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

一個用文字舒發的地方 我故-我的故事,我的顧念

作者: 我故

【愛情短文】 《一光年》

也許,我和她永遠也是相距一光年。

作者: 邦拿

就算明知結果,我亦甘願跳進懸崖去

有天...表哥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作者: 茲伏奇大吾

見習獸醫與他黑色的拉布拉多

還記得與牠相遇的那一天,天氣非常的好。根據朋友的吩咐,我去了一趟超級市場買了兩包炭為明天的燒烤活動作好準備,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心情特別好,我哼着小調慢慢的走回家。 在離我住的大廈不遠處有一個垃圾收集站,其實這個地方原本並不是用來棄置垃圾的,不知道是哪位街坊嫌真正的垃圾收集站太遠,就把垃圾隨手扔在這裏......

作者: 非典型肺炎

結婚前,回顧我的前半生

呢個係當年我因為出 IQ 題被各位高登仔圍屌,離開高登之前,講過比大家聽既故事。 故事係我既親身經歷,今次我改番少少,執左d字眼,加入多d感受 (同時避免被人起底/入面既"角色"比人起底)

作者: IQ題的專家

一百次死亡

死亡,對於很多人說是一忌諱,即使你年近七十,也千方百計用不同名詞取替死亡二字。也許人是貪生怕死的,誰也不願意死。但若要你接受死亡,而且不是一次,而是一百次,你會接受嗎? p.s.力威文窮,量力而為,兩三天更新一章。 http://www.facebook.com/pages/一百次死亡/......

作者: 力過力威

封鎖維園年宵,來一場死亡遊戲

「喂,去唔去年宵呀?」 「都好呀!邊日。」 這一段說話,應該是農曆新年前大家常常聽到的對白。 大約沒甚麼人想像得到,簡單一個約會,足以致命。

作者: 張晨("鳥"不起)

在西貢,見到日本兵的鬼魂

現今社會,還有多少人會記得香港曾經被日本侵略,西貢發生過多少場戰役?如果我告訴你,我在西貢見到日本兵的鬼魂,你信唔信? 又或者,我話呢個世界真係有鬼,你又信唔信? 鬼,真的存在嗎?

作者: 庸材

《隔離的女孩望住我》

這一次巴士站的相遇,改變了我和妳的一生‧‧‧ 不曉得妳是否還記得我 至少我是‧‧‧ Mandy,我愛你! by月球上的人

作者: 發瘋(行錯路)

笑著的愛

「這個世界好像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每天的跟隨她的腳步,笑著看她每一天的生活。​」 「笑著、笑著,就會有好事發生。」 「笑的女孩子是最美的。」 三個分裂又交接的愛情,希望有人明白,其實結局是什麼?

作者: Ronat Tang

近日執屋搵到部Discman...

  前幾日,被女朋友小豆勒令執房,她稱我的房間為「異空間」,明明沒買什麼東西,房間裡的雜物總是會愈積愈多。嘿嘿真是太過獎了(豆:這不是讚賞啊!)。我個人是極不情願行進行房間大清洗,因為每次都會扔掉一大堆舊東西,一袋二袋黑色大垃圾膠袋總是裝得滿滿的,房間的所有東西都跟我連成一體了,要扔棄它們就等於割自......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男人唔可以窮

今日,我想講一個由倫敦金帶出黎既故事,一個令我急速長大既有血有肉,血淋淋真人真事。 我叫薛可正,阿爸話佢改我呢個名果時,係想我將來長大之後做人可以公公正正,光明正大。 原因係我阿爸係一個警察,當年葉繼歡月華街連掃五間金舖果單大案佢話佢都有份參與,當然我唔知當時佢係拎住支點三八著住件避彈衣衝鋒陷陣......

作者: 薛可正

你最近還好嗎?

我,我想你了

作者: 普通人.

射精後憂鬱症 (Post-Coital Tristesse)

 清勁晚風吹彿,耳窩裡不停傳來颼颼颼的風聲,彷彿在警告我身處的地方是多麼危險,有時候猛風襲來,整個人都差點要失平衡掉下去了。但我將要做的事必須來這個危險的地方,天台。因為,我要自殺!   選擇在漆黑的晚上,是因為跳樓的人通常在晚上。選擇跳樓自殺,因為只要上半身向前傾,屁股離開天台圍......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回顧甜蜜的時光機器

  「宜靜妳先睡吧,我還有點工作要做...」志名洗澡之後,便煞有介事地走上家裡二樓的書房。 「嗯...」宜靜是志名的未婚妻,此刻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有點說不出的不安感。   因為,志名已經連續幾個星期,在睡覺之前都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一直工作至差不多天亮才回到房間......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骸骨戰士奮鬥記

我是一個骸骨戰士。 對!就是那種通常你剛進迷宮第一種便遇到,幾下普攻就能收拾的怪物。 可能有人看到這裡就已放棄離開,我也明白,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這種嘍囉小怪的命運也是如此,就算齊集數百隻一湧而上,也會被人輕易地用一個火牆術清場,不屑一顧地走開。 所以很多朋友也勸過我不要在這種無......

作者: Batjoke

寒雅高中之學生會

睡公主?! 吸血鬼?! 巫女?! 什麼情況啊?!

作者: 恆羽

今夜星光燦爛

眾人被通街都是的鎂光燈和燈飾渲染了眼眸,大家對生活上各方面,不論是家人、朋友等等,都有說不出的無奈。平安夜,不一定只有情侶的份兒。

作者: 朗日藍

小巴

-謹以此文獻給各位勞苦功高的司機大哥- 10:03pm,旺角上海街朗豪坊路段。 站頭停泊著一輛火紅的小巴,顯示版上寫著鐵劃銀勾的兩個字:「元朗」 黑暗的街道上,小巴車頭燈的光芒像極野獸緊盯著獵物的目光。 雖然只是靜靜地停在路旁,卻隱然散發著一股聶人的霸氣。 沒錯,小巴根本就是公......

作者: y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