊戲一旦開始,就不能中途結束,否則你就會傷痕累累,你不想得到這種結果,遊戲的最後偏偏是這樣不完美的落幕。 在這個過程中,你會嘗盡所有不開心和開心,你會知道所有沒有經歷過的痛苦或不痛苦,即使受傷,你還會想繼續這個愛情......

作者: 韩 晓 木

怪談(嬰靈篇)騎劫

這故事本來是博君一笑的騎劫, 沒想到卻引來了一陣回響… 希望大家欣賞本文的同時, 也拜讀一下原作者的作品。 https://www.facebook.com/sarspressure?fref=ts

作者: 天馬座星矢

每個人都有的,年少時的青春物語

我盤著腿坐到地上,看著遠方的水平線,一手按著半空的酒瓶,另一手拿著杯子啜飲著。 「喂,如果這封信在那個時候出現的話,那又會怎樣呢?」我像是對著某人詢問著一樣。 但是,理所當然的沒有回答。因為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和身後的石碑。 我把地上的另一隻倒拿起,將裡面所有的液體倒在石碑上。 「這是你最喜歡......

作者: 新羅

[誤墜]係獅隧口落車 就出左事

原來,獅隧口有個站、可以行返屋企。 我都估唔到,想行返屋企,咁就出左事…………………………… 喜歡的話-->果邊有個制,輕輕咁按、大大既SUPPORT!

作者: 日京草壯

《驅魔神探外傳:末日系列》

《末日系列》斷斷續續寫了一年半了,是第一部寫成的作品,特別的地方是它沒有特定的主角,沒有平日科幻和武俠小說那樣的自我中心,一個人把全部謎題解開,而是沒有破案,中間穿插不少線索,令讀者自行領會。實際上,本書可說是試筆之作,作為正傳《驅魔神探》的外傳,除了為主角作鋪墊外(始終也是自我中心吧),也嘗試了多......

作者: 里拜仁

《必要的沉默》-羅海月

今日睇新聞先知DSE竟然出D咁既題目。 有見及此,心血來潮,又想抽少少時間,用有限既文筆,作編文。 唔知可以攞到幾多分呢?

作者: 飛揚

《必要的沉默》

《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作者: csfling

失敗不是永恆

我叫錢紹正 中五學生 。志願係成為一名足球員, 係中學二年級我就努力 實踐呢個志願...直到呢家,我.....

作者: 井上陽一

秦始皇秘史

戰國末年,七雄爭霸。在這個大時代裏,謀士、說客、刺客、間諜,成為各國統一天下的關鍵。秦王嬴政和秦相李斯,君臣二人為了驚世偉業,把歷史中諸多事實隱瞞刪改。現在,塵封了的一切將會公諸於世……

作者: 說書人Z

而我卻只是一個中學生。

你知道我想表達出什麼嗎?

作者: 小魔獸

水仙花凋謝的顏色

美麗總是短暫的,但它同時卻是永恆的。 那一瞬間,人們與永恆連接了。 當天空下起雨的時候,花兒沾上的水氣會使其越發美麗嗎? 還是說,她已經在雨中看到了自己凋謝的顏色?

作者: 蜻蛉切 Tonbo Ki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