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幻想曲》

這是筆者在很多年前在部落格和奇幻基地上貼的小說,有朋友建議筆者把小說貼來這裡,便稍為修改一下。 小說的主角不是勇者,也不是魔王,而是和兩人友好的魔女。故事大約就是從她的角度來看勇者和魔王的荒謬,再附以魔女尋找家為主題。

作者: 玲音

越夢者

主角在夢中被困住了。 而唯一解脫的方法,就是解決夢中人的難題。 但,他卻不是被困於自己的夢中。 夢是別人的。

作者: 多唱小說

<<聯想是樣能殺人的東西>>

這種子早已落地生根,牢牢的箍緊了每條神經線,並早已長成一朵紅彤彤的蘭花。而我的聯想力就如凜冽的寒風,老是要抽乾她的水份,亦因此使這花在我的心窩裡苛索更多更多的養分。

作者: 禮文

《每一張撲克都代表著一種異能》

依一個故集合左 校園生活 超能力 冒險 動作 鬥智(?) 愛情(?)等等既元素 雖然唔知有無人會有興趣睇依一類型既故 不過無論你覺得好睇定唔好睇都好 都希望你留下你地既意見 令我有更多進步既機會 你地既留言同意見都會係我出文既動力!!

作者: 沒有腳的檸檬

《殺:黑白灰世界》

殺手公會-行規每個殺手都要進行眼部手術,將顏色奪走。當世界變成黑白,血液變成死灰,殺手同時亦失去殺人時的罪惡感。 FOX-結集各類頂尖人才的神秘組織,世界上發生的每一件瘋狂的事,事實上都由他們後背精心策劃。 槍械-任何人都會使用槍械,用食指扣下板機就可以了。但當槍械在殺手手上時,就會變成......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一個人的月台

16-04-2014: <早班火車的月台上> 聽著Beyond的早班火車, 腦中出現了一個站在月台上的身影, 那是你也是我。 01-05-2014: <永遠等待的月台> 在月台邊上,我們是在黃線的那一邊呢?

作者: 舒言

[短篇]靈感先生

關於靈感的故事。

作者: yht

微小說——南行輕鐵

全新微小說——南行輕鐵是本人的作品,多多支持

作者: 妮可

同路

兩個人,究竟係一條路,定兩條路?

作者: 游標

雨後的眼淚

夕陽的餘暉輕輕地照射在一間學院裡 一群人們正興高采烈的看著眼前的布告欄 布告欄上幾個簡潔有序的排列著 學生會會長將重新招募新的副會長 由於舊會長因家庭緣故轉學 於是我陳俞伊將招募新的副會長。 學生會會長 陳俞伊敬上 嘖!又是那個該死的學生會會長 我一臉厭惡的表情瞄著公佈欄......

作者: 白日夢

《新香港,會食人的!》

「沙田變成澤國」、「土瓜灣陷火海」、「天水圍人食人」、「港鐵隧道塌坍」、「華富全邨倒塌」、「新九間僅青山公路可行」......山崩地裂背後,還夾著了一場政治風暴,和一堆無辜的市民。 就在一切不正常得正常不過之時,香港發生7.6級大地震,更引發海嘯;患有抑鬱症的Cindy黃詠欣,在出軌的東鐵車廂......

作者: 畢氏絲打/PichiaSister

嗰晚之後我由一個毒撚變成超能力者

二人製作 新手故試水溫 留言支持一下

作者: 燦臣

《小學雞不應該談戀》

《小學雞不應該談戀》 《小》 女生跟在老師身後,相距大概三步距離。 當她加快腳步,將距離拉近至兩步的時候,老師便加快一步,把距離拉遠。 「老師,走慢點等等我好嗎?」 老師沒有放慢腳步:「請你以後別跟著來好嗎?」 女生不解:「為甚麼?老師也明白我的心意啊,你不可以阻止我喜歡......

作者: csfling

《致小偷先生or小姐》

錢沒了可以再找,但回憶沒了,做甚麼都不能挽回…

作者: 禮文

《來談夜生活》

這一層浪漫而憂鬱的薄霧只會在天亮前出現,促使我去做各種抒情的事情。在這個角度中,做甚麼都能塗添一份詩意。點燃一支煙,吸入,吐出的不是煙,而是你的憂鬱感情緒。看一齣戲,看下,看到的不是畫面影像,而是思考的空間。看一本書,看下,看到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個令人暇想的角度。

作者: 禮文

[人性]殺戮@學校

我哋組織為咗減少世界人口,係世界各地任何一個角落同時進行大型遊戲......

作者: 妙思淫

幻·愛

-楔子 世界上,最讓人痛苦的遊戲就是墜入愛河,遇見那個人你的心裡會莫名的緊張,這種遊戲一旦開始,就不能中途結束,否則你就會傷痕累累,你不想得到這種結果,遊戲的最後偏偏是這樣不完美的落幕。 在這個過程中,你會嘗盡所有不開心和開心,你會知道所有沒有經歷過的痛苦或不痛苦,即使受傷,你還會想繼續這個愛情......

作者: 韩 晓 木

在西洋街菜街中心高呼旺角咖哩

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作者: yht

命轉乾坤

每個人既一生總係有D埋怨,例如埋怨自己條命生得唔好,做事成日都唔順利,好想每樣野都跟住自己思想去行。 假如有一日,有種力量令到你隨心所欲,要乜有乜,係咪就會一如想像中過著開心快樂既生活?

作者: 林楚榮

每個人都有的,年少時的青春物語

我盤著腿坐到地上,看著遠方的水平線,一手按著半空的酒瓶,另一手拿著杯子啜飲著。 「喂,如果這封信在那個時候出現的話,那又會怎樣呢?」我像是對著某人詢問著一樣。 但是,理所當然的沒有回答。因為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和身後的石碑。 我把地上的另一隻倒拿起,將裡面所有的液體倒在石碑上。 「這是你最喜歡......

作者: 新羅

【GOLDEN HEROES】《香港艦長》

一個地盤佬 一個英雄 一個艦長

作者: 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