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理想•現實

呢個故事係講述一個少年由中學到出黎社會,體會到呢個社會並唔係一個理求自己理想既地方,深深感到現實迫人既問題,呢個故事會比較長,請大家忍耐一下。 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小弟第一次寫故,盡量會每星期出故三次以上,希望唔會爛尾,多謝各位支持。

作者: 平陽

《盜夢者,搏啦!》

《盜夢者,搏啦!》 「請為你的作品解說一下。」 評判先生坐在阿沉面前。 一張長方型的灰色辦公桌塑膠似的製料,桌面是一塊面積跟桌面一樣的玻璃,玻璃下壓著的是印刷商送贈的年曆卡,像個手提電腦的大小,不知道評判先生這一年內有看過年曆卡幾次。 「啊!」 阿沉像個孩子般好奇地對評判的辦公......

作者: csfling

黑仔王遇上白公主

如果,為咗遇見妳,要用哂所有運氣,我,心甘情願。

作者: 才子無佳人

我的姓氏

要不要在妳的名字加上我的姓氏,這一點我一直在想。

作者: 翁晴

續集

有幾多人可以和同一個人睇完1至7集哈利波特?

作者: 翁晴

今天你生日。

這曾經是一年當中最重要的日子,但今天...

作者: 翁晴

我女神係降魔師

身邊有冇朋友話自己見到靈界事物,如果有,唔好羨慕佢,亦唔好當佢傻唔睬佢,因為見到唔係一件開心事,佢本身都係受害者。。。。。。

作者: 大人有大量

危機處理小組(第一至第二部份)

每周日更新 === 一處古舊,名叫 血岩村 的鄉鎮發生了怪病,病人最後更會無故失蹤,怪病跟村中沉重的歷史緊緊相連。 巨大的牆壁,奇怪村民,暗藏的黑幫,危險的危處,少女們將要面對的不單單如此,還有那未知而深邃的邪惡。 === 康佛雪 給危險的力量予平凡的 士仁,並將其變成屠刀,步入了自毀的進......

作者: 泗兵川犬

來到異世界的我成為了Rider

患有過度活躍症的張子恆,在過份現實的大社會中一次又一次的絕望, 他在一次陰差陽錯的情況下被殺死。 繼而來到了異世界「阿爾德尼斯帝國」。

作者: 達也山治

劍丐絕命

當今武林唯「劍丐絕命」的名聲最大, 分別是雲劍三、丐有為、絕命書生。

作者: 彭杜柏

都市裡的男女

神秘的硬幣,背後是一個個奇幻的故事。有想過硬幣可以達成你的心願嗎?有想過硬幣背後其實背負著政府的重大計劃嗎?又可能一切只是作者的無聊幻想。

作者: 夏至

潦倒作家異聞錄

不定期更新。 提著筆,我望著眼前那沒有半個字的空筆記,構思著故事。 大家好,我是一個沒有人認識的作家,沒有固定的收入,甚至入不敷支,但還是沒有放棄過寫作這一條路。 我是一個怪人,在這個資訊發達的世代,我還是堅持要用紙筆寫故事,因為我覺得,這樣寫出來的文字才有自己的生命。 可能......

作者: 很獅子的金牛

[同志愛情] 《沒必要那麼堅強》

我以為堅強是生命的唯一選擇, 你卻說在你懷裡可以任意軟弱。

作者: 仲夏餘溫

沚汐與晨

花妖巧晨,一天醒來卻失去記憶,身處在被結界封住的山谷裡,身邊只有一隻愛黏人的小狐狸? 尋找身世途中,高傲冷漠的魔王、溫柔情深的仙君、忠實黏人的妖狐、危險神秘的妖王,你會怎樣選擇呢?

作者: 柳絮飛時

從你的世界經過2

此故事係<從你的世界經過>嘅“續集”,所謂續集其實只係啲人物係一樣,故事內容有少許關係…今次故事係以女主角嘅角度嚟寫,但係回憶片段就係以男主角嘅角度嚟寫。

作者: 浮生夢

過客

落花流水,誰為過客。 無常人生,何須從常。

作者: 落花留緒

〣〝人鬼情緣未了

這一篇文章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在香討看見的文章而且我也對這一篇的文章也好有感覺所以我在一次po上來紙言希望大家會喜歡,當然我會每天都會放2-3篇給各位看

作者: 小龍

生化危機下,你會點樣保護你女神?

若然有一天,你在地上看見一本沾染了血的筆記簿,大概你也不願拾起翻看。但這次,我卻不知為何好奇心氾濫,伸手拿起這本不知是哪間學校的筆記簿。 翻頁一看,便發現數幾十年前的香港,也即是二零一七年的香港,發生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劫難。 生化危機。 那這本看似平平無奇的筆記簿,正好記載住這段不為......

作者: 繽紛諾

短篇小說-《憶靈》

年過半百的朴太賢是時下典型的上班族,一家四口,過著平淡的日子。 一天,妻子金秀惠突然意外身故。那之後,朴太賢竟然在家裏看見妻子的亡魂。 經大師解釋後,死去妻子的靈魂是憶靈。憶靈不會傷害別人,是死去的人生前的一種回憶,只有最親密的人才能看得見。 在妻子生前沒能盡丈夫責任的朴太賢,如今面對妻子的憶......

作者: 無筆

憤怒•新罪的誕生[七罪][魔法] (逢星期一、三、五更新)

呢個係一個關於高中生七刃嘅故事,某日因為比神秘力量吸入左電腦入面,導致被迫生活係異世界,究竟將來有啲咩等住佢呢? 第一篇小說無諗過可以做到神級作家嘅水準,吸引到讀者就係我最大嘅目標。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作者: 用小說來發洩的男人

蠶絲繭

「蠶絲繭的命運就是在成繭時被人用熱水去煮,抽取絲毛。虫的生命就此結束。」 一個因為殺人罪被判終身翌監禁的囚犯乘著監獄暴動脅持獄長的女兒逃獄。及後他,竟然選擇重回監獄自首,可是他在自首之後再一次因為殺人罪被捕。這一個故事就是關於他在拘留所收柙及到上法庭的短短幾日所遇到的事...以及他為何再一次殺......

作者: 楚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