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巫日記

"獵巫"一詞,誕生於十二世紀正藉黑暗時代的歐洲。當時的歐洲,基督教幾乎為唯一的宗教。   雖說基督教幾過了接近一千年的傳教,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是信奉基督教所謂唯一的神,上帝。  "巫"   一班和魔鬼以及撒旦交易出賣自己靈魂的人。   他們不但外表醜陋,內心邪惡,更懂得飛天遁地的......

作者: 文維

愛情商店2

愛情是一個怎樣的東西?,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誰都不會說是一個穩固的傢伙吧,但人就是這樣傻,那樣東西越衰,給下去的力就會更加大,愛情…也是一樣。 你想要令你愛得很深的愛情嗎?,抑或是要一段刻骨名心的愛情?,或許這裡幫到你,屬於你和我的回憶在這裡出現,或許是我和你定情的地方,或是將你放下的地方,一個神......

作者: 百變身蹤

女神從Online Game走出來了

故事名叫<女神從Online Game走出來了>,講述某年情人節,主角機緣巧合下得到一張網遊月費卡,誰知那張卡不但沒有替遊戲增值,更把主角在遊戲中創造的女角色帶了出來現實世界!故事便是描述主角跟他所創造的女角色在現實世界的一些趣事和日常生活,又好笑,又好嬲,又好Sad,又好甜~

作者: 流主

【回不去了】我想見的笑臉,只有懷念。

我想見的笑臉,只有懷念。 但是 現在能見到的笑臉,也只有這一刻能見到呢。 請好好珍惜眼前的風景 只有一次的風景。

作者: 艾莉嘉

什麼!我的同學是總裁大人?!

當有一日知道一個同學係總裁大人,仲可能若無其事?一個清晨,改變一切!為愛開始一場不平凡嘅冒險

作者: 千鳶

音樂故事

每首歌也有一個故事, 而我將用散文故事詮釋每一首歌。

作者: tears of mascara

【情人節系列】《我男友撞左嘢?》

到底我男朋友去左邊度? 你到底去左邊啊? 我等緊你翻嚟我身邊! 無論點我都要搵佢翻嚟!!

作者: 年宵比卡超

《凶港:生還者的善與惡》 上冊 (網上試閱,實體書已於各大書店有售,感謝各位支持!)

如果95%機率無法生存, 你會選擇出賣朋友還是殉身成仁? 世界災變,香港一夜變凶港。 歷史悠久的香港大學也遭炮火與「血痂野獸」徹底摧毀,頓成廢墟。 全城化為煉獄,經過血的洗禮,生還者分成兩大陣營居於長洲和南丫島。 為了生存和慾望,調整者與自然人明爭暗鬥。 為了解救M virus帶......

作者: 阿軒 X 超值牌

《凶港:生還者的善與惡》 中冊 (網上試閱,實體書已於各大書店有售,感謝各位支持!)

生死存亡皆在一念之間, 你會選擇犧牲無辜完成任務還是救人為先? 世界災變,香港一夜變凶港。 全城化為煉獄,經過血的洗禮,生還者分成兩大陣營居於長洲和南丫島。 為了生存和慾望,調整者與自然人明爭暗鬥。 5年後,為了解救 M-virus 帶給調整者的厄運, 南丫島探索隊「曉嵐」在西環......

作者: 阿軒 X 超值牌

黃鼠狼特務Agent of Weasel(搬家原故,本站停止更新)

(搬家原故,本站停止更新) 欲追看者,請至https://www.penana.com/user/10156/francis-chan/

作者: 蕃實使

審計師傳奇 - 可以出錯的都會錯

一個荒謬的世界, 一個荒謬的故事。

作者: 阿樹

《玻色子遊戲》

何允兒男朋友被確認患上白血病,係等待骨髓移植期間,何允兒用心照顧男朋友,希望男朋友早日康復。 但何允兒突然與另外六個素未謀面嘅人被果學校,原因係⋯⋯⋯⋯

作者: zoey summer(夏雪宜)

人渣誠自傳

你好,我叫李志誠,係一個人渣。人人都叫我...「人渣誠」

作者: 全盛

盡人事聽天命

呢6個字俾到啲咩感覺你? 睇下呀邦嘅故事啦

作者: 回憶甜思念苦

附魔師

也許不曾相見,便不會變 但無論選擇多少遍,我亦希望再見妳一面

作者: 行路上月球

《男朋友話我太大食…》

女孩子有性需要,就一定要被說成是淫娃蕩婦嗎? 明明性和水一樣都是生理需要,為什麼女孩子就不可以喜歡性呢?

作者:

黑暗恐懼世界

在黑暗世界之中,你如何生存?

作者: Pui Chun Fok

奇行「蜃樓」

──八月旬,收到某人的委託要調查一宗數月前發生的案件,原本百無聊賴的我接受這份工作動身起來。

作者: tsubasakumo

已出版成書《生命的價值》當安樂死合法化後(本故事純屬虛構)完結

一個關於安樂死合法化後,一所讓向法院和政府申請安樂死病者輪候居住的醫院「安樂院」內發生的各種故事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粹巧合。 本故事非侮辱任何職業,純粹劇情需要,如感冒犯,敬請原諒。 (不知往後劇情發展,所以先戴頭盔) 免責聲明: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

作者: 凌時零分

情定小時候

佩兒與男友麥可一起四年,到達談婚論嫁的時候,麥可忽然無故失蹤,而另一個跟他同名同姓的麥可出現了—但這個麥可只有十二歲!他們模樣相似,姓名一樣,性格卻一個陰沉、一個開朗,令佩兒很難判定他們是否同一人。如果是同一人,為什麼性格會南猿北轍?如果不是,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跟小麥可相處的大半年裏,佩兒漸漸看......

作者: Free.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