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獨白系列--戰爭篇

在不斷轉動的歷史巨輪下,又有多少人被忽略、被遺棄在黑暗的角落了? 歷史,只記載光輝的碎片,卻對人們所流過的血隻字不提。

作者: 詞窮

陪伴的另一個名字叫朋友

有一種孤獨叫隻影,兩個人站在一起就成了陪伴。陪伴的另一個名字叫朋友。我們一生遇到的朋友多如繁星,真正的朋友十隻手指頭卻數得完,可是已經足夠了。希望透過零散的隨筆,勾起你的點點共鳴。

作者: 詞窮

飯前小點

一直有寫長篇小說,但香港人忙返工忙搭車忙凑囡囡忙奉承老細,未必下下有時間追長篇。例如坐兩個站火車、厠所門口等娘娘、去爆石、去吹煙等,呢d時間你一定電話不離手不停推,說中了,是不是?這些小故事正等如你約左朋友食飯,佢未到你又有d餓,叫住兩碟白雲鳳爪鴨腎青瓜食住先一樣。未必好好味,未必可歌可泣,但都希望......

作者: 簡敬禧

多啦J動

故事世界,永遠都唔及得上香港咁荒謬...係黑白不分既世道,唯有用低俗啜核既文字,去捍衛我們堅守的真理!!

作者: 鬼牌

屬於我的小空間。

不必嘗試了解我。 我是一個奇怪至極的人。

作者:

重要嗎?

為朋友心事而寫的一文

作者: 朗日藍

准熙散文

准熙這個名字是一個不美麗的誤會。 生於1991,剛剛畢業, 為人經歷太少,想寫太多,惟盼在步入社會的衝擊和不安下,能激發出更多創作。行文不算沉穩嚴肅,卻又不是幽默諧趣,希望在這「兩頭唔到岸」的情況下都可以寫出一片天吸引到你。

作者: 准熙

《臭氣若蘭》

  在這個小說流行的年代,人人都當起說書客來,講出他們的故事。人人都是有故事的人,然而會說故事的人,不多。不幸地,小弟是其中一個。其實,我本來就不擅辭令,不能能言善道,只是一介笨拙人。猶幸文字功夫尚算紮實,有時候要表達心中所思,也不至一團糟。   網絡小說流行,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熱潮。但香......

作者: 清君

短篇散文集

為一班唔想追文 又想過下睇文癮嘅巴絲打而設

作者: 如影隨風

《風之咏唱篇》

《風之咏唱篇》 他是一位風之精靈。 至於為甚麼成為精靈和怎麼選擇成為風精靈,在他記憶所及的地方已然找不著痕跡。 只知道風在、他在。 這陣子風活躍於市內某大廈的一個中高層住宅單位裡。 客廳中擺放著一座直立式風扇,開動時那已經變舊轉色的淡灰色風扇會規律地左右搖擺,透明扇葉會製出涼風......

作者: csfling

當開學麻木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無風無浪,沒有風球亦沒有暴雨。   我在中午十二時後起床,窗外的太陽不曬。拖著懶軀走到客廳,弟弟在角落對著靠窗的電腦,玩他那些我在六年前已感沒趣的遊戲。   「唔,次次唔同,又好似差唔多。」「咦你啱啱起身?!」「係呀,你唔洗返學?」「我放左學啦!」   愕然......

作者: 淡淡

神抄之塔 香港自由表達可貴之處

神抄之塔 香港自由表達可貴之處

作者: 書筆起

是一首詩和一堆文字-宴

  來自當日瘋狂趕工的三篇,也是試後重新開始寫作的起點。生澀直白已成烙印。   現在再看內容,自然明白有些政治比喻和議題早已過時,而且過於顯明。   記得這篇源於文憑試前或期間(忘了),一次於海邊漫步,並與文學課本上古人談詩論文之時。 我需要支持,您的讚是我的動力,感謝。 htt......

作者: 淡淡

長流細水,愛情最轟烈的進行式

有沒有試過... 有沒有試過一場不斷回播細節的邂逅? 有沒有試過一趟覺得相逢恨晚的相遇? 有沒有試過一見如故的人,話題永遠說不完? 多少個夜晚,在被窩中盯着發光的手機螢幕,直到黑的天換上藍,才捨得揚起嘴角沉睡? 有沒有試過那種只屬於二人、不用言傳的默契? 多少次眼神交流,參透到對方微......

作者: yht

我們都迷失在這場數字遊戲

不論在Facebook抑或Instagram也好,我們總不能對「Like」/「讚好」這個功能視而不見,一個原意是為了促進朋友之間交流,彼此互相鼓勵的小工具,而現在它卻成為導人走火入魔的潘多拉盒子。

作者: 朗日藍

無根年代

最近又再開始多人談論移民問題, 話香港近年移民人數又回升. 當然係暗示香港唔多掂, 多左人想走啦…

作者: 埃西奇

那些女孩-Q

各種女孩滲透生活,總有熟悉身影,挑動心靈,引來觸動。 來自筆者身邊,朋友身邊等。 或有經筆者修飾,但真實。 她們,總是存在生活。

作者: 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