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窗》

《對窗》 這裡是單位裡其中一個房間。 牆身漆上一種帶點懷舊色彩的粉紅色,天花邊緣之下約一吋的地方是它最為未經歲月污染的地方,那裡保留了一種高不可攀的嬰兒粉紅。 挨身貼近像漆樹樹皮般油漆脫落得斑駁的粉紅色牆,皮膚立即如海綿般吸收著牆的濕冷。 大概這是個初春季節,室內室外溫差不大,約攝氏......

作者: csfling

車程的幸福

車程能有一個位可以坐,是一種幸福;能讓,也是一種幸福。懂得自娛,也是種幸福。

作者: 銘悠

再見吧,朋友!

說完再見,我立即轉身離開了。其實,還有好些說話想對他說的,之前想過,但道別的那一刻,通通都忘了,我沒有流淚。

作者: 銘悠

奪命手機鈴聲

原來手機鈴聲校到最大聲,無非都是為了告訴其他乘客知道:「我就係呢架巴士嘅上層乘客中嘅最潮最爆嘅人!無敵!Yeah!我坐巴士,喪睇靚女,聽Sammi,最happy!」

作者: 銘悠

當雨傘收起時

2014年12月11日,持續了兩個多月的運動終於完結(表面上)。

作者: 羊先生

《一個閃婚的理由》

《一個閃婚的理由》 「近來怎樣?」 「仍是老樣子,一樣的工作、一樣的住處。」 「我也是。」 經常洗手而導致乾燥的手往後指了一下,表示著一切都像從前那樣,好像就這麼一指,時光都能像指針般輕而易舉地倒撥過去。

作者: csfling

中場休息(N年前記下来的感覺,現在寫出来)

记下好多年前写的,现在看返,几有感觉

作者: oneloveutom tom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作者: Hugo Wong

Mario之死

Mario被禾貍飛殺死了。非曲線,非政治文。

作者: Ad_ming

<靠窗>

《靠窗》 重拾光明以後,這是他第一次離開病房走到醫院範圍內的其他地方。 也許在這期間確實曾到過很多地方去,例如走廊上、大堂裡、附屬的小教堂等等……但他不是天生的失明人士,不可能在黑暗的視覺中靠著身體的觸覺、內心的感應去識別身處的環境。 所以當他重新看到色彩繽紛的世界以後,他興緻勃勃......

作者: csfling

過客回憶錄

我記住每個在我人生中出現過的人。 每個人都是無可取代。勿論結果為何,當中大概都互相給予了難忘的感覺,或者是交換過特別的故事。 用文字讓這些回憶鑲到畫框,同時祝福裡頭的人生活一切安好。 *當中分別會有現實及網路認識的,但太多我不知道該不該寫的人,目前考慮中。 毫無虛構成份。

作者: Sab15

總是忘不了

每個人總有些是刻骨銘心,忘不了的事.........

作者:

《忘記旅行》

《忘記旅行》 「咳!」 靠窗位置的男人乾咳一聲,聲量不大,剛好是讓鄰座客人聽到的音量。 鄰座客人向他瞄了一眼,狠狠的目光像一把星形飛鏢。 「不好意思,我沒有生病只是…」清了清喉嚨後他的聲音清脆多了,比那一下乾咳聲悅耳得多。 「殊!」鄰座客人將食指放在唇上。 「怎麼了?......

作者: csfling

<<晨光>>

清早的一剎那 她和心中的她都是平凡中的不平凡

作者: 瑪莉

久違的老朋友

一個幼稚的決定,換來的是一生遺憾

作者: 火機

《煙花盛放的日子》

《煙花盛放的日子》 阿欣收拾著渡假屋小客廳裡的東西,食物的殘渣、剩下半啖飲品的塑膠杯、擺放得七零八落的小吃零食包、佈置得像戰後場景的即棄餐具……她握著垃圾袋逐一將這些東西收起。 「欣,一起去看煙花吧!」 友人催促阿欣放下手上那些根本不急著要處理的事。 「唔……」阿欣將收拾的動......

作者: csf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