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探討]病嬌妹妹的守候

病嬌妹妹冬雪 vs 擁有太陽之手的哥哥夏樹 冬雪對夏樹所抱有的愛慕之情到底能否開花結果呢……

作者: 羊之歌

貴婦的偷情樂事

想不到,我到了五十多歲這個年紀,才知道如何讓自己活得開心..在此之前二十多年,我一直為丈夫不斷的不忠,折磨得死去活來,直到三年前,我們大吵一場,他幾個月沒回家,我也就此死心了。真的,死了心後反而舒暢多了,時間再不會浪費在怨天怨地,連整個人都好像輕鬆了~

作者: 京兆韋氏

喜愛史萊姆的我以勇者身份被召喚到異世界(這次不只是改名字,已經更新了!)

史萊姆-果冻状或半液体状,身体不透明或半透明,可以变换形状,能够分裂或融合的生物 也是在不少遊戲中擔任新手任務的生物 可愛,惡心,歡迎,厭惡,取笑,可憐 對玩家來說就是這樣的感覺 然而,我們的男主比起其他人對史萊姆有更多的興趣,連房間也堆積了不少的史萊姆玩偶 這並不是一......

作者: 暗夜之鷹

後悔終生的愛情

究竟你可以做到有幾絕?我只係想擁有一段普通嘅愛情 故事只屬虚構

作者: 傑少

(爆料、起底、偷窺)高登第二十七台

我不知道怎樣把這個故事歸類成何種類型,奇幻?科幻?商戰?愛情?靈異?我之前從未寫過這一種題材,但我認為寫作有很多可能性,我不想拘泥於單一題材,希望可以作多方面嘗試。 一位生活拮据獨居的宅男,在一個偶爾的機會下,得知一個高登Admin都不知道的秘密。 一個價值5000美金的高登Acco......

作者: 春泥

今日發生既事,改變左我一生。

我叫陳家朗,今年十七歲,九月就中六,興趣係打棒球,基本上我既生活就只係返學等放學,放學等打波。都已經打左五年棒球。 前途一片光明既我,點解呢D咁既事要發生係我身上......

作者:

[憑圖作文] 我同三個女仔既六日癡線泰國之旅

同朋友無聊睇到一個post既圖 夾手夾腳諗咗篇文出黎 認真寫落去 覺得好睇就追個稿 比個留言我啦 會加速 不時突發加文 日更

作者: 地盤佬

[Lesbian SM]愛上是她是她是她給我滿足快樂(每日兩更)

我赤條條的躺在主人懷內,主人用口含著冰塊,滑過我的乳頭,再在我肚臍附近打圈,最後把冰塊放進我的陰道。 我眉頭皺了一皺,主人看著我,微微一笑,道:「傻妹,忍耐一會,接下來你會感激我的。」 如是者,主人重覆上述動作五至六次,我的陰道凍得發麻,陰蒂被刺激得充血, 主人還用指頭碰著陰蒂,害我差點將陰道內的冰......

作者: HoiChing

我只係男人床上嘅需要

好多人都話陪到你最後嘅一定唔會喺你最愛嗰嗰。咁你心裡面喺咪真係冇我嘅位置?因為我不配⋯? PS真人真事 50%真意 50%甜

作者: 單身貓

《長夜無光》 一覺瞓醒,我再冇見過太陽升起嘅一日

"Wer mit Ungeheuern kämpft, mag zusehn, dass er nicht dabei zum Ungeheuer wird.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

作者: 彼岸珠華

[奇幻/靈異/愛情]我喺一個幫人驅鬼嘅麥麥送外賣仔

我喺一個外賣仔,估唔到,因為呢間麥記,我做咗驅魔師。 注意:重新修訂集數,一個case一集,隔日更新,不便之處,請見諒。多多支持,每一個睇我故嘅人,都係我作落去嘅動力。 (P.S:遲了更,十萬個對不起,這陣子因為感情問題,思緒好不在狀態,之後會更多一點!)

作者: 雨觴

DSE放榜

每逢七月中也是放榜的日子,作為一位過來人,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幫助正在為放榜煩惱的你,以及勾起那些年的你。

作者: 小圓子

咫尺距離

她——離開了。 你被顛覆了——燈熄滅了, 你不再愛她了。

作者: 那個人

做一場醒不了的夢魘 — 日常詭異錄

不知從何時開始迷上一切重口味事物。 鬼魂、邪教、外星人、獵奇,暗網。 由兒時看完鬼片會恐懼得要爬到父母床上同睡, 到中學時跟同學們一起追看殺人狂系列電影, 直到現在只對真實殺人的影片感興趣了。 看過這麼多不同種類令人覺得驚慌的事物, 最後得出結論是, 相比鬼魂外星人這些虛無飄渺的恐......

作者: 睜開雙眼做場夢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瞓覺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瞓覺 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搵我 《是咁的》職業系列最終作

作者: 做金庸的男人

那天 , 我踏進了日本最恐怖的鬼屋——戰慄迷宮‼

【我叫吳順超。如果有人看到這段片,記得立即幫我們打電話求助,我不知道我們還可以支持多久……而且…千萬不要接近戰慄迷宮! 這…不只是一間令人望而生畏的鬼屋,裡面也有殺人的怪物啊!我……糟糕…他們來了!快走啊!】 我,吳順超,毒男,一名平平無奇的中五學生,在暑假期間與同學和女神一起到日本遊玩。而且......

作者: 與文同行

《佈局》

這分明是死於他殺。 假如埋沒少許良知,便足以還死者一個公道,讓死者和那些仍然在生的人感受到一絲安寧,那麼,我們理應感到值得。 既然兇手費盡心思也要佈下這個局,我們當然奉陪到底。

作者: 紫寧KAIK

乖學生?

乖學生才是成功人士?

作者: 小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