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

一個用文字舒發的地方 我故-我的故事,我的顧念

作者: 我故

【愛情短文】 《一光年》

也許,我和她永遠也是相距一光年。

作者: 邦拿

《隔離的女孩望住我》

每隔一兩日會更新一個章節,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之前個Post因為少少問題導致要重新開過。 一次偶然在巴士站的相遇,誰想到,將會改寫了你和我的一生?

作者: 發瘋(行錯路)

我:「不如比你電話我呀?」

一個唔係好長既故事。

作者: 言重

《隔離的女孩望住我》

這一次巴士站的相遇,改變了我和妳的一生‧‧‧ 不曉得妳是否還記得我 至少我是‧‧‧ Mandy,我愛你! by月球上的人

作者: 發瘋(行錯路)

近日執屋搵到部Discman...

  前幾日,被女朋友小豆勒令執房,她稱我的房間為「異空間」,明明沒買什麼東西,房間裡的雜物總是會愈積愈多。嘿嘿真是太過獎了(豆:這不是讚賞啊!)。我個人是極不情願行進行房間大清洗,因為每次都會扔掉一大堆舊東西,一袋二袋黑色大垃圾膠袋總是裝得滿滿的,房間的所有東西都跟我連成一體了,要扔棄它們就等於割自......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笑著的愛

「這個世界好像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每天的跟隨她的腳步,笑著看她每一天的生活。​」 「笑著、笑著,就會有好事發生。」 「笑的女孩子是最美的。」 三個分裂又交接的愛情,希望有人明白,其實結局是什麼?

作者: Ronat Tang

地下鐵路的尾班列車

「由於列車訊號受阻, 請稍侯片刻!」 時常在乘搭地下鐵路的時候, 會聽到類似的廣播, 可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或者地鐵和香港政府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隱瞞著也說不定

作者: 庸材

一百次死亡

死亡,對於很多人說是一忌諱,即使你年近七十,也千方百計用不同名詞取替死亡二字。也許人是貪生怕死的,誰也不願意死。但若要你接受死亡,而且不是一次,而是一百次,你會接受嗎? p.s.力威文窮,量力而為,兩三天更新一章。 http://www.facebook.com/pages/一百次死亡/......

作者: 力過力威

一個令我著迷的故事:待機鎮的三間饅頭店

等待,是有價值的等待 還是 無了期的等待?

作者: 茲伏奇大吾

你最近還好嗎?

我,我想你了

作者: 普通人.

射精後憂鬱症 (Post-Coital Tristesse)

 清勁晚風吹彿,耳窩裡不停傳來颼颼颼的風聲,彷彿在警告我身處的地方是多麼危險,有時候猛風襲來,整個人都差點要失平衡掉下去了。但我將要做的事必須來這個危險的地方,天台。因為,我要自殺!   選擇在漆黑的晚上,是因為跳樓的人通常在晚上。選擇跳樓自殺,因為只要上半身向前傾,屁股離開天台圍......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回顧甜蜜的時光機器

  「宜靜妳先睡吧,我還有點工作要做...」志名洗澡之後,便煞有介事地走上家裡二樓的書房。 「嗯...」宜靜是志名的未婚妻,此刻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有點說不出的不安感。   因為,志名已經連續幾個星期,在睡覺之前都把自己關在書房裡,一直工作至差不多天亮才回到房間......

作者: 藍橘子(萬用上帝)

今夜星光燦爛

眾人被通街都是的鎂光燈和燈飾渲染了眼眸,大家對生活上各方面,不論是家人、朋友等等,都有說不出的無奈。平安夜,不一定只有情侶的份兒。

作者: 朗日藍

籠中鳥

話說,很久以前,有一家人,養了一隻雀......

作者: 朗日藍

秘密、信任、分開

有些人,喜歡以秘密,來釐定與其他朋友之間關係的親疏。

作者: 朗日藍

在西貢,見到日本兵的鬼魂

現今社會,還有多少人會記得香港曾經被日本侵略,西貢發生過多少場戰役?如果我告訴你,我在西貢見到日本兵的鬼魂,你信唔信? 又或者,我話呢個世界真係有鬼,你又信唔信? 鬼,真的存在嗎?

作者: 庸材

《六年》

今次, 再不是那些最終幻想的故事。

作者: 馮仔

女孩說

女孩就像一本書。 包裝精緻便引人入勝。內容對讀者亳不重要,因為願意細看的人並不多。 或者,中途而廢,沒興趣閱讀下一章。所以寫散文會更好。起碼,輕輕鬆鬆又一章。零負擔、不沉重、更簡單。

作者: 月野兔