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怪人,不是超人】

原本plurk上的(原)日更計劃,略為修改過後正式登陸「紙言」平台了!然後現在正式變成每星期更新一兩次的週更企劃了。   在一個名為「亞雷特大陸」的世界內,有著跟現實世界差不多的文化存在著,而這個故事就是發生在那個世界內的一段小插曲。到底身為正義英雄的伙伴-「職業怪人」柳湘靈,會與它的拍檔「M」......

作者: KiseQ

【#紅語綠】

有時搭港鐵嘅時候我會諗,荃灣線同觀塘線真係好得意。分別由香港嘅最東同最西出發,一步一站咁慢慢靠近,唔小心相遇,搞到唔知幾多香港人試過搭錯車,原本以為會一直一齊唔會分開。但係突然間兩個嘅路又會重新分開,從此不再相遇。荃灣線最終遇上港島線,觀塘線最後都喺黃埔落地生根。呢一個係一個關於安排嘅故事,所謂安排......

作者: 潘小肥

為左追到女神我要成為全級第一!

作為一個學渣,我從來都冇諗過自己既將來,因為我知道自己無條件去諗自己既將來。每日返完學我都係返屋企訓覺,就算啊媽同老師點樣勸我,我都係無動於衷。成績永遠都係長期排行倒數第一,樂觀啲咁睇我都算第一啊... 不過有一日有個女仔入左黎,佢改寫左我一切。係佢比動力我去改變,就算我到最尾都係自作多情都好......

作者: 青春一袋

每朝早在巴士站相遇的我和她

真人真事? 睇落去咪知 ------------------------------------------------- 小弟中文好廢 文筆唔好請見諒 + 第一次寫故 -------------------------------------------------- 有咩想同我講 歡迎I......

作者: 唔柒嘅柒頭皮

[真人真事] 我係一個專門收兵娘娘,即係ptgf

喺世風日下,女權主義當道,阿媽直頭會教落「條女很清楚收兵好過嫁人」。就係咁,我不知不覺間收咗唔少兵,成為咗一個ptgf。

作者: 黑白無常

光要照在黑暗裡

成為那光吧。

作者: 靜藍

血。黑夜

為何受傷的總是無辜的平民

作者: 夏月。如水

《全港困左係香港入面出唔返黎》

光復紙言第一部! 香港已經陷了政府、黑社會和市民「三權方立」、在這個己經混亂的社會裏,市民們正準備示威的下一佪光復行動之時,政府警察正考慮如何預防對付示威者的衝突之時。香港也準備要罷工罷課罷市之時,天上突然出現異常,整個天氣都鳥雲密佈,在那天起,我們在也沒有看過飛機飛過,所有人也看不到香港的海平線......

作者: 光復紙言

是雪瓔的日記

(雖然唔知有冇人會理呢個POST) 雪瓔只係想要一個地方發放情緒.唔中意既請多多包容

作者: 雪瓔

你正在要搬家

忘掉種過的花 你正在要搬家

作者: 夏月。如水

我的難忘暑假

這是一個與別不同的暑假。

作者: free.自由

HRA

由信用系統所引發的極左革命

作者: cutting mat

《忘苦茶》

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伴隨著一段痛心疾首的回憶。 三個人之間的戀愛到底應該是悔恨、是怨懟,抑或應該選擇黯然離開、甚至以死相逼? 她與他雖選擇了遺忘,卻始終忘卻不了昔日怦然心動的情感。 兜兜轉轉,倘我倆忘記對方後再度於世上邂逅,這段愛火到底應該算是令人夢寐以求的浪漫的愛情,抑或只是一場令人哭笑不得......

作者: 紫寧KAIK

[校園][純愛]《幸運星下的預言》

大家好又係小弟我, 今次又喺度同各位分享下故仔, 呢個故仔同上幾個一樣, 都係真人真事, 鍾意就支持下小弟啦.

作者: 斗轉星移

(嚴重FF愛情輕鬆同居故)《我與貓系女室友的二三事》

因為天真嘅呀妹令到我同一個陌生女人同居。 「妳好,早晨。」 「⋯⋯」 「妳食咗早餐未?」 「⋯⋯」 「我煮埋妳個份,一唔一齊食?」原本一直望住我無反應嘅佢,對眼忽然發出閃光。佢立刻走到餐檯前坐低食嘢。 我哋一直無對話,忽然佢抬起頭望住我好認真咁同我講:「下次,我想......

作者: 凌時零分

《籠中島》

某一日,我們被逼退至香港島,我們只想奪回我們本應有的東西。

作者: 趕故書生

我擁有每天令人忘記一件事的能力

故事簡介: 一次誤會,少女向男神表白被拒,換來男孩的朋友取笑。為了不讓醜事外傳,少女於是到超能力商店買入一種超能力,就是每天令身邊的人忘記一件事。 得到能力後,所有尷尬事都可以隨意消失,少女變得更勇敢去表白、承諾,甚至幫身邊的人忘記痛苦回憶,她決定每天都向男同學表白一次,每次失敗又會向對方施......

作者: 龍馬anson

愛?到底算啲咩...

係一個加埋差唔多100日嘅愛

作者: 永恆的沉默

《純屬意外》[已完結]

完美學霸體自殺,係純屬意外,定另有隱情?揭開糖衣包裝,悟出一切真真假假 全文正式修改完

作者: 月映海棠

【已完故】[穿越者貳章]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

「走呀Zoey!快D走!呀!」阿天雖全身都在流血但仍向我大叫。我忍痛地向前跑,見到Yina的屍體仍然懸掛在天花板。我是最後一個了,樂叔、Kazen、陳sir、修彥、阿天還有Yina全部都死了。只剩下我生存。自從不明來歷的隱形牆壁把我們困在一個巴士總站中。一個接一個的旋渦把我們帶到失去色彩的世界、無解......

作者: 年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