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瀟灑灑走一回

不要總在過去的回憶裡糾纏,也不要總是讓昨天的驟雨淋濕今天的行裝,同樣地,昨天的太陽,也曬不乾今天的衣裳。能沖刷淡化一切的,除了時間外,就是眼淚;所以午夜夢迴,我們會偷偷落淚。

作者: 銘悠

可以看看我嗎?

「你,可以抬頭看看我嗎?」

作者: 微言

香港遍地黃金

「咩話!前面有錢執呀﹖」身旁的一個師奶收到電話後大聲喊道,然後一枝箭似的向前方跑去。 『吓﹖有錢執﹖唔係呀化﹖』身為正宗香港人的我,好管閒事是天性,體內流著的血液都刻著「八卦」兩個字,遇到這些事情我當然一馬當先,當仁不讓的了解情況。

作者: 羊先生

《蛋》

《蛋》 南按下座燈的開關,淡黃色的光像薄紗裙的裙擺輕罩在木盒上。 而木盒上的雞蛋本來是近似皮膚顏色,但在光線投射出的一刻被映照出一種失魂落魄的慘白。 是的,即使雞蛋不需要像人體模特兒般在南面前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而且蛋殼下鋪放著是阿南特地從縫紉材料店選購得來的軟綿絨布,可是雞蛋仍覺得疲......

作者: csfling

在寒冷的一天等等

有感而發. 可能短至數十字. 但希望抒發自己的情感 可是. 我的文章並寫不好. 不過我希望你地留低意見. 可以系教我點寫好啲. 都可以系教我點做先吾會令自己後悔.

作者: 愛喝酒的小孩

插上翅膀的夢想

每個人內心深處都至少有一個沉澱已久的美麗夢想,但這些夢想大多都沒被插上翅膀飛騰,而是被埋沒、未被挖掘出來。在每個夢想中都好有可能蘊藏著巨大的能力,能改變自己,影響身邊的人,甚至有濳能可以改變世界。

作者: 銘悠

破裂與愛的關係

除了食物之外,愛人等人都有個限期,此日期前最佳,對不起,到期了!

作者: 銘悠

《對窗》

《對窗》 這裡是單位裡其中一個房間。 牆身漆上一種帶點懷舊色彩的粉紅色,天花邊緣之下約一吋的地方是它最為未經歲月污染的地方,那裡保留了一種高不可攀的嬰兒粉紅。 挨身貼近像漆樹樹皮般油漆脫落得斑駁的粉紅色牆,皮膚立即如海綿般吸收著牆的濕冷。 大概這是個初春季節,室內室外溫差不大,約攝氏......

作者: csfling

車程的幸福

車程能有一個位可以坐,是一種幸福;能讓,也是一種幸福。懂得自娛,也是種幸福。

作者: 銘悠

再見吧,朋友!

說完再見,我立即轉身離開了。其實,還有好些說話想對他說的,之前想過,但道別的那一刻,通通都忘了,我沒有流淚。

作者: 銘悠

奪命手機鈴聲

原來手機鈴聲校到最大聲,無非都是為了告訴其他乘客知道:「我就係呢架巴士嘅上層乘客中嘅最潮最爆嘅人!無敵!Yeah!我坐巴士,喪睇靚女,聽Sammi,最happy!」

作者: 銘悠

當雨傘收起時

2014年12月11日,持續了兩個多月的運動終於完結(表面上)。

作者: 羊先生

《一個閃婚的理由》

《一個閃婚的理由》 「近來怎樣?」 「仍是老樣子,一樣的工作、一樣的住處。」 「我也是。」 經常洗手而導致乾燥的手往後指了一下,表示著一切都像從前那樣,好像就這麼一指,時光都能像指針般輕而易舉地倒撥過去。

作者: csfling

中場休息(N年前記下来的感覺,現在寫出来)

记下好多年前写的,现在看返,几有感觉

作者: oneloveutom tom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作者: Hugo Wong

Mario之死

Mario被禾貍飛殺死了。非曲線,非政治文。

作者: Ad_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