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景》

《風景》 「嗯。」她頓了一頓:「他們是一對情侶。」 他探頭仔細察看:「沒有牽手,也沒在談話交流,怎麼看出來?」 她說:「因為他讓她坐靠窗的位置。」 「靠窗?」他看著前方的一對未知是否確實是戀人的男女。 陽光透過身旁的玻璃窗射進快餐店中,使他瞇起雙眼。 「啊!你的眼睛剛康復......

作者: csfling

《今天先做兩件事》

《今天先做兩件事》 阿善如常拿著從超級市場買回來的便當回家。 隔著保溫發泡膠盒和塑膠袋,她的小腿感覺到來自食物的那種獨特的溫度。 暖暖的,滲出一種洋溢著幸福的熱度。 「喀嚓」、「喀嚓」。 門鎖有點失靈的。但又不至於需要更換的損壞程度。 阿善漸漸地習慣了這種不順暢的開啟門鎖方式......

作者: csfling

《紅塵》

《紅塵》 「你太蒼白了。」 她給我的印象,就是如此。 「沒有啊,其實這裡本來是有點紅紅的。」 每次我這樣說的時候,她便會看著面前某個地方,仿彿在照鏡子似的用指尖輕碰顴骨下的位置。 那直徑大概半根手指長度的位置,仔細看的話,確實是有種天然的白裡透紅的一抹淡紅色。 但我總覺得她的......

作者: csfling

刺蝟治癒系

那裡有一棵很有智慧的老樹,和一隻喜歡發呆的刺蝟。 每個獨立的章節都有刺蝟的思考和體悟。 但願你覺得它有幾米漫畫和五月天歌聲的治癒感覺。

作者: 刺蝟治癒系

聽說,我們曾經屬於彼此 WERE WE EVER TOGETHER?

無論兩人曾經走得多麽接近,是否總有一天會漸漸的走遠? 假如沒法一直接近的走下去,但願在最接近的那一刻,我們是真的有很接近,也但願到了行將走遠的時候,我已經學會用微笑去代替淚水,可以灑脫地跟你道別,讓心中所有的不捨統統如水蒸發,以功成身退的心態,送你離開我的人生。 既愛你,也愛我自己。

作者: 楊熹駿

高等生物

到現在,你還認為自己才是高等生物麼?

作者: 藍嬰 (Blue M.)

二十分之二

我一直有一個小小的夢想,就是想擁有一本屬於「自己」的書,何謂「自己」的書?我猜,自己想自己整自己畫,應該算是符合條件吧。 他說,「二十分之二」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數字,只是他投射了想像和感情下去,把它變得有「意義」起來。 於是,他要說一個有關「二十分之二」的故事。

作者: 一舊雲

裝飾的需用

從來,有供,先必有求,聽上再荒謬好笑的推銷,也要有人願意上釣才成事。

作者: 藍嬰 (Blue M.)

再見十八歲

十八歲像一扇門,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 這扇門只能向前走,或可以回顧,卻總無法重返。

作者: 拾月

台男vs港男, 台灣vs香港

兩地之爭,必有一死,還是兩敗俱傷?

作者: 人性第二夜

2016NBA

講下自己對今年NBA嘅睇法,一集完。

作者: 現聰

好人‧壞人

其實,這世上,根本沒有「好人」與「壞人」之分。

作者: 藍嬰 (Blue M.)

對唔住...

某某.... 對唔住...

作者: 殘蝶

我想做好人

「我想做好人,點解唔比機會我」 「好、同呢個社會講呀,睇下佢俾唔俾你做好人」

作者: 無名

公屋仔向上爬的辛酸

現今社會,一名公屋仔莫說要發達,就連要突圍而上成為中產人士,當中的辛酸也絕對比想像中多。

作者: 無名

11:30pm 唏噓的狂想

在巴士上的我,此時此刻也感到相當的孤獨,相當的寂寞。 因為在夜晚,由其是夜晚,沒有陽光的時候,一個人在一個空間又沒有其他人時,就會有以上的感到這種感覺。

作者: 超人A

我想握住妳的手

若然握得住,妳還在嗎?

作者: 拾月

安樂?人道?

是什麼讓我們決定可以以雙重準則來在動物身上進行同一個行為?又以何等樣的條件,讓我們能打破意念、掙脫道德的枷鎖,來讓我們將毀滅的行為冠予「人道」二字以後,便能安心進行?

作者: 藍嬰 (Blue M.)

隨筆•龜

隨筆不過只是隋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