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淳

我的港女生活

作者: 芷淳

<<聯想是樣能殺人的東西>>

這種子早已落地生根,牢牢的箍緊了每條神經線,並早已長成一朵紅彤彤的蘭花。而我的聯想力就如凜冽的寒風,老是要抽乾她的水份,亦因此使這花在我的心窩裡苛索更多更多的養分。

作者: 禮文

一個人的月台

16-04-2014: <早班火車的月台上> 聽著Beyond的早班火車, 腦中出現了一個站在月台上的身影, 那是你也是我。 01-05-2014: <永遠等待的月台> 在月台邊上,我們是在黃線的那一邊呢?

作者: 舒言

同路

兩個人,究竟係一條路,定兩條路?

作者: 游標

《致小偷先生or小姐》

錢沒了可以再找,但回憶沒了,做甚麼都不能挽回…

作者: 禮文

《來談夜生活》

這一層浪漫而憂鬱的薄霧只會在天亮前出現,促使我去做各種抒情的事情。在這個角度中,做甚麼都能塗添一份詩意。點燃一支煙,吸入,吐出的不是煙,而是你的憂鬱感情緒。看一齣戲,看下,看到的不是畫面影像,而是思考的空間。看一本書,看下,看到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個令人暇想的角度。

作者: 禮文

《必要的沉默》-羅海月

今日睇新聞先知DSE竟然出D咁既題目。 有見及此,心血來潮,又想抽少少時間,用有限既文筆,作編文。 唔知可以攞到幾多分呢?

作者: 飛揚

《必要的沉默》

《必要的沉默》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作者: csfling

我與歌再加上你

感謝有歌, 唱出我的甜蜜, 唱出我的快樂, 唱出我的悲哀, 唱著我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我的歌,今天得我一個, 你在哪裡?

作者: 卡雲妮

一件小事

這一切進入眼簾的,間接反映出香港的貧富懸殊,以及社會的現實。

作者: 墨已脫的家燕姐

改詞集

重新改過嘅歌詞 有廣東話, 普通話嘅歌 加入左自己嘅感覺 click入去睇下有冇共鳴~ 不定期更新 請多多支持 聯絡方法: facebook專頁 inbox [email protected]

作者: 車仔

「失去的畫意」

沒有靈魂的作品 不可稱為作品

作者:

「自卑的人的故事」

我、就是名為配角的人 不管是在「你妳他她」的故事中 或者在「我」的故事中 也不見得有大作為

作者:

再見,鳥兒‏

  鳥兒倦了,看到眼下有一個小小的湖,便降落到湖邊稍作休息。鳥兒嚐了一口湖水,覺得十分清甜,心想,可以一直喝下去就好了......

作者: 大俠田伯光

踢一場搬龍門的球賽

若然龍門也被人搬走, 你還有勝算嗎?

作者: 涷檸啡

我要睇電視

我要睇電視

作者: 書筆起

【耐人尋味】

這是一個由金鐘去銅鑼灣的低俗故事。

作者: 探乾

找個理由做下去

將辭職的邊緣無限往後推,將稀薄的存在無限往上拉,拉上去,至少讓口鼻露出水面,不致淹死,淹死在無聊中,淹死在西西佛斯的咀咒中。阿門!

作者: 馬爾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