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your mark>

《On your mark》 <輸在起跑線上> 「柔柔,你的鞋帶鬆了啊,快綁好它。」 柔柔抬起頭以略帶傲慢的眼神看我,用嬌嗲的聲音說:「我不會啊。」 我放開拉著她的手,低頭問:「不是教過你了嗎?」 柔柔說:「我忘了。」 雙腳輕鬆自若地一步一步往前行,鬆脫的鞋帶隨步伐上......

作者: csfling

組Band注定難 我已經習慣

組Band注定難 我已經習慣

作者: 中環塔倫天奴

我係一個糖水仔。

當妳們看到色彩繽紛的糖水店時、吃到甜蜜蜜的甜品時、嗅到香氣四溢的甜品時,請記起我。 因為, 我係一個糖水仔。

作者: 言重

《Dead air》

《Dead air》 玩樂完畢,告別友人後,我跟她站在寂靜的街頭上。 她問:「的士還是小巴?」 我說:「的士吧,不想再走了。」 她說:「幸好明天不用上班.。」 我笑:「看來我倆都老了。」 她呼了口氣:「喉嚨有點痛。」 我說:「多喝點水吧。」 她笑:「已經喝了很多東......

作者: csfling

《My Dearest Blogger》

《My Dearest Blogger》 My Dearest Blogger: 今天,我的心屬於各種有關吃喝玩樂漫畫電影流行曲等便宜的消費。對於煩惱哀愁,也許睡個半天後已經忘記了。開心的、不開心的,在我這個年紀稱不上是最重要。 偶然,在功課與玩樂的空隙來訪你的網頁,給我提供了一個......

作者: csfling

那些年,當香港仲係百鬼夜行既時代

講起七十年代,你會諗起D咩? 幾蚊一大盒叉燒飯? 事頭婆? 定係李小龍既唐山大兄? 而我自己就諗起當年點樣係東華義莊夜拼惡鬼..嘉賢臺鎮千鬼啦....

作者: Paradoxes

Gods know

你能想象一個擁有創造時空能力的人,他的生活是怎樣 是能像神一樣掌握一切 還是掀起了更多未知的危機?

作者: 灰馬王子

模擬市民,住在我的鄰壁

我是一個從不害怕社交的毒向左走向右走, 反正現實中,比起其他人面對的假言假語,我得到的不瞅不睬卻真實得多。 身邊總是有些人在這一廂對你虛寒問暖,那邊廂卻暗中對你冷諷熱嘲, 哈,我一笑置之。 我卻毋需面對如此的假面具, 因為從來上下打量過我的人,只會投下白眼,繼而不屑理睬。

作者: 歷高

《我在羅馬鬥獸場打喪屍》

一個充滿浪漫色彩的冒險故事。如果你想抽離一下現實,歡迎立即禁入黎睇番幾篇。

作者: 裕賢先生

芥末節日短文

哩幾篇文大多都係負能量為主,但係主要都只係抒發下,希望各位巴打可以開開心心咁過每一個節日。 其實真係唔使理其他人點生活,又點睇你。 自己過得開心,過得舒服就得。 唔需要夾硬將社會裡面普遍既一套套落自己度,咁盞自己唔開心。 一齊加油!

作者: 食芥末日

<正義的朋友>

《正義的朋友》 阿卡是班裡不受歡迎的人物之一。 他樣子長得像一老鼠,細長的眼眶之內是小瞳仁的眼珠。 臉蛋中央是令人羨慕,挺直而散發著高傲氣質的鼻子。 然後,是薄薄的雙唇,靜默時嘴角微微向上,似是一種輕蔑的笑容。 在某個陽光特別猛的一天,同學們都在小息時間離開課室到操場去了,只餘......

作者: csfling

明明早該放手 但有眼看不到

有時候,鍾意一個人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放手,可能更好?

作者: 挽歌之聲

落雨跑步,其實唔難

朗日藍《跑者話》系列散文。

作者: 朗日藍

<人郎>

<人郎> 她記得,某一天他從後在她的頸項上咬了一口。 雖然感覺不太痛,但她曾經由過一刻幻想被他咬破了皮膚,令頸上的大動脈接觸到空氣,然後溫熱的血液往傷口以下的地方順著皮膚上的細紋流瀉開去,情況就像看電視紀錄片那些山川河流的景象一樣。 當然,她沒有被他咬破皮膚。 她只是呆......

作者: csfling

一口小說

一口小說,意思是字數較少的短篇作品,約為2500-4000字,是隨心所欲、順著靈感來寫的作品,雖然我很愛寫長篇作品,但創作一口小說的過程為我帶來另一種寫作上的樂趣。

作者: ocoh

美國留學點滴

分享一下係美國留學四年既各種生活逸事。

作者: 葉子情

每次我都只會叫一個豬柳蛋漢堡

豬柳蛋漢堡,精華只在於那塊蛋。

作者: 葉子情

【真人真事】當年中七AL,我打左成年天堂二,但我無悔!

一隻Online game,值得我放棄一個決定前途既AL考試嗎?多年後既今日,回想番呢段經歷,我答你,值得。因為當中學到既人生道理及智慧,好多人可能呢一世都唔會有機會學到。

作者: 葉子情

<亡命下雨路>

《亡命下雨路》 一個黃色暴雨警告下的星期六早上十一時半,她和他都不用上班。 過去的星期六,她會將積存下來的衣物清洗,偶然還洗洗被袋,晾曬地拖。 但下雨天,這些東西她都無法做。 唯有將幹活都放置一旁,站在窗前看著比平日冷清的街道。 天空很亮,跟一般日子沒分別。 只是空氣......

作者: csfling

<好天氣>

<好天氣> 「為了你,我已經逃到圖書館了,你走吧!」 我在筆記簿上寫了這句話,遞向她。 她接過我的字條,看了看:「你為了我?好高興。」 我將食指放到嘴巴前:「噓!別吵。」 她將字條握在手心裡:「不好意思呢。」 我看著她:「其實你喜歡我甚麼?」 她呆呆地看著我:......

作者: csfling

透明人間

有想過自己與眾不同嗎?天生我才必有用?是那個人說的?如果給你雙眼有透視,身體有隱形的能力?你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嗎?你會願意接受這份能力嗎?  大部份人一定擧手贊成!包括本故事的主角---陳輝揚,可是當他得到超越常人能力的同時,卻要承受無止境的痛苦!故事往後的發展,原來他就是當年元末年代陳友諒的後人,......

作者: 劣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