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搭上馬鞍山的列車,平行於城門河畔。對未來的恐懼使我停滯不前,唯有在酒和夕陽中得到卑微的寬恕。獨處的時光是繁忙生活的緩衝,卻在烏溪沙沙灘莫名其妙地與在抱怨的你搭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