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 情書》

我是一個80後,在中學時代,親自執筆寫過,亦收過一大堆情書,很大部份是甜蜜的。但最令人難忘的,卻是分手的情書。 當我與初戀男朋友分手的一年後,便把那一堆情書,當作廢紙。用烈火把它們燃燒至連灰燼也看不見… 雖然目的是,想把四年的感情也一拼焚毁,但是,無奈地那錐心之痛是要經過時間,才能褪色的......

作者: 梓霖

鬼網

一位平凡女高中生,一天發夢加入鬼網,抱這好奇心看世界的另一面,誰知道這是不可離的命運,不得不成長努力改變。

作者: 白狐

我們與愛的距離

甚麼是愛?怎樣才算愛你?怎樣才能令你愛上我? 這些問題,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直到你跟我說了這樣的一句。 「你所給我其實未問過我......」

作者: 艾菲

殺手-不滅的雙槍火焰

一個窮途潦倒的殺手在經理人的介紹底下,來到了香港這個大城市。 香港,被世人稱為不夜城。燈紅酒綠,夜夜笙歌,七彩霓虹遍佈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這是外人對它的第一個印象。 入夜後,才是這個表面燦爛城市的揭幕。 鮮艷繽紛的紅燈招牌、衣著性感的妓女、醉醺醺的大漢⋯還有潛伏在陰暗處默默注視著一切的黑暗勢力。......

作者: 莎紙

不想和「豬」談戀愛

我和z先生在二零一七年相遇相識相愛,期間有笑有淚,彼此認定了對方就是自己生命中那個對的人,卻沒想過會在二零一九年分開⋯⋯ 最後的最後,他對我說,「你們會勝利的。」 「謝謝。」

作者: 不是豬的少女

[帶甜][致鬱向][不定期更新]這不是我要的愛。

「乖啦,我愛妳先會咁樣。」這是她聽過最噁心的話。 如果女孩可以選擇,她一定會在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從二十五樓的家跳下去。死亡,可怕嗎?有比被野獸每天啃咬﹑撕碎那樣可怕嗎? 「妳唔聽話既話,妳媽都唔會好過。」他,是媽媽的上司。小時候的女孩以為他們之間的叫做「愛」。原來他們之間的叫「做愛」。 ......

作者: 不會彈琴的九號同學

《我哋已經到達終點站⋯⋯》

一個後生巴士佬同唔同女仔嘅故事。 總站可以係終點,亦可以係起點。 作者好懶,所以應該不定期更新。 文筆垃圾,望見諒。 資料可能與現實有出入,還請大家見諒。 IG:cd_rom_2019

作者: H車是原罪

二零五零年 – 我女神係暴徒

一個抗爭失敗之後既香港市故事, 一個藍絲覺醒既故事。 如想對劇情表達意見感受或討論, 可到連登講故台既POST。 「本故事所有國家、城市、地區、組織、職業、人物、劇情均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深表遺憾。」

作者: 比勒斯

(麻)煩帶我回家100%真人真事

一個因為食大麻沒得返屋企既90後香港人故事,從沒有改變到希望改變,細老我第一次出文章,希望大家多多包容。 我唔介意大家去問我關於大麻野,希望香港人可以改變自己既命運,到今時今日我都未想撚死,咁你又點解唔頂落去?

作者: 麻煩人

如果蜘蛛俠係香港人…(已完結)

世界觀- Marvel宇宙Earth-D74689777。

作者: 葉開葉開

[定期更新][校園]如果終究只成為她人生一剎那的煙火......

如果人一生終有一個忘不掉的過客,那......會是誰呢? 正值花樣年華的十七歲少女,對老師的是愛情還是祟拜? 然而在背後默默守護的人,最後能夠得到完滿的結局嗎? / 可以Follow我嘅IG了解更多文章上架時間:D IG:class_number_nine 嚟緊可能會與插......

作者: 不會彈琴的九號同學

荒城

一個我於十年前起草稿,原本應該是一個天馬行空,講述未日後的故事。 每集將於刊登後24 小時內刪除

作者: 雨雨

痴線佬

我叫梁志傑,只係一個「痴線佬」,而呢個故事,亦只是一個痴L線既故事,因為而家既正常,日後都有可能變成有問題,而家既有問題,又有無可能係未來社會既預示呢?

作者: 曱甴

[穿越者首章]從前有個校長,佢禁錮咗全校人[重寫版] {每日19:30更新}

一間中學、一個充滿陰謀的校長、一場暴風雨令四百多個學生陷入一場名為「異能者」的遊戲。只有最強的五班才有資格離開。本篇為「某月某日坐上某架無冷氣嘅巴士」前傳,原是人性面具帳戶的小說,因帳戶遺失而重寫改寫,並以書面語進行敘述。 Instagram 正同時上載巴士系列 ig: puppet_nia......

作者: 年偶

良臣之死

由長安而起的一場風雲色變,最終席捲了浩浩唐朝,原來,卻只為了那麼一隻棋子。

作者: Dr. Kuéen Vaíf

黑社會朋友

含粗口,暴力

作者: _

觀燈

燈觀影上影觀燈,夢映心時幻見真。

作者: 未愁

低潮期的我們

希望呢篇文唔會太廢...

作者:

茶樽

一個茶樽死去了

作者: 未愁

情人甲

在青春的歲月中,每一個人也總會遇上幾個錯的人,在錯誤中學習去對待對的人。話雖如此,但錯過了一些錯的人,還是會為那段時光添上一點點遺憾,我稱作遺憾美。生離也好,死別也好,一切都已成過去,該放下的都已放下。 我是李溢兒,在我眼中,愛情該是不分性別,國藉,年齡或身份,既然喜歡上了就該勇敢追求。 ......

作者: 別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